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1.3亿信托本金“不翼而飞”,满地鸡毛斯太尔欲起诉国通信托!

环球老虎财经2020-06-02 10:39:44


拿了1040万的理财收益,1.3亿信托本金却不知去向,斯尔太起诉了信托受托人国通信托要求收回资金,而面对此事,国通信托却是态度强硬,表示不会接受不合理的要求。值得注意的是,国通信托最近也惹上了很多麻烦事,5月份的时候,一家省级融资平台的违约,旗下两款产品出现延期兑付,涉及5亿资管计划,而通道方又是国通信托。一地鸡毛的斯太尔还能收回资金吗?


在股东卖壳跑路,董监集体出走的窘境之后,斯太尔又遭遇了一尬事儿。


2016年7月,斯太尔宣布使用1.3亿元购买了“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1期(以下简称天晟组合信托)。该信托规模规模10亿元,门槛收益率为8%。信托受托人为方正东亚信托,也就是现在的国通信托。


在2017年8月14日,斯太尔向投资顾问北京天晟同创创业投资中心提出了“关于提请赎回信托计划暨收益分配的申请”,并于2017年9月4日取得天晟同创“同意赎回信托份额及收益支付计划”的回复。此后,斯太尔于2017年11月2日收到该信托计划一年期年化8%收益1040万元。然而截至今日,上市公司尚未收到信托投资款1.3亿元及剩余收益。公司于2018年5月25日就上述事项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递交了《民事起诉状》,起诉国通信托及天晟同创。


1.3亿信托本金“失踪”


事情是这样的,斯太尔在2016年用1.3亿购买了一个信托理财计划,信托受托人是国通信托,在第一期产品存续期满后,就申请提前终止,没料想在斯太尔管理层多次催促后,公司仅收到委托理财部分收益1040万元,理财本金和剩余收益未能收回。这就相当于,买了一只鸡下蛋,结果蛋给了,鸡却不翼而飞了,斯太尔因此起诉了国通信托以及天晟同创(投资顾问)。


斯太尔在2017年8月14日向天晟同创发出了提前赎回信托的计划,起初天晟同创同意了这一请求,与此同时,天晟同创向斯太尔出具了国通信托与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环投资)于2017年9月3日的回函,斯太尔才知晓该信托计划系将支付的信托财产用于玉环投资的增资事务。根据该增资协议,国通信托出资1.29亿元认缴玉环投资新增注册资本,持股比例为92.8%。


不过,令人震惊的是,上述增资计划没有按计划进行。在斯太尔对信托计划投资项目调查后发现,国通信托根本就没有对玉环投资进行增资,公司的股东以及注册资本也丝毫没有发生变化。就是说按照斯太尔的逻辑,至今仍不知1.3亿资金的去向,国通信托的增资解释不攻自破,很是“打脸”。但作为信托受托人的国通信托却认为,斯太尔要求返还1.3亿信托资金无法律依据。而受到该事件影响,斯太尔2017年度财务报告还被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意见的审计报告。


这次被斯太尔诉讼的天晟同创的执行事物合伙人叫刘珂,他除了通过天晟同创与斯太尔合作外,还在2015年参与了新潮能源、中捷资源、*ST德奥三家公司的定增,而上述公司无一例外都曾与“德隆系”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前述斯太尔诉讼提及的玉环德悦同样与“德隆系”有着某种关联。


资本金去哪儿之猜测


天眼查询发现,玉环德悦注册于2016年1月28日,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陈诗诗持股70%,许益蕊持股30%。有意思的是,公司注册地址是玉环市,但其官方联系电话的归属地却是北京。




检索后发现,玉环德悦与北京鑫通隆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鑫通隆盛”)的座机号码相同。而在2016年,鑫通隆盛与四川信托有限公司、浙江华俄兴邦投资有限公司合资注册了玉环德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玉环铂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而华俄兴邦系系中捷资源的全资子公司。



中捷资源在2015年6月公布了一则定增预案,拟以6.3元/股的价格向玉环捷瑞、宁波裕盛、宁波雨博等共计10名特定投资者发行13亿股,募资81.9亿元。其中,刘珂的天晟同创出资5亿元认购7936.51万股。后天晟同创终止了认购。


我们回到斯太尔与国通信托签署信托合同号时期,先是新潮能源在2016年6月28日与方正东亚信托(现为国通信托)签署《方正东亚·华翔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合同》。而后2016年9月26日,中捷资源与方正东亚信托签署了《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合同》,认购了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信托计划60个月。


但新潮能源和中捷资源分别在2017年11月底和12月开始转让信托受益权,而在2017年8月14日,斯太尔向投资顾问北京天晟同创创业投资中心提出了“关于提请赎回信托计划暨收益分配的申请”,但在收到了天晟同创的“同意赎回”申请后,斯太尔只在2017年11月2日收到该信托计划一年期年化8%收益1040万元,而本金“不知所踪”。而新潮能源和中捷资源转让信托受益权的时间和与斯太尔无法按时收回的时间契合。


在2017年11月28日,新潮能源将其持有的2亿元信托本金所对应的信托受益权以总价款2.21亿元转让给霍尔果斯智元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智元投资”)。不过这个事情后来又有了些许变化,那就是新潮能源与智元投资签署了一个补充协议,转让款需要加算年化收益率8%收益,共2.25亿元。


而中捷资源在2017年12月19日将其信托收益权转给了浙江优泽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优泽创投”)签署了《附生效条件的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将公司一笔2亿元的信托本金对应的信托受益权转让给优泽创投。也是收益权总价款2亿元加上年化收益率8%,共计2.28亿元。


不过,国通信托随后发表声明称,已按照信托合同约定管理运用了这笔钱,公司不可能满足斯太尔的无理诉求。作为斯太尔的信托受托人,国通信托最近也是麻烦事惹一身,5月份的时候,一家省级融资平台的违约,旗下两款产品出现延期兑付,涉及5亿资管计划,而通道方又是国通信托。


而国通信托的声明意味着,斯太尔的这1.3亿元可能难以要回了。这对斯太尔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因为斯太尔不仅挣扎于亏损泥潭,还同时与大股东英达钢构打着官司,索要业绩补偿,现又遭遇了信托本金“失踪”的事情,可谓一地鸡毛,接来下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而在资本市场上,一个故事讲不下去的时候,最好的方法是再换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