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深度好文】信托公司应如何挖掘外资股东价值?

信托百佬汇2020-11-21 07:11:54

证券时报• 信托百佬汇(ID:trustway)日前曝出消息,华澳信托的外资股东(以下简称“麦格理资本”)将持有华澳信托的19.99%股权转让给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获得上海银监局的批准。这使得原本走“低调”路线的信托公司外资股东又再度浮现在大众眼前。

而隐匿在信托舞台幕后的外资股东进入国内信托公司的历程到底如何、在信托公司内部到底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受到哪些政策的限制等等,都值得去探究。本文希望能够通过对上述问题的分析,进而探讨信托公司如何进一步挖掘外资股东的价值,为其转型升级增加一条新的路径。

一、外资公司入股信托公司历程

阶段一:外资公司入股艰难破冰期(2007年以前)

外资公司筹划入股国内信托公司早在2004年以前就有先例,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导致入股计划一直进展较为缓慢。并且直到2006年,尚没有出现一家外资公司成功入股国内信托公司。但是随着信托行业新“两规”的相继出台以及信托业务再度焕发活力之后,外资公司入股国内信托公司终于破冰。

2007年11月,英国安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参股北京信托获得中国银监会的批准,成为信托行业外资公司成功入股的第一例。

当然,其中也经历了各种曲折和障碍比如2007年银监会下发的《非银行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关于外资持股比例上限的规定,使得原本英国安石的控股计划沦为参股的结局。不过北京信托引进英国安石打破信托业外资公司入股进展缓慢的困局,也为其他信托公司和外资机构提供了可参考借鉴的经验。

阶段二:外资公司入股黄金发展时期(2008~2012年)

自北京信托引进英国安石之后,在短短不到5年的时间里,先后有10家外资机构入股国内信托公司,外资公司入股信托公司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时期。成功入股国内信托公司的外资公司包括了国际知名投资银行、商业银行、综合金融公司等。该段时间之所以能够成为外资公司入股的黄金时期,主要是由多重有利因素共同促成的。

首先,银监会于2007年发布的《非银行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对于外资公司入股信托公司建立较为明确的门槛和提供有利的制度支持。其次,国内的信托业开始逐步发展起来并且有着较大的市场潜力,对于全球布局的国际金融机构而言有着较大的吸引力,同时也会其未来直接和间接参与中国市场资本运作奠定良好的基础。最后,由于信托公司经历多次停业整顿,正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引进外资股东有助于其快速恢复与发展。

阶段三:外资股东入股停滞分化期(2013年至今)

继2012年蒙特利尔银行和摩根大通分别入股中粮信托和百瑞信托之后,外资公司入股国内信托公司开始陷入了一轮沉寂期。至今再也没有新的外资公司成功入股信托公司的案例。这或与以下几个因素有关:

首先,信托开始成为金融行业的中流砥柱,自身股权价值不断显现,原有股东对其持有信托公司股权惜售;其次,随着停业整顿保留信托牌照的公司逐步重新开业,还需重组的信托公司数量所剩不多;最后,有意向入股信托公司的外资公司可能在减少。

进入2015年,已经入股信托公司的外资股东对于是否继续持有的信托公司股权态度也呈现出较大的分化。

虽然大多数外资股东继续保持信托公司持股比例不变,但是也有部分外资股东因为经营理念不兼容、信托产品风险暴露、监管政策变化等原因选择在增资过程中降低持股比例或者直接转让持有的股份,比如巴克莱银行于今年持有新华信托的股份由19.5%下降到5.57%。


二、外资公司入股信托公司现状特征

(一)外资入股的信托公司整体表现一般

截至2015年8月底,信托行业还有10家信托公司存有外资公司作为股东。而这10家外资入股的信托公司在市场上的表现较为一般,超过一半的公司处于信托行业的中下游水平。具体可以从以下财务数据窥见一斑。


表2-1为外资入股的信托公司2014年管理信托规模情况,我们可以发现10家公司仅有兴业信托和中航信托两家管理资产规模超过行业平均水平2056亿元。另外,有6家信托公司管理资产规模排名位于信托行业的后50%。


