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用“新”懂你 当30平安遇见改革开放四十年

经济观察报2019-08-13 16:02:49

“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5月27日,一曲在180万平安人心中无数次吟唱的《感恩的心》再次唱响与回荡。这次,平安人想唱给时代与社会听,当30岁的她遇见改革开放四十年。


一个30,一个40;前者是而立之年的中国平安(601318.SH,02318.HK),后者为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交汇于2018的它们擦出了这些“火花”:


中国平安常务副总经理兼副首席执行官、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李源祥4月获选 “改革开放40周年40位最具影响力的外国专家”;平安百亿“三村工程”致力2018年的精准扶贫国家大计等。


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按照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张占斌的定义,现代化经济体系包括四个方面的科学内涵:即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导、先进协同的产业体系、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不断提升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


某种程度上,现代化经济体系需要创新力强、具核心国际竞争力之市场主体与企业家的参与。而堪称中国现代保险拓荒人、屡获国际金融科技相关奖项的平安是中国现代经济体系建设队伍中的新生力量吗?


这家早在2013年就入选全球系统性重要保险机构的金融集团用数据与事实佐证,什么是中国金融力量与科技力。


当企业发展与国家命运结合起来时,企业便会被赋予时代使命;当一家企业用“新”(心)去懂她所处时代、经济社会与环境时,其走过的路便有了启示意义,因为它的成功不只是它的成功,亦刺激或带动了其所在行业甚至生态的发展。

 

现代保险拓荒人

   

不妨从现代保险拓荒人说起。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5月27日,中国平安创始人马明哲在三十周年司庆致辞中说,不忘记为什么出发,是平安司庆仪式最重要的主题。


没有豪华的庆典,没有绚丽的陈词,一直奔跑的“大象极客”在迈进新征程的那刻按下暂停键,追问初心,回顾发展历程——以简单朴素的方式庆祝自己的30岁生日。


那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30年前,白天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挨家挨户拜访客户;晚上用最原始的铅字打字机,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印保单,为节省成本,在办公室席地而眠……那些刻骨铭心的画面,马明哲至今记忆犹新。


那时,现代保险在中国还是个陌生的字眼,尽管其在西方发展史已逾500年。按照马明哲的话说,成立伊始的平安,首要任务不是推销保险产品,而是向大众普及保险知识及重要性。


当时提及保险,要么不被理解,偶尔还会被误认为保险柜;要么因为保险关乎生老病死,会被人理解为不吉利,招人反感。马明哲说,早期保险业拓荒者都非常明白自己所肩负的使命,推销的不仅仅是保险产品,更是一份对亲人的关爱和责任,一份对未来的保障和承诺。


“陪伴客户渡过的难关越多,我们就越深刻地感受到保险业的崇高。保险是金融业中唯一和救死扶伤的医生、抢险救灾的官兵一样,真实见证人间疾苦,感受生离死别的行业。每个重大灾害发生后的现场,无不忙碌着保险业者的身影。”马明哲在致辞中说。


真正的保险人或保险业理解者定会对马明哲这番表述感同身受。


一首《感恩的心》曾经唤醒深度昏迷的平安人杨建宏;财经大学保险系硕士毕业的她在为客户送保单途中遭遇车祸,当听到“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时,热泪从她的眼角滑落而出……


这首《感恩的心》,包括背后的保险故事也一次次让马明哲和无数保险人动容。


站在平安三十年与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交汇的历史时点上,马明哲且慷且慨。他说,平安是国内第一家引进保险代理人体制,结合中国国情进行改良的公司。这一体制至今仍是最适合中国国情、极富生命力的模式,但也的确出现了一些“水土不服”。最让我感到痛心和无奈的,是我们保险推销员的社会地位不高,得不到大众的认同。


“专业技能不精,推销方式欠妥、少数推销员存在道德操守和诚信问题、公司的管理和教育还不到位”是马明哲总结出的三个内在原因。


如何直面问题呢?平安就此逐一规避,遂“软硬”兼施推出系列措施,诸如:软件上,加强队伍管理,提升队伍道德素养;包括建立业务员诚信档案,拒道德不合格者于门外;硬件上,通过展E宝平台,将业务员展业行为和轨迹线上化,确保服务品质效率;通过智能远程客服平台,助力业务员快捷、高效服务客户;通过更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提高业务员收入水平和行业吸引力等。


