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中国金融》|供给侧改革与信托创新「全文」

中国金融杂志2020-07-29 07:15:33

作者|邢成「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执行所长」

文章|《中国金融》2016年第19期

信托业发展新机遇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新常态下信托业的转型创新、加速发展提出了全新的要求,同时带来了难得的历史机遇。信托业必须牢牢把握这一机遇,发挥其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独特作用。在未来转型创新过程中,信托业既应着眼长远的体制机制创新,又要立足“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协调推进自身发展模式改革的深化,提高服务实体经济效率,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概括而言,在我国信托业过去“黄金十年”的发展过程中,超过16万亿元信托资金的80%均投入到了实体经济中,因此健康的实体经济是信托业长期发展的重要支撑和基础。目前,我国实体经济正面临严峻的市场考验,下行压力大,急需通过转型重塑增长动力,特别需要包括信托在内的全方位、多类型、综合性的金融支持。


因此,首先,信托可以发挥直接功能,运用丰富多元的信托投融资工具,为成长性企业提供更为灵活多样的资金服务,以支持新经济发展;其次,信托可以发挥间接功能,通过创新性的方式,包括发行并购基金、私募股权投资、股权代持、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等,缓解部分传统实体经济中企业产能过剩、债务高企等的问题,同时加速少数“僵尸”企业的市场退出,进而弱化结构性调整可能造成的剧烈波动。这既是实体经济对信托业提出的要求,更是信托业发展的机遇。

信托业供给侧改革


从金融服务供给的视角,信托公司所进行的每一个业务创新都可被称为是供给侧改革。但从信托的功能分析,还不能绝对说都是供给侧改革,因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供给和需求两侧都有,信托业务领域也会涉及供给侧和需求侧两个方面。显然目前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供给侧改革主要通过优化要素配置和调整生产结构来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进而推动经济增长。因此,在“十三五”时期我国信托业创新的主要着力点必然放在供给侧,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业务模式列举如下。


降成本:国企混改PE投资业务。2014年中国银监会“99号文”明确指出信托业六大转型方向之一即是“大力发展真正的股权投资”,应积极探索和拓展私人股权投资参与“国企混改”信托业务,尽快申办获得直接投资专业子公司的营业牌照。信托PE参与国企混改,对优化资本结构、股权多元化,推进公司治理、提供其他增值服务,特别是对供给侧改革中“去产能、降成本、补短板”都具有重大意义,这正是政府推动混改的初衷之一。国企混改无疑为信托开展PE投资业务提供了大量的投资机遇。以往多数PE都是以投资民营企业为主,参与国企并购非常困难,国企混改则为PE参与国企并购打破了政策限制、打开了便捷之门。


去库存与去杠杆:出租型地产REITs业务。REITs即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是一种以发行收益凭证的方式汇集特定投资者的资金,由专门投资机构进行房地产投资经营管理,并将投资综合收益按比例分配给投资者的一种信托基金。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通过集中投资于可带来收入的房地产项目,以租金收入和房地产升值为投资者提供定期收入。此类创新房地产信托业务的发展,可以使我国房地产业从根本上跳出目前“高库存”和“高杠杆”两难的悖论,使得“去库存、去杠杆”真正步入良性循环。


补短板:政信合作PPP业务。PPP是介于政府大包大揽的传统方式和完全市场竞争方式之间的公共物品提供方式的集合,最常见的应用形式包括BOT、TOT、BLT等。特别是对于那些收费机制建设比较困难或滞后的领域,比如污水收集管网设施、市政道路等,运用信托资金开展PPP业务是较好的选择。在传统BT或EPC模式下,重建设、轻运营易导致设施建成后不能发挥应有功效。而PPP模式下,项目主体需要统筹考虑项目全寿命周期的成本,因此有效避免前后脱节的问题,保障项目设施的可用性和运行绩效达标。这对于供给侧改革“补短板”“降成本”具有特殊意义。


去产能:企业退市并购基金业务。信托公司可发行并购基金对“僵尸”企业进行并购,这一过程通常包括六大环节:制定目标、市场搜寻、调查评价、结构设计、谈判签约、交割接管。对于上市公司,信托公司可以采取购买国家股、法人股、社会公众股以及几种股份组合的方式。对非上市的企业,要重点创新拓展债权转股权式企业并购。事实上,由于企业之间债务连锁(三角债)的日益加重,债权转股权已成为供给侧改革“去产能、降成本”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种并购方式。

