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金融跃进已落幕,一朝黄粱梦终醒

投行资道2019-10-08 09:08:27

作者:小马哥

来源:投行资道


千万年薪对于任何“搬砖”的金融民工而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机遇,与其说是能力所得,不如说是大势使然。过去十年,金融监管不当、资源配置效率低下、资金空转、杠杆倍增、风险积聚、乱象丛生,但在这乱糟糟的局面中,也到处孕育着生机和希望。张爱玲在《诗与胡说》中写到,“所以活在中国就有这样可爱:脏与乱与忧伤之中,到处会发现珍贵的东西,使人高兴一上午,一天,一生一世。”

 

    吴晓波老师的新书《激荡十年,水大鱼大》回顾了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概况,吴老师在序言中总结到“急速扩容的经济规模和不断升级的消费能力,如同一个恣意泛滥的大水,它在焦虑地寻找疆域的边界,而被猛烈冲击的部分,则同样焦虑地承受着衍变的压力和不适。”互联网大佬雷军曾说过,当风口来了猪都会飞。盘算过去十年,除了移动互联网和房地产行业外,金融行业应该是最大的风口之一,金融行业作为百业之母,容纳就业人数众多,更能影响其他行业的发展,更能刺激普通人的神经,对我们个体影响更大。


过去十年,是金融业大跃进的十年。金融GDP占比是衡量金融业发展的重要指标。2007年之前这一指标一直徘徊在5%左右,2008年后开始逐步上升。2015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的GDP占比为8.5%,2016年上半年的数据则上升到9.2%。其实真实占比可能会更高,因为近年来中国经济博彩化趋势明显,“现货交易”、地方交易所等各类灰色、黑色交易规模惊人,如果把这些数据统计到其中,则公布的数据存在低估。


 

过去十年信托、资管、银行、基金、金控等几个金融子行业,由于存在监管政策差异和监管机构之间对金融监管宽松政策的竞赛,几个行业发展机遇此起彼伏,分别处于政策风口3-4年,各自行业迎来历史性的发展,金融从业人员也先后获得了巨大的发展机遇。


2017年以来,特别是十九大以后逐渐升级的监管政策、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成立,预示着十年金融大跃进基本结束,整个金融行业迎来拨乱反正,一个长周期的调整在所难免,上百万的金融从业人员迎来一个新时代。一个时代结束之时,作为一个历史的见证者,回顾一下过去风云激荡的十年金融简史,盘点各个金融细分行业的发展以及从业人员彼时的境遇。


                     壹  信托行业脱颖而出


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全球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贝尔斯登等金融机构宣布破产,并且危机传到到实体企业,通用汽车、福特汽车等巨型公司宣告破产。中国经济政策从2008年初的货币收紧到9月份的货币放水转了180度的大弯。面对金融危机,地矿勘察出身的温家宝总理多次举着标志性的手指动作,提出“信心比黄金更重要”,中国“要以负责任的大国身份”率先救市,启动四万亿刺激计划,一时间全国亢奋。四万亿撬动起来的几十万亿投资在960万平方公里大地涌动。天量资金涌入到了地产和政府平台,2008年岌岌可危的地产公司,转而到了2009年却咸鱼翻身。2008年年初香港上市未果的恒大几乎因资金流断裂而崩盘,许家印为了融资到处拜码头。2008年9月经济刺激后,天量资金需要放贷,不敢投入到实体的资金海量般涌入地产,戏剧性的解决了资金问题。恒大的境遇如同全国经济的缩影,以深V形状实现了大翻身。



在之后的几年货币政策时松时紧,但过了关键生死关的许教授已不复当年窘状。2009年许家印成为全国首富,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两会期间,爱马仕哥的兴奋之情无法掩饰

 

正是地产和政府平台率先催肥了信托行业。在2008--2013年是信托行业的黄金发展时期,信托公司成为平台和地产公司的救星。集合信托、单一信托满天飞,信托公司各类派出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成立,彼时这个领域最为激进的是中融信托等民营背景的信托公司,中融信托以合伙制率先发力,在全国各大城市纷纷布点。在机制灵活的信托公司工作业绩好的的信托经理,年薪千万稀松平常。当时的各类平台公司,也不傻傻分不清集合信托和单一信托的区别,比较夸张的是单一信托的通道费居然可以收到年化1%,一个扎着马尾辫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刚入信托不久,给浙江一个县级平台放了14亿,每年通道费就是1400万。一个项目的提成就是500万以上。认识的多位信托公司区域总,早早赚到了第一桶金转战到了股权投资等市场。这种快速致富效应吸引着无数充满梦想的年轻人,纷纷进入信托以及相关的三方财富等行业。



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信托业受托资产规模约为3500亿元,至2008年底已达1.22万亿;2009年底2.01万亿;2010年底3.04万亿;2011年底4.81万亿;再到2012年前三季度的6.32万亿,自从2008年以来,中国信托业的信托资产规模以年均超过1万亿元的规模飞速增长,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55%。截至2017年三季度,信托行业资产规模突破24万亿,同比增长34%,在资管行业中占比接近银行理财,只不过24万亿的信托资产埋藏了多少地雷,需要更长的时间检验和排雷。

 

