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光大银行理财产品爆仓,受害者现原恒大教练李章洙

东方资管2021-04-03 13:53:47

一个没有阳光的上午。


一家略显嘈杂的咖啡馆。


当记者见到光大银行珠海分行“飞单”事件的受害者谢威(化名)时,他的脸上,写满了谨慎和小心。


长时间对话后,记者的咖啡已见杯底,而谢威在持续叙述过程中,仅礼节性地,轻呷了小口咖啡。确实,他的经历要比眼前的咖啡苦涩得多。


事情起因,系谢威于2014年4月8日在光大银行购买了150万元一年期理财产品“深圳中汇盈信进取九号”(下称中汇盈信九号)。孰料一年大限未至,5个月后的2014年9月,他即被理财经理告知,因此款产品投资公司——广东纵横天地电子商旅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纵横天地)董事长陈泽良自杀,产品已无法兑付。


包括谢威在内,计有18位光大银行客户已透露购买了相关产品。其中部分客户在光大银行购买的是一款“中泽汇融七号”理财产品,管理者是注册地在珠海横琴岛的中金汇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金汇融)。由于其法人张凤枝为陈泽良侄女,随着陈氏身故,“中泽汇融七号”同样面临无法兑付的局面。


两案合并,目前18人共涉及无法兑付金额近亿元。记者历时三周,走访了其中十余位,多方了解,试图对此“飞单”事件还原。


记者调查显示,“中汇盈信九号”并非光大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而是深圳中汇盈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汇基金)的有限合伙私募产品,资金用途为中汇基金替纵横天地垫付票款。


案发后,涉案的前光大银行珠海分行营业部副总经理张添吾已被公安机关逮捕。


针对产品涉及人数多少、金额大小,以及事件解决办法等问题,光大银行总部向记者回应称:“中汇盈信九号涉及广东多家银行,该款产品非我行产品,也非我行代理销售产品。目前事件处于侦查阶段,所以,其涉及人数和涉案数额,以公安机关公布的情况为准。”


光大银行同时强调,张添吾被公安机关逮捕是因他离职后担任涉案公司高管,而涉案公司高管均被公安机关拘捕协助调查。“根据我行了解,并无光大银行员工被捕。关于客户投诉‘中汇盈信九号’私募产品到期无法兑付一事,我们将密切跟踪事件的进展情况,积极协助公安机关的调查,最终结果将以公安机关的认定为准。我行支持和建议有关群众通过正当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从过往案例看,银行代销的私募产品无法兑付的情况并不鲜见,通常情况下,受害客户维权艰难,很难挽回损失。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光大银行曾贷款给纵横天地1.5亿元,因陈氏身故,该笔贷款未能收回。


18名VIP客户受损近亿元


“这150万无法兑付,想都没有想到。因为在光大银行做大额理财多年,一直跟随一个固定的理财经理兰曼君,此前一直好好的。”谢威告诉《投资时报》记者。


据了解,光大银行珠海分行高级理财经理兰曼君和负责阳光理财业务的营业部副总经理张添吾集中了一部分该行存款或理财产品到期的大客户,在2014年以光大银行名义销售“中汇盈信九号”,产品投资于主营机票分销业务的纵横天地,而2014年该公司董事长陈泽良自杀,导致资金链断裂、产品无法兑付。


事发之后,原光大银行珠海分行行长刘源仍在光大银行珠海分行工作,担任与顾问相关的职务,张添吾9月末辞职后已被警方逮捕,兰曼君亦选择辞职。


一个细节是,陈泽良2014年9月18日身故,而一位光大银行客户在9月16日仍在购买中汇基金公司产品。数额上,起初仅百万、千万级客户方能被兰曼君和张添吾拉入,至后期,几十万元级别的客户也“需要”。


据受害者透露,韩国知名足球教练——原广州恒大主教练李章洙,同样受害于“中汇盈信九号”,只不过他是在交通银行购买该款产品,金额达1000多万元。不过,此情况并未得到李章洙本人证实。


从记者接触的“苦主”看,除金额不同外,受害情况大致相同:客户年龄相对偏高。另外,受害者均是光大银行长期理财大客户,少则四五年,多则八九年,在光大银行开户多已超十年。


记者问及为何选择光大银行进行大额理财时,多数人的回答是,“离家近”。至于为何未对这款产品产生疑虑,多数人的回答是,“过去太信任了”。


这些受害者向记者透露,他们找到光大银行,但银行方面拒绝交涉,答复仅是走法律程序。


“大家并不想打官司,因为诉讼费很贵,且很难打赢。唯一令大家有一丝乐观的是,这次和华夏银行2012年‘飞单’案比较像,那个案子,华夏银行做出了赔偿。”


购买过程辗转复杂


针对案件具体进展,记者致电光大银行珠海分行现任行长皮塘,但其电话始终未能接通。随后,记者从广州其他媒体记者处了解到,光大银行珠海分行曾解释称,很多客户并非在光大银行购买该款理财产品,客户夸大了事实。


为何珠海分行会有与受害者表述不一致的地方?这些VIP客户究竟是否通过光大银行购买相关产品?