创新模式助力供给侧改革


信托作为先进的财产管理和财产转移制度,在我国供给侧改革中必将发挥巨大的作用。信托业应站在战略发展的高度,充分发挥其手段多元、政策灵活、制度严谨以及法律体系不断完善的先发优势,积极探索创新业务模式,在助力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同时,完成自身转型升级的历史性飞跃。


  • 构建小微企业债投联动资金信托


我国当前所谓“短板”主要体现在创新能力不足。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重要的就是促进作为社会创新主体的小微企业的发展。小微企业发展初期,只有极小部分能够得到风险投资、创业投资以及在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所以供给侧改革就是要从根本上补足短板,大力促进高科技、高成长性、绿色环保小微企业的发展。


因此,信托公司应切实降低企业准入门槛,针对小微企业资金需求短、频、急的特质,设计推出一系列专门对接小微企业投融资需求的资金信托产品,全面满足小微企业发展中的投融资需求。特别是对部分地域性较强的中小信托公司来说,服务区内小微企业往往比其他信托公司更有优势。所以更要大力发展特色鲜明、市场细分、具有独特竞争优势的小微企业债投联动资金信托,进而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下,凸显自身的专业化特色,形成科技含量高、产品附加值高、信托报酬率高的“补短板”产品条线。


  • 打造信托特色实业投行


资产管理、财富管理、实业投行这三大业务门类,在2016年已经成为诸多信托公司制定“十三五”战略发展规划中的“标配”内容。在当前供给侧改革“去产能”过程中,信托公司应该牢牢把握宏观经济趋势,深入研判中国未来行业发展周期,精准判断市场关键拐点,对于大宗商品生产制造企业和部分重点行业中发展前景长期趋势依然向好、科技含量较高,但在特定历史时期和市场环境中,暂时出现阶段性资金困难的大中型国有企业或优质民营企业,通过开展信托特色的实业投行业务,运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企业并购信托基金、发行附担保公司债等手段,对目标企业实施债务重组和战略购并,同时与商业银行、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开展金融同业合作,开创“银信合作”新领域和新模式,联手商业银行对部分条件具备的困难企业展开“债转股”业务。进而有效降低企业融资杠杆和资金成本,最终实现去产能和化解经济金融风险的双重效应。


  • 信托升级3.0:产业投资基金


信托产品基金化是近年来多数信托公司逐渐意识到并基本形成共识的一个重大创新方向。逐步改变传统的“点对点”式的项目融资型的产品模式,将其升级发展为标准化、可复制、组合投资、流动性强、封闭期长,具有盈亏轧抵功能和对冲功能的基金型信托产品模式,是信托公司有序走出业务高风险、低收益、产品“刚性兑付”魔咒的必由之路。产业基金型的信托产品在升级转型中具有强大的综合金融功能,普遍具有债权、股权、夹层、租赁、收购、战投、财投等多类型的运用方式和工具组合,形成了十分宽广的市场发展空间。通过打业务“组合拳”在供给侧改革中推进企业降成本、转型升级。与此同时,信托公司还可以通过“信托+银行”“信托+互联网”“固有资金+信托资金”等创新模式,为企业提供立体化和全产业链的金融服务,真正为实体经济带来“降成本”和“去杠杆”的实惠,有效解决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 拓展全口径资产证券化


新形势下信托公司不应再简单拘泥于狭义的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而是应该以更加开放、创新的思维大力拓展全口径的企业资产证券化。当前经济下行周期“僵尸企业”中大量存在的不良资产,已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大突出难题。对信托公司而言,这既是新挑战,更是新机遇。特别是对那些前几年开展矿业信托、钢贸企业贷款信托,陆续出现风险项目的信托公司,更是脱困的突破口。针对煤炭、钢铁、水泥等过剩行业的淘汰、整合、转型升级过程中经营陷入困境、濒临退市的“僵尸企业”,信托公司应及时创新推出“企业不良资产证券化”信托业务,通过ABS、ABN等灵活多样的产品模式,运用资产证券化乃至资产“信托化”的交易结构,对不良资产及时进行组合出售、打包转让、资产置换、资产重组等,在平稳进行“去产能”的同时,实现自身项目风险的化解与防控。


(责任编辑 贾瑛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