就这样,平安30年来,一边极速奔跑,一边时时纠偏。


还因为铭记来时的路,一路疾行的平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马明哲清楚记得,在2004年的一次公司上市路演会上,当投资者困惑其作为公司创始人,缘何持有极少的股份时?他回答:自己有多少股份不重要,重要的是,19620名员工都是公司的股东。“今天,我还会这么说,180万同仁,你们过去是,现在是,未来更是平安迎接更辉煌未来的中坚力量!”马明哲称。


一度曾有评论诘问:平安是谁家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认为,在市场的逻辑中,只有给客户创造价值才能实现追求利润的目标,从而实现股东价值和员工价值。作为一家公众性上市公司,平安当然是平安股东的。


从平安2017年的年报上看,平安股权结构中,60%内资A股,其中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国有)为第一大内资股东,持股比例达5.27%。深圳国资还有深业集团的持股,为1.41%,此外就是国有及公募基金投资者。40%是外资H股。卜蜂集团或称正大集团为平安第一大股东,占公司总股本的9.55%,此外还有黑石、淡马锡等国际著名机构投资者。


笔者曾就“平安姓什么”特意请教过公司法方面的一位专家。他说平安肯定不是国企。管理层都是打工的,也不算是民企。外资占比也不高,肯定不是外企。平安是一家股权分散的公众上市公司,是混合所有制企业的典型代表。据悉,平安1993年在引入摩根与高盛两大股东时,经过多轮谈判,当时的摩根与高盛要求平安创始人马明哲及其管理团队持有公司股份。深圳是改革开放的经济特区,其时不少公司尝试通过员工合股基金持股的模式。马明哲经考虑将董事会批准的、以其持股为主的员工合股基金,分配给了近2万员工,其本人则在合股基金里持有极少的股权。这部分股份到2007年平安上市时,使一大批早年一起打拼的员工成为千万、百万富翁。


诚如,“市场经济本质是其背后一整套维护个体正当权益的制度和规则,发展市场经济就是要维护这套制度和规则,保障无数个体实现目标。”朱俊生解释。

 

为什么是平安

 

某种意义上,平安三十年亦是中国保险业改革开放发展的30年。


“平安无疑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平安资深副董事长孙建一告诉经济观察报, “没有中国的体制改革,也不可能有平安。平安的发展与国家的政策休戚相关。”


诞生于中国改革大潮的平安开启了中国保险业的新起点。这家经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批准,由蛇口社会保险公司和中国工商银行深圳信托投资公司合资经营的金融保险企业,打破了财险被中国人保一家垄断的市场局面。


朱俊生认为,逐步从国企走向股权多元化,建立清晰的产权结构,是平安取得巨大商业成功的重要基础,很大程度上也昭示出保险行业产权改革的重要发展方向,从而为保险市场高质量发展奠定制度基础。


记得1989年3月,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鸿儒一行到深圳招商银行视察,当时招商总部楼下便是平安的办公室。之后,在平安的座谈会上,刘鸿儒说,“你们要给企业改革树立一个样板,真正独立自主经营,走一条新的路子。成立平安就是为了试验一家以股东说话算数的公司。”


事实也是如此。“竞争中求生存,创新中求发展” 刘鸿儒批设平安时附赠的这12字题词完整诠释了平安的成长历程。



包括1992年上半年,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视察平安,肯定了公司所选择的道路和发展方向。他说,“保险业基本上还是独家官办,独家经营缺乏竞争,垄断本身就十分落后,你们一是要学习国外先进的管理经验,二是要引进市场竞争机制”。平安经理们则表态:得益于国家改革开放的政策,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定会紧紧把握历史机遇。


而抓住历史机遇的平安速度不可谓不惊人,这几乎具有先天性。1992年6月4日,公司更名为中国平安保险公司。4年时间,平安从一家地方公司起步,南下琼岛,北上大连,拓荒天津,坚守深圳,走向全国……1992年底,平安全国共有19家分支机构开立,其中:子公司4家,分公司2家,代理处13家。


自身夯实与奋进之外,平安人深知,如此结果也要拜时代所赐。当时的中国已经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目标。在1992年10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代表大会上,新任领导集体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界定为五个部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培育和发展市场体系、建立和健全宏观调控体系,建立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建立社会保障制度。