据记者了解,在购买“中汇盈信九号”的过程中,有的客户通过光大银行账户转账,有的客户通过光大银行大客户室网银转账,还有的,被理财经理转移出了光大银行监控体系。


例如,先让客户把钱从光大银行账户转到附近的建设银行,再从建设银行汇钱到中汇基金账户的托管行兴业银行,最后陪同客户一起回到光大银行阳光理财室进行签字。完整的操作时间,一般不超过一个小时。


虽然方式不同,但该产品的销售均是张添吾和兰曼君在光大银行任职期间操作的。


记者调查得知,1982年出生的兰曼君起初只是光大银行一名大堂迎宾人员,后被提升为高级理财经理,2013年至2014年间,其“事业”渐趋“巅峰”,装扮不同于前,并更换了汽车。事发之后,便无人再见过兰曼君。2014年国庆节后,凡询问兰曼君去处者,均被光大银行告知已辞职。


记者曾连续一周拨打兰曼君电话,时而关机,时而未接,时而挂断。至于其为何没有一起被捕,公安机关的说法是,其没有主观意识的犯罪。


记者还致电光大银行珠海分行风险总监,他对记者表示,具体情况公安机关还在调查,没有明确结果。


光大银行广东省分行的态度是,该行从没售卖过“中汇盈信九号”等理财产品,这是珠海分行已离职员工的个人私售行为,且客户购买时,应该知道这不是银行的产品。


产品抵押物涉嫌造假


无疑,此场骗局漩涡的核心,在于“中汇盈信九号”、“中泽汇融七号”两款私募产品。前者涉及资金7亿元左右,后者涉及9000万元左右,而光大银行的客户涉及前者6000多万元,后者3000多万元,合计近亿元。


可以了解到的信息是,中汇基金公司于2011年在深圳注册,法人为卢峰。据称卢曾在工商银行黄埔分行工作,但记者未能证实。


2012年11月,卢峰和几个同样在银行有重要职位的员工成立了深圳中汇盈信进取九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向投资者募集资金。产品说明是用于纵横天地机票结算款周转。据了解,物业抵押为其持有的天河区兴盛路12号1至3层部分商业物业所有权,经广东中广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该物业估值1.3亿元;土地抵押为纵横天地关联企业持有的土地使用权,估值为1.54亿元。


随后,中汇基金与纵横天地约定,以每笔24%的年化收益率放款给纵横天地。据透露,光大银行大客户购买的产品年化收益率,根据金额多少有所差异,多在11%左右。


2013年底,时任光大银行珠海分行营业部副总经理的张添吾,在珠海横琴成立了中金汇融公司,蹊跷的是,其法人为陈泽良侄女张凤枝。


中金汇融公司管理的中泽汇融七号产品,为广东益民旅游休闲服务有限公司(五丰行关联公司)支付平台建设和系统升级为募资项目,土地抵押为五丰行持有的韶关5A级风景区丹霞山附近的500亩林地和珠江新城附近300平方米的商铺产权,估值7800万元,股权质押为借款人68.2%的股权,估值1.38亿元,益民金融关联公司五丰行提供无限连带担保,陈泽良提供不可撤销连带保证。


记者以购买金融产品为名,致电中金汇融,对方称其为销售墙纸的公司。而翻看网页,销售中泽7号的公告还在其网站上。


为什么这么多人会上当?除去对银行的信任外,该产品合同里标明的抵押物也让受害人防不胜防。记者了解到,光大银行的18位客户并未去核实过抵押物的真伪。但一位交通银行的受害人告诉记者,他在购买产品前,曾亲自去看了抵押物和房产证复印件,很难看出破绽和纰漏。


事发后,有客户再去调查抵押物时才发现,曾经让他们觉得“妥妥的”抵押,却系造假。


中永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兴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银行“飞单”事件频发的原因主要有三:第一,有的银行分支机构管理松懈,导致自己的员工脚踩两只船,在为其他单位工作甚至涉嫌犯罪,员工赚外快,银行声誉受损;第二,银行客户的风险意识淡薄,防范风险的能力不足,一旦受高收益“馅饼”诱惑和虚假宣传欺骗,就容易坠入风险“陷阱”;第三,监管机构和司法机关对“飞单”行为的打击力度不够。