表2-2为外资入股的信托公司2014年净利润情况,我们可以发现10家公司中仅有4家年净利润超过行业平均水平7.68亿元。净利润的行业排名有一半的公司位于行业的后50%,并且缺乏较为凸出的公司。

(二)外资公司在信托公司实际发挥的作用较弱

国内信托公司最初把外资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引进时,希望外资股东能够帮助其完善的公司治理、提升风险管理水平、增强业务开拓能力等等。然而,在实际国内信托公司运营管理中,外资公司发挥的作用与最初的设想大相径庭。

根据表1-1的数据显示,我们会发现10家外资入股的信托公司中,有8家外资公司为其二股东、1家外资公司为其三股东;总体来看外资公司在所入股的公司股东地位相对比较靠前。

但是由于持股比例约束、对国内市场环境不熟悉等多重因素影响,上述外资公司绝大多数扮演的财务投资者的角色,在信托公司中实际发挥的作用相对较弱。也有一部分外资公司在信托公司的风险管理、员工薪酬等机制方面发挥着较大的作用,这或成为其错失信托草莽时代迅猛崛起的机会的原因之一。

(三)外资公司在信托公司战略布局作用逐步显现

尽管外资公司在国内信托公司之前运营管理方面的作用较弱,但是由于资本市场股权投资时代的来临、信托行业新时期转型的需要、投资者全球化资产配置的需求等多重因素共同促进之下,部分先知先觉的外资公司入股的信托公司开始与外资公司开展多层次合作,充分借鉴外资公司在股权投资、财富管理、机构管理等方面的经验来弥补自身运营不足、优化自身的战略设计等。

具体已经布局或者落实的案例有许多,比如杭工商信托与外资股东摩根士丹利共同成立的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管理合资公司----摩根士丹利(中国)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航信托与外资股东华侨银行就合作开展财富管理业务事宜进行商谈,目前在互派人员学习交流、财富管理业务客户管理体系搭建等方面逐步推进,并且考虑共同设立财富管理子公司;百瑞信托汲取摩根大通全球领先的财富及风险管理理念、技术和经验等等。

三、外资公司入股信托公司相关规定

2007年以前外资公司入股国内信托公司的一个重要障碍就是法律法规并没有对其入股信托公司做出详细的规定。下文将重点阐述当前与外资公司入股信托公司的相关政策规定与变化。

(一)建立出资人负面清单机制

2015年6月银监会最新发布的《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十条从“公司治理结构与管理机制”、“核心主业和经营范围”、“关联方和关联交易”、“现金流受经济景气程度影响”、“资产负债率和财务杠杆”等七个方面构建了信托公司出资人的负面清单机制,该负面清单的内容也是相对于2007年银监会发布的《非银行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全新的规定。

上述负面清单适用的范围相对较广,不仅仅适用于境外金融机构出资人,同时也适用于境内的合格出资人。这也意味着境外金融机构想入股国内的信托公司,除了需要满足《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九条关于境外金融机构作为出资人的正面要求之外,还应当避免由于“信托公司出资人负面清单机制”而引起入股失败的困境。

(二)公司出资比例有所放松

外资公司入股国内信托公司的持股比例之前主要参照2007年由银监会发布的《非银行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十条的规定“单个境外机构向信托公司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20%,且其本身及关联方投资入股的信托公司不得超过2家。”然而,2015年6月银监会新发布的《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九条规定“单个出资人及其关联方投资入股的信托公司不得超过2家,其中绝对控股不得超过1家”,这意味着银监会对于外资公司持有国内信托公司比例的上限被取消,外资公司可以取得信托公司的更多的股权。

未来,若仍存在像英国安石投资试图持有北京信托公司50%以上的情形,就具备可操的法律法规依据,为国内信托公司与外资公司合作提供更加广阔的空间。

(三)外资公司持有股权转让限制

麦格理资本转让华澳信托股权事件,无疑会引起其他信托公司的外资股东对于信托公司股权转让退出是否存在限制的关注。根据2007年的《非银行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九条规定外资股东需“承诺3年内不转让所持有的信托公司股权(银监会依法责令转让的除外)、不将所持有的信托公司股权进行质押或设立信托,并在公司章程中载明”,基本上之前入股信托公司的外资股东都可以顺利转让退出。

