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融金所 |  有了国资,也仍是家民营平台

麦芽财记2019-06-11 16:58:50


文/麦芽糖


谈起融金所,相信老网贷人对这家平台的印象都不错。

 

气质傲骨,却又命途多舛。

 

早期融金所在规模、业务、运营做得都不错。但一直没融资,直到97经侦事件。迎来了人生大转折。

 

投资人的大出逃,和经侦给平台带来的品牌重挫,都让这家平台元气大伤。

 

之后接受团贷网与九鼎联合控股,或也是受迫于时局。不得已为之。

 

2年之后,融金所重新赎回股份,可见其不甘寄人篱下的野心

 

这家平台曾在“运营与业务”巅峰时都没有融资,出让股份。为何在今年3月却引入“国资”?

 

原本1月敲定的是天业战略入股,最后工商变更的却为什么又是新疆国资“天富”呢?

 

此次国资引入对其是否有大的实力提升呢?

 

我们详细来测评这家平台。

 

01

 

融金所2013年上线,运营5年。有过两次资本动

 

1次是2015年97经侦事件后,团贷联合九鼎战略控股融金所

 

9月30日,广东俊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广东泛乐斯控股有限公司的前身)成为融金所的全资股东,其股东构成分别为张林(占股41%)、孙明达(占股29.4%)张东波(19.6%)、派生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占股10%)。

 

也就是团贷实现对融金所51%的战略控股。

 

彼时,其实团贷网品牌美誉度,可能还不及融金所。因此,外围观望的投资人更倾向团贷网抄底了融金所。

 

事实上,双方通过股权关系战略合作后。并没有业务上的深度交叉,控股的团贷网也并没有对融金所进行改造,拆分其资产端,补充到团贷体系。

 

而仅仅是部分资产供应给了团贷。

 

直到最后,双方还能干净利落和平分手。

 

证明,融金所即便被经侦落难,其本身还是有非常强的议价能力。团贷的做法也相当君子。


不过,融金所或在接纳团贷控股之时,就已经铺垫了其日后脱离团贷、独立的必然

 

融金所受迫于压力接纳团贷控股。说明其已经洞见:资本关系对己身平台的保护作用。

 

脱离团贷后,一向并不意在张罗引入资本的融金所,在今年1月开始大张旗鼓引入资本方。

 

1月26日,召开了隆重的“天业战略入股融金所”发布会

 

但有些蹊跷的是:发布会宣告战略入股的是山东上市公司天业。但到3月股权变更却是“新疆国资天富”。

 

查看融金所的工商信息:



新进股东新疆天富,占股20%。剩下80%股权为平台创始团队股权代表。

 

有投资人戏言:融金所这是跟姐姐天业举办婚礼,却与妹妹天富入了洞房。


个人看来。这或并无太多“阴谋论”。完全是融金所二者择其优,选了天富。


在融金所宣布引入山东天业矿业战略入股。就已经有自媒体扒出:上市公司天业股份及天业集团财务状况的岌岌可危:

 

天业集团整个可盘活的资产、股权,都几近100%处于质押状态


2017年11月,天业集团涉及信托违约,涉及资产达1.5个亿以上


2018年1月,天业爆出质押回购违约危机,股票停牌自救。


2018年1月22日,天业股份(600807)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天业集团与鲁信集团签署《股权转让意向书》,天业集团拟向鲁信集团转让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打算卖身。


更是在2018年1月30日,天业集团内部员工已经向媒体曝光,天业集团相关公司(包括上市和非上市部分)均已经出现拖欠员工工资现象。



财务状况如此堪忧,哪还有1.5亿,入股融金所?


属于新疆国资的天富,优势要更强一些:新疆天富集团旗下电热、燃气、煤炭等6大产业。


并有一家上市公司“天富能源”。


虽然这家上市公司股价不高,市值只有50亿。


但天业至少是新疆唯一一家热电联产,水火电并举,发、供、调一体化的综合能源工业企业。


市场都有稳定的供需,财务状况及业务要稳定得多


重要的是这家“国资”是有其实业企业经营的国资,而非“空壳”国资。


从这点看:天富的入股,要比天业强很多,也比一般所谓“国资”要强很多。


但是否是纯粹的“财务投资”就很难说了

 

02


 融金所的团队。

 

融金所两大核心人物:孙明达、张东波。


官网对这两人履历信息披露,极为简略。除了学历与头衔,看不出太多信息。

 

但从以往的自媒体信息,结合工商信息查询,仍然能瞥见核心人物之一孙明达的履历:

 

孙明达,平安信贷业务出身。而平安银行恰是银行界小额信贷、车贷业务极强的银行。直到现在,我们都能在网贷行业里看到诸多来自平安银行背景的高管。

 

融金所之前,孙明达就已经开始在信贷领域的创业了。

 

在2010年,2011年分别创立有信贷业务的深圳市快易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担保业务的深圳市安易信投资担保有限公司。


前者的注册地址显示在:深圳市福田区沙头街道车公庙泰然八路泰然大厦D-1103。


这个地方还有融金所的线下资产门店


说明:快易信,是孙明达所进行信贷领域创业公司。也是之后融金所资产端的来源。


直到3年后的2013年4月,孙明达开始创立融金所,5月上线,才正式进军P2P。


可见,融金所远比一般平台有信贷业务基础。

 

03


融金所业务。

 

融金所,早前最核心的业务为车贷。也是最早进军车贷领域的网贷平台之一。


同时孙明达早其创业担保公司亦其房抵贷、企业担保业务


因而,融金所也是有大标历史遗留问题的。

 

直到2017年9月,平台还有2.5%上下超过100万的大标。

 

不过,从其运营报告的披露:平台已经消化完超额的大标,完全转向符合监管限额的资产标的了。

 

这里有的bug是:从运营报告披露的业务占比看,平台似乎抛却了原有以车贷为核心的主打业务。而转向了以小额企业信贷为主、车贷为辅助、房抵贷做补充的业务结构。


这或是车贷业务竞争激烈的缘故。

 

04


最后,总结一下:


几经波折的融金所,仍然能抗过来。同时说明平台自身有一定实力基础,也考验了平台道德风险。

 

但曾经的被经侦事件,仍然有对品牌的损伤。要复原并不容易。


经过此次的被经侦事件,平台发展策略要保守得多:经过5年发展,待收规模只有30亿上下。但于投资人是个好事。


一直仅为民营的背景,待收越大,平台运营压力越大,风险越大。

 

今年1月的着急融资,仍然显现了民营草根背景平台,生存状态的脆弱性3月敲定的新疆国资天富,一定程度是利好平台。


但麦芽发现,这家新疆国资“天富”,貌似旗下不止入股了融金所一家平台。恐怕形成又一“派系”的趋势。。。


在网贷里,平台占上派系,就变得微妙了。对这,难以说好。

 

在产品上,平台标的多为超长标(12个月、甚至24个月以上)。证明平台经侦过后,产品开发着力维护忠臣用户的运营策略。


于投标,灵活性略差。不介意的小伙伴,可去投资


总体,麦芽对这家平台看法中立(由偏正面改为中立)。“新疆天富”的入股,或关联的其他平台,都有不少硬伤。


因此,“新疆天富”入股融金所,增信价值不大。麦芽仍更偏向将之归为“民营系”平台。它命途多舛,姑且祝它越来越好吧。


特别提醒:不做推荐。观点供大家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