他还表示,客户没有与银行签订《理财产品协议书》,而是与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签订合同,购买了投资基金,银行没有承担责任的法律义务。不过,中汇基金公司人员利用了客户对银行的信任,如果客户有证据证明中汇基金公司在提供服务时有欺诈行为,则有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向中汇基金公司索赔。


非法集资吸存


“中汇盈信九号”资金链断裂,不仅光大银行一家遭殃,广东省多家银行均遭致牵连。


对于案件的性质,警方目前定性为非法集资吸存。迄今,中汇基金公司已有12人被抓,多为光大银行和交通银行的前员工。


广东警方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中汇盈信九号”涉及的人次为289人,涉及金额7.48亿元;现有报案人数97人,金额2.74亿元;涉及未还款人数169人,涉及金额(资金缺口)3.258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中汇基金涉及人数众多,是因其产品近乎完美的抵押物。


记者在谢威带来的《深圳中汇盈信进取九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说明书》上看到,该产品采取了土地抵押等风控措施:纵横天地关联企业五丰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承诺以其持有面积为140787.78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提供抵押。


谢威告诉记者:“当时的想法是,有这么优质的土地担保,有限合伙也就50人,再不济还有这么多的土地啊,怕什么呢?”


按照有关规定,有限合伙私募基金人数不得超过50人,数额不得低于100万元。


一位购买了3000多万元中汇基金产品的受害人对记者说:“2008年我就在光大理财,之前比这次数额大的也有,但都没出过问题,我一直和他们(光大银行理财经理)讲,我不做银行以外的产品,我不知道那产品不是银行的。”


记者了解到,多年以来,不少光大银行客户也买过非银行理财产品,也就是没有银行盖章的产品,但未出现过问题。据这些客户透露,2012年9月,光大银行就已在出售“中汇基金”,这18人当中有3人曾从光大银行购买“中汇3号”,但此前全部兑付。


26.9亿资金追讨


陈泽良的死亡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随着他的离世,纵横天地广州总部基本停止经营,26.9亿元债务纠纷因此浮出水面。


据记者了解,纵横天地召开过一次全体债权人大会,对债权进行了粗略统计。目前欠债金额达到26.9亿元,涉及至少11家银行、多家小贷公司及100多家机票加盟商与全国各地分销商等,银行欠款约为7.52亿元,小贷公司约为9.76亿元。


但此案尚未立案,具体数额还需警方调查。


纵横天地总部位于广州,创立于1998年,主营机票分销业务,是华南地区主要的机票分销公司。在全国大中城市设立分支机构达25家。不仅如此,纵横天地曾拥有350多家加盟连锁店、300多家服务配送商及3万多家加盟代理商,并一度获得来自凯雷、华禾投资等知名VC的投资。



世事变化莫测,纵横天地2014年10月8日在官网贴出公告,宣布“因大股东(董事长)陈泽良9月18日心脏病突发病逝,导致资金链断裂,经营困难,目前平台B2B业务已经全面暂停”。


不过,从受害者口中传出的消息多是,陈泽良是自杀,非病逝;而更离奇的说法是,陈已逃亡国外。此人究竟是生是死,至今并未得到警方确认。


国际航协的数字显示,纵横天地尚有1.15亿元BSP欠款需由担保公司中航鑫港代为偿付;此外,亚科公司的BSP在线支付对纵横天地的线下授信尚有1700万元未收回。


雪上加霜的是,自2014年8月起,纵横天地因经营不善,开始欠发员工工资,拖欠金额千万元以上,引来数千名员工讨要工资。当四面八方的债主找上门时,陈泽良的弟弟对债权人表示,并不清楚此事。


在一个电子纪念馆里,记者看到一些悼念的留言,多为“一路走好”的感怀,让人暂时遗忘了讨债的咒怨声。

(全文完)


====================

近期最受欢迎文章


湖南博沣违法售卖信托卷上亿元跑路,中行承认合作遭近百投资者围堵!(回复关键字“68”查阅)


中融信托27年来从未发生兑付风险的的风控是如何炼成的?(回复关键字“69”查阅)


为什么现在满街的投资公司?注意了惊天骗局在等着你(回复关键字“70”查阅)

====================

东方信托网

(ID:dongfangxintuowang)

是信托资管业的第一资讯平台,全面整合业内外动态要闻、传播信托知识、分享信托理念。这里有趣、有料,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您就拥有金融专业人士的深度沟通平台,尊富阶层的家族财富管理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