或许,“平安就是一个被挑选出来的建立了良好‘现代企业制度’的样板:产权清晰、权责分明、政企分开、管理科学。”业界人士这样评价。


孙建一亦坦言,今日平安并非偶然,可谓天时地利人和。公司先天具备市场化基因,其是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保险企业;1994年引进摩根.斯坦利和高盛两家外资股东,成为国内首家引进外资的金融机构;同年,平安率先引入个人寿险营销体系,开创中国个人寿险业务先河。在激情飞扬的20世纪90年代,平安创造了很多“第一”。


在前花旗全球零售银行总裁、平安第三任首席创新执行官Jonathan Larsen(中文名:罗中恒)看来,平安从第一天起,已是一家极具创新力的企业。它不仅是首家引入海外股东的中国金融机构,同时还通过引进大量国外人才,借鉴国际管理机制,以达到国际级水平。这是平安进化为大型金融集团的重要因素。


的确,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平安就一直瞄准国际同行的先进模式,实施“拿来主义”,制定了“三外”的国际化战略,即以资本国际化为契机,以聘请海外人才为核心,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商业企业运作模式及经营机制。“‘三外’国际化战略令中国平安成为一家独一无二的创新企业——亦因此有能力开创新业务,像陆金所及平安好医生便是好例子。”罗中恒认为。


而这一阶段,包括之后20年的中国保险业,可以用一个关键词概括,即“市场化”,保险学者王和认为,它包括了前期的市场培育和对外开放,也包括了后来的人身险定价利率的市场化改革、商业车险条款费率市场化改革和保险资金运用及监管体制的市场化改革。尽管市场化改革并非易事,行业也付出了不少代价,但我们别无选择,没有市场化改革,就没有中国保险业的今天。


2003年2月14日,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成为中国金融业综合化经营的试点企业。次年6月24日,平安集团在香港整体上市;2007年3月,平安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创当时全球最大保险公司IPO记录。


中国平安作为沪港两地的上市公司,非常重视公司治理,如依托本土化优势,践行国际化的公司治理标准等。


可圈可点的是,平安作为金融控股集团,按照国务院批复的意见,实行“集团控股,分业经营,分业监管,整体上市”的经营运作模式,集团不经营任何具体业务,仅以股权为纽带,通过对金融子公司的投资控股实现管理职能。


2004年,平安在境外发行股票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之后,形成了外资、国有、民营企业、员工(通过员工受益所有权计划受益公司股份)共同持股的格局。目前,“平安无控股股东,合理、分散、均衡的股权结构使全体股东都能通过股东大会平等充分地行使股东权利。”平安方面说。


就是这样一家股权分散、国际化管理的保险集团,在2013年,被金融稳定理事会(FSB) 认定为“全球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GSIFI)”,成为亚太地区唯一入选的保险机构。


其他8家分别是:安联保险(德国)、AIG(美国)、大都会人寿保险(美国)、保德信金融(美国)、安盛保险(法国)、英杰华集团(英国)、保诚集团(英国)、忠利保险(意大利)。


按照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党委委员陈文辉的话说,以中国银行业和保险业的规模来看,当前,银行业按总资产规模已居全球第一,保险业按保费收入已居全球第二。30家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有4家来自中国,1家中国保险公司也就是平安保险公司——作为新兴市场唯一代表进入全球九家系统重要性保险机构之列。“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银行和保险市场。”


换言之,今日平安或已成为21世纪中国崛起支撑力量背后的重要成员。


如果说,市场化机制乃平安之先天禀赋,那么,“创新+危机意识”则是其后天DNA。平安一直试图用心(新,创新)懂你,懂社会,如履薄冰,疾行至今。

 

30与40的交汇点

 

“从1994年至今,很荣幸能为中国保险业做出贡献……很幸运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有幸参与保险业的快速发展,感恩收获的荣誉。”平安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兼副首席执行官、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李源祥告诉经济观察报。


4月14日,在第十六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上,李源祥获选“改革开放40周年40位最具影响力的外国专家”。其获奖理由是,具有国际视野的经济技术专家,在保险、医疗健康等领域具备先进经验技术和创新实践能力,自2000年来华后积极投身到中国保险、医疗健康行业的创新发展,致力于将国外先进保险理念与中国实际结合并不断发展创新。


诚如,平安一直以来都被行业视为创新的代名词。“是啊,马总常说,在创新中求发展,从来都是如此,平安就是在创新中发展与生存的;别看我们经常笑,其实压力很大。”李源祥笑称。