贰   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资管


银监会的监管政策放松,催生了信托行业的快速发展,在2011年年底从中国建行董事长任上到中国证监会就任主席的郭树清,被大家称为改革派。他来证监会之前的2年,在银监会宽松的监管政策下,信托行业快速扩张,总资产达到7万亿,从而超过保险成为第二大金融细分行业。而过去近10年的严厉监管惯性,导致券商已经从坏孩子变成了一个捆住手脚的弱孩子。郭主席时不我待督促全系统深化改革,2013年3月调离证监会,在位总共才17个月,正式出台的规则、制度达 65件,可谓7天一新政。时任第一副主席庄心一更是在会议上强调“永远不会对券商创新SAY NO”,已经被阉割十来年的券商听闻此言,热泪盈裤。尤其是出台的系列资管政策,实际上市学习信托行业的发展路径,从信托行业分一杯羹。几年的时间券商资管和基金资管快速发展。效果立竿见影,券商资管的发展规模2013年达到5万亿,2014年券商和基金资管规模12万亿,其中大都以通道类业务为主。彼时的郭主席成为券商心目中的活菩萨、财神爷。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资管成为大部分券商重点突破口,也成为信托通道业务的直接竞争对手。有部分银行从业人员跳槽到资管行业,赶上到了这波短暂的黄金发展时期。但随着郭主席调离证监会主政山东,这些创新政策没有得到实际的落实,再加上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资管自身募集能力较弱,在法理上存在天然的缺陷,至今转型都较为艰难,大都主要依靠通道业务生存,资管的美好时光短暂即逝。


叁   不会再现的债券长牛

最先赚钱的一级半市场


2008-2013年,信托行业火起来的时候,各地城投公司的企业债、中票的发行也开始逐步发展起来。但当时每个地级市只有1个企业债发行名额,百强县和国家级开发区有1个发行名额,发行的债券数量远远不如现在多,而参与投资的资金量大,在一级半市场存在一个天然的价格差,并且债券的定价不像股票,不是集合竞价,给人为操作留下了巨大空间。当时,市场上存在大量的丙类户,用于养券和交易。能拿到一级债券市场的债券稳赚不赔,短短几天抛出后就可以盈利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并且不需要出资没有风险。巨大的无风险套利空间,引来各路神仙,当然事后发现也是一地鸡毛。之后几年,不断有券商或者银行的固收交易部、资金部的负责人被抓(万家基金邹昱、中信证券杨辉,到齐鲁银行徐大祝、西南证券薛晨,再到易方达基金马喜德等)。从涉案金额来看,债券交易员们的收入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债券承销发行


2008年之后,发改委条线的企业债率先扩张,大量的城投公司通过发行企业债融资。国信证券债券女王孙明霞在江湖上无人不知,霞姐到哪家券商,哪家券商固收承销必然第一。2012年孙明霞领导的债券部门为国信带来5.2亿元的收入。在之前任职华林证券期间(2009-2011)期间,华林证券也是连续三年位列行业三甲之内。在那几年每年的奖金据说高达8000多万。有熟悉的人透露,霞姐早早就在北京西山买了别墅,和退休的中央大领导做邻居。但最后的结果大家都已知道,原来女王上面有人,负责审批的发改委财经司司长张东生等也是自己人。



在2014年之后,证监会从中小企业私募债开始,逐步放开公司债的发行限制,2015年出台了《公司债发行交易管理办法》,公司债发行范围从上市公司扩展到所有法人企业,公司债发行规模井喷,尤其是地产公司和类平台公司债发行规模一度占比达到70%以上。公司债的异军突起打破了发改委条线和交易商



各大券商,尤其是中小券商纷纷把公司债作为突破口,以优越的机制吸引团队加盟,一度中小券商公司债业务成为公司的主要赢利点。比如2013年、2014年中小企业私募债之王分别是国信证券和长城证券,2015年之后一些中小券商也在公司债领域占据一席之地,比如:中山证券、德邦证券、开源证券、东吴证券等。这些中小券商实行全成本核算,团队自负盈亏,在过去的几年间,这些机制好的固收团队赚的盆满钵满;“有的券商固收团队负责人或者骨干奖金往往达到大几千万,上千万的更是不在少数。”一位金融猎头对行业内的薪资了解的清楚。

 

肆  银行——金融业之王


以上的几个金融子行业都在围绕银行服务,一度信托、资管、券商存在的价值就在于如何优化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各类通道业务、各类产品的创新无不围绕银行提供服务(套利),银信合作、银证合作、银政信合作等等,多层嵌套、层层套利,各方在服务银行这位大爷的同时,不断挑逗着监管大老爷们的底线。银行在过去的几年,资产规模快速扩张,一些机制灵活的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银行的从业人员,收入倍增。上市后的股份银行凭借良好的机制和业务创新,在过去金融大跃进的十年,成为市场创新的主角,而五大行却黯然失色,失去了往日对人才的新引力。兴业银行作为同业之王,几乎抓住了地产、平台融资等所有机会,更牛的是创造了一个巨量的同业市场,搅动了同业风云。民生银行作为一家纯民营的股份制银行,在十八大之毛晓峰行长被抓之前,各项业务也是走在前列,率先实行事业部制,机制也足够灵活;而后起之秀宁波银行,因其良好的激励机制,成为近2年最市场化的银行之一。这些银行一线的有巨大能量的客户经理、支行行长们在承担激进指标的同时也享受着巨额奖金。2016年年底,民生银行北京分行某中层因对下属性骚扰被开除,之后愤而状告民生银行,要求培养近几年的奖金就达到2200多万元。而这几年民生银行在上述几家银行中,已经不具备领先的吸引力,其他几家的薪资可想而知。

 

千万年薪对于任何搬砖的金融民工而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机遇,与其说是能力所得,不如说是大势使然。过去十年,金融监管不当、资源配置效率低下、资金空转、杠杆倍增、风险积聚、乱象丛生,但在这乱糟糟的局面中,也到处孕育着生机和希望。张爱玲在《诗与胡说》中写到,“所以活在中国就有这样可爱:脏与乱与忧伤之中,到处会发现珍贵的东西,使人高兴一上午,一天,一生一世。”

 

过去十年,券商、基金、保险、金控等金融细分行业及从业者有着什么样的精彩,将在后续系列中陆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