但是2015年《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九条规定外资股东需承诺5年内不转让其持有信托公司的股权,对于2012年入股的百瑞信托和中粮信托的外资股东蒙特利尔银行和摩根大通而言,短期内退出难度较大。当然银监会做出这样的修订更多的不是为了限制外资股东退出,而是鼓励作为出资人的境外金融机构能够坚持长期持股、优化公司治理、加强业务合作等。

四、信托公司如何挖掘外资股东价值

从目前的实践来看,信托公司与其外资股东之间的合作尚处于初级阶段,尚有较大的空间可以拓展。对于具有国际知名金融机构入股的信托公司应当充分的挖掘其中的价值,利用外资股东带来的先发优势,抢占行业转型先机以及提升行业地位。

(一)强化专业领域合作,发挥外资品牌价值

信托公司的外资股东多为国外的知名金融机构,在公司管理、风险管理、财富管理、业务创新等方面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国内的信托公司可以通过邀请外资股东专家为公司员工进行系统培训、与外资股东的专业人员一起完成具体的业务操作、选派潜力员工到外资股东公司交流学习等多重方式,强化与外资股东在专业领域的合作。信托公司在借鉴外资股东的技术与经验时,也需要充分结合自身对本土市场环境熟悉和业务资源掌控的优势,最终实现双方资源完美组合。

另外,国内信托公司过去在品牌宣传方面做得并不够。随着泛资管时代的来临,资管机构之间的同质化竞争不断加剧,信托公司应当充分发挥外资股东品牌影响力,进而在品牌方面与其他机构进行区别,进而提升公司的知名度。

(二)申请创新业务资格,加快海外战略布局

目前随着我国居民的财富日益增长,财富管理需求不断爆发。另外,资产配资的需求也不再仅仅局限于国内市场,已经呈现出全球化配资的趋势。财富管理和全球化配置业或成为新时期信托公司与其外资股东强化合作的最佳契合点,有望打破现有两者在优势资源互补不足的局面。

从外资入股的信托公司来看,10家当中仅有兴业信托和新华信托两家有QDII资格,未来其他没有QDII资格的信托公司应加快创新业务资格申请步伐,为其海外财富管理战略奠定基础。

除此之外,信托公司还应利用外资股东对海外市场的熟悉、海外投资水平较高等方面的优势,加强海外业务人才培育、海外创新业务研发、海外运作平台打造等,进而全面推进海外战略布局,迎接国内居民海外资产管理的需求的机遇。

(三)推进信托公司上市,增强外资股东信心

最初外资机构投资国内的信托公司就曾怀揣过信托公司可以上市,进而可以享受由于信托公司上市带来的资本增值的盛宴。从北京信托年报披露的信息“2007年完成了引进外资的战略重组,使得资产质量、财务结构根本性好转,盈利能力显著提高,并预计三至五年将择机上市”可以窥见一斑。而过去信托公司上市一直处于一个冰封期,多家信托公司的尝试都败走麦城。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关于信托公司上市或者挂牌新三板的规定以及银监会信托部新任领导邓智毅撰文鼓励信托公司上市或者挂牌新三板表明信托公司上市已经成为可能性。信托公司通过上市或者挂牌新三板,有助于提升自身的价值,进而增强外资股东的信心,进一步夯实信托公司与外资股东的合作基础。

总而言之,外资股东对于信托公司而言是一座可以源源不断挖掘的宝库;信托公司应当抓住时代的机遇,挖掘外资股东的价值,逐步从国内弱小信托公司向国际知名金融集团迈进。

特别提示


信托小木匠,目前已经参与编著行业发展报告2部、完成课题3项、对外发表信托研究报告20余篇。

本文系信托百佬汇特约文章,在此亦向广大业界人士发出好稿邀约,一经采用,必有惊喜!

有意者请加管理员微信:peace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