“平安的成功探索经验,可归纳为3个关键词:机制体制、文化人才、战略执行。”平安方面说。一位平安高层解释,30年来平安的发展很不容易,经历了很多曲折,也走过弯路,付出了一些代价。创新毫无先例可循,不可避免要犯错,关键是知错并快速纠错。平安贵在有很强的纠错能力,不断地总结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每次总结都为下一个阶段更加稳健、可持续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一位业界资深人士指出,因改革开放而生而兴的平安既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产物,亦是制度改革与思想解放的成果;其创立初期,无甚资源,而是靠市场,靠创新不断发展的同时,洞悉时代潮流,敏锐抓住各种关键节点的历史时机,提前布局,且天生携带创新、危机意识等基因……诸多因素成就了今日唯一的平安,使之成为国之“重器”——像纳入全球系统性重要保险公司。


更甚者,结合当下金融环境,平安作为改革开放的孩子,其得益于改革,创造了财富;亦反哺社会,奉献财富;这种独特的实践可能昭示,平安的成功不只是经济个体的成功,其也刺激了中国金融生态的发展。就在5月22日,平安与广西壮族自治区签订“三村工程”扶贫战略协议;其已发放扶贫贷款1.3亿元,助力广西脱贫攻坚。


翻开历史画卷,四十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以开放为主题的国策,即“对内改革,对外开放”,一改中国对外封闭的局面;自此,中国经济体制开始了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过程。


如是金融破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将“1978年-1998年”定义为“转轨与市场化”阶段。他认为,能否解决好三个问题对企业生存发展至关重要。如,改制;产品质量、公司管理,以及技术研发的提升;“走出去”等;这一阶段对应的是平安第一个十年,即“探索现代保险、搭建机制平台”。机制、产品质量与管理来说,平安似乎“步步为赢”;因为从出生那天开始,平安就解决了机制问题,有了好机制,诸如“产品服务质量与管理”等都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题中应有之义。


“1999-2008”则是“全球化、城镇化与工业化”,对应平安的第二个十年“专注保险经营、探索综合金融”阶段。管清友认为,总结这黄金十年,中国有四个重要的机遇,或者说是红利。即:劳动力、全球化、城镇化与互联网的红利。平安亦是“有的放矢”予以把握。像2002年的汇丰集团入股平安,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2004年H股、2007年A股上市,2006年中国平安全国运营管理中心投入运营等。


而最近10年,管清友称之为金融化时代,他认为这十年也是全民加杠杆的过程。与之对应的是平安第三个阶段,即“强化综合金融,实践、探索‘金融+科技’”。其典型事件如,2012年陆金所成立;2017年中国市值破万亿;2018年平安好医生H股上市等。可见,平安适时抓住了中国金融业态快速发展与变化的契机,甚至提前布局。


至于平安金融科技业务板块“走出去”的冲动如何,平安集团副首席执行官、首席运营官兼首席信息执行官陈心颖告诉经济观察报,中国仍是平安的最核心的市场,同时也对海外的金融科技和医疗科技保持关注,并将在合适的时机,逐步将平安在这两方面的优势和能力对外输出。


提及下一个十年,平安的目标是“金融+生态”战略,构建生态、输出服务,创造科技新价值。按照马明哲的话说,将依托技术、人才、资金、场景、数据等方面的独有竞争优势,借助众多全球领先的科技创新及应用实现转型,让科技成为平安新的引擎和盈利增长点。


这意味着,新时代新征程背景下,平安希望用心,用科技(创新)懂你,继续与你同行……


值得一提的是,十九大在描绘未来中国发展蓝图时,首次明确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张占斌认为,从其基本特征看,现代化经济体系主要体现在高质量的经济发展、高效率的发展水平、中高速的经济增长、平衡发展的地区格局、高水平的农村发展、全新的对外开放格局、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等七个新特征。


在张占斌看来,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点是发展和振兴实体经济。如报告指出加速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等。


那么,一定程度上,现代化经济体系需要创新力强、具核心国际竞争力的市场主体与企业家的支撑。而堪称中国现代保险拓荒人、屡获国际科技相关奖项的平安是中国现代经济体系建设队伍中的新生力量吗?


答案毋庸置疑。马明哲在年报致辞中说,站在新三十年征程的起点上,愈发体会到,企业与国家同呼吸、共命运,国家的崛起往往伴随一批优秀企业的发展壮大,而企业同样肩负着实现国运昌盛、民族复兴、社会繁荣的伟大使命。


“铭记初心,我就是一名保险推销员。” 30年后,马明哲仍清晰听见自己心中的铿锵之声。那份祈愿中国平安的笃定从不曾改变……

欧阳晓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