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信托公司参与慈善信托的机遇与挑战

中国信托业协会2020-11-20 16:19:29


各界人士纵论慈善信托


《慈善法》生效后,先后有8家信托公司推出了慈善信托产品,不论是实践还是理论研讨,大家都认为慈善信托对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有重要影响。就慈善信托话题,记者采访了包括信托公司、律师、研究机构等在内的各界人士。


中航信托总裁余萌:慈善事业是一场马拉松


信托公司能够成为《慈善法》明确界定的慈善信托受托人是信托制度优势的显著体现,更是信托业监管部门及主管领导积极争取努力的结果。《慈善法》的实施为慈善信托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也为信托行业参与慈善事业发展开拓了广阔的发展机遇,但同时也对信托公司开展慈善信托业务提出了更高要求。信托公司在新业务开展过程中,要注重金融安全、规范运行的执业操守,始终以合法合规展业为底线,以发挥信托制度优势创新探索为动力,大力促进并推动慈善信托事业良性健康发展。慈善信托将慈善公益需求与财富管理需求有效衔接,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积极发挥在资产管理及财富管理方面的专业优势,公益慈善组织则发挥在事务管理方面的专业优势,双方紧密合作,各取所长,以实现受益人的最大利益为目标,共同促进慈善公益活动的健康持续开展。


慈善事业是一场马拉松,作为首批慈善信托的领跑者,通过自身的实践建立良好的示范效应和品牌影响力,这只是迈出的一小步。我们希望通过慈善信托的成立,搭建一个平台,提供一个渠道,从而汇聚更多的爱心,在推广慈善业务发展的同时,将更多的慈善之心向外传递。


厦门信托总经理助理郑华:慈善法带来重大机遇


《慈善法》对慈善信托专门进行了规定,这一规定对我国通过信托机制开展慈善事业意义重大。信托参与慈善事业不仅可以把信托法律工具和信托安排引入慈善事业,还可充分发挥信托在财富管理、资产保值增值上的比较优势。信托在项目筛选、风险控制、流动性安排以及运作期限上拥有丰富经验,可引入市场机制提高慈善事业效果。


另外,通过信托公司开展各有特色的慈善信托实践,不仅开创了公益信托募资的新模式,还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认识公益信托,参与到公益事业当中来。


具体到厦门信托的“乐善有恒”公益信托,优势有四方面:一是公益信托受到多重监督,此次公益信托的成立由厦门市民政局审批核准,并向厦门银监局报备;二是公益信托信息披露制度更健全,信托公司需要严格履行受托人责任,定期向委托人和社会公众披露资金的募集和使用情况;三是运行效率较高,相较于公益基金会,公益信托无需专门设置运营机构,无需专门聘用工作人员,大幅降低管理费用支出,运行效率相对更高;四是能更好地监督善款的使用,相较于个人的小额捐助,公益信托能对善款的使用投向提出要求,并有专人管理与监察,能更好地监督善款的使用情况。


国投泰康信托研发部总经理和晋予:在实践中发展完善


关于慈善信托性质、备案要求、运行环节、税收优惠等有很多讨论,但这些在目前的实际操作中尚需进一步明确。民政部门出台的151号文提供了一个原则性的操作指导,但具体细节要看各地民政局的理解和要求,很多细节性的要求,可能还需各地出台操作细则,甚至进行窗口指导。我们之前设想过的通过互联网公开募集、开放式设计等等,从目前来看实践起来存在困难。税收优惠政策也没有具体落地,必须想办法绕道解决。所以,慈善信托作为创新事物,一定存在一个摸着石头过河、先行先试的过程,在实践中逐步完善和发展。作为信托公司,一定要与民政部门、慈善组织等充分沟通,求同存异,前期一定要在共识的基础上进行操作,说的多不如先干起来。


国浩律师事务所王小成:慈善信托是家族传承的最高境界


慈善信托所具有的慈善传承功能是家族传承过程中的最高境界,如果运用了慈善信托这样一种工具,那么对于家族财富的代际传承会起到非常平稳的作用。另外,慈善信托对家族传承起到稳定的作用,慈善信托中,慈善受益权是不特定的社会公众,不是给其继承人享受的受益权,如果一个家族在对他的继承人的生活作出合理性安排的同时,把公司股权做成慈善信托的模式,即使说他的继承人针对遗产有所纠纷,但是做了慈善信托的这部分股权是不能撼动的。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宪明:信托公司有先天优势


《信托法》是一项基本民事法律制度,任何主体都可以运用。但是,人们有个约定俗成的观念,《信托法》就是给信托公司制定的。实际上,《信托法》在民事和公益领域运用的不多,也主要由信托公司在商事领域运用。所以,在这一背景下,信托公司开展慈善信托业务有先天优势。其一,信托制度本身跟慈善活动在很多方面是有共性的。例如,信托的稳定性与灵活性、传承、永续等制度功能正是慈善所需要的。其二,信托是一种财产管理制度,其特有的制度优势能帮助人们实现财产的保值增值。信托公司管理、运用信托财产的途径、方式广泛,经验丰富,这也是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跟一般的公益组织、慈善组织不一样的地方。另外,在慈善信托财产的管理模式上,可以有效发挥信托公司与慈善组织各自的比较优势。信托公司毕竟是一个专业的资产管理机构,可以在受托人的设置上引进共同受托人或者像基金一样引进托管人制度,这种角色分割一方面实现一种制衡、监督,同时发挥信托公司专业的职能与作用,并且,解决实践当中的募集等问题。


中国公益研究院慈善法律中心主任黎颖露:慈善组织参与慈善信托面临诸多问题


慈善组织在慈善信托架构中可以承担多元的角色,担任什么样的角色,不仅取决于各方意愿与专业能力,同时可能也和税收优惠的考量密切相关。由于信托制度整体对于慈善组织而言是比较陌生的,当慈善组织遇上慈善信托,一下子会有点措手不及。特别是在慈善组织担任受托人的情形,作为慈善捐赠的受赠人,慈善组织对自己为何要担任受托人,和捐赠相比有什么比较优势,如何操作等都非常缺乏了解。同时,相关的配套措施,比如针对慈善组织的慈善信托专有资金账户的开设等都不明确,也对实践中某些慈善组织的率先尝试构成了障碍。慈善组织的自身税收优惠和公募资格和其承办的慈善信托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对慈善组织作为委托人的架构是否采用“穿透原则”进行监管,都是值得进一步明确的问题。


慈善组织参与慈善信托,其有待明确的操作细节更多,慈善组织担任受托人落地的难度相对更大。慈善组织对信托制度的有效运用,有赖于相关细则的进一步明确与支持,以及慈善组织在不断尝试中积累经验。


来源:金融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