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蚂蚁金服终于要上市了!万亿级“巨婴”或将坠生资本市场

京贝财经2020-06-01 16:16:07


蚂蚁金服成立于 2014 年,旗下产品有支付宝、芝麻信用、蚂蚁聚宝、网商银行、余额宝、花呗等。2 月 1 日,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联合宣布 ,阿里巴巴将通过一家中国子公司入股,并获得蚂蚁金服 33% 的股权。


根据修订后的交易协议,阿里巴巴将向蚂蚁金服转让阿里巴巴拥有的与蚂蚁金服相关的专有知识产权,以获得蚂蚁金服新发行的股份。该协议的其中一个目的是为蚂蚁金服的上市扫清障碍。



阿里巴巴的“摇钱树”


根据日前阿里巴巴提交的一份监管文件显示,截至2016财年内,蚂蚁金服税前利润暴增了86%,达55.6亿元(8.14亿美元)。



此外,蚂蚁金服宣布正式更名为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成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最重要的资产之一。


根据记者报道,尽管蚂蚁金服非上市公司没有披露业绩数字,但支付宝手续费目前是蚂蚁金服最主要的营收来源,其次包括小贷(花呗、借呗、企业贷)产生的利息,理财板块(比如余额宝)产生的盈利分红,蚂蚁聚宝代销基金产品获取的手续费,代销保险业务的手续费,以及一些金融机构使用蚂蚁金融云所支付的使用费等。


可以说蚂蚁金服业务,从基金理财到小额贷款种类极其丰富,基本涵盖了整个金融行业的供应链。但财务贡献最大的还是支付业务,根据阿里巴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余额宝管理着1656亿美元资金,目前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而随着共享经济的兴起,芝麻信用业务更是一度引发企业和用户的广泛关注,成为蚂蚁金服业务领域里的一支潜力股。


虽然之前基于政策原因和公司发展战略,阿里巴巴忍痛割舍支付宝,使得支付宝从阿里巴巴的财务报表中分离出去,但之后马云、蔡崇信和软银、雅虎等大股东签订了一份补偿协议,也保障了阿里巴巴的利益。


根据协议规定,分拆后支付宝将以“知识产权许可费与技术服务费”的名义,每年向阿里巴巴支付税前净利润的49.99%,直到蚂蚁金服IPO。


后来,为了分享蚂蚁金服更多的财政利润,2014年阿里巴巴IPO前,又对这项协议进行了修订和微调。据透露,协议中至少有三处明显改动,一是49.99%利润分享降到了37.5%,但分享的领域从支付宝扩大到整个蚂蚁金服;二是取消了60亿美元的上限;三是阿里巴巴将小贷业务划入蚂蚁金服。


也就是说,自此阿里巴巴有权获得蚂蚁金服37.5%的税前利润,而且获得利益金额将不设上限,同时阿里还能通过在蚂蚁金服里的小贷业务,获得另一份额外收入。而根据阿里巴巴提交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蚂蚁金服2017财年以版税和技术费的名义向阿里巴巴支付了约20.9亿元,较此前一年增长了86%。


此外,2016年4月26日,蚂蚁金服宣布完成了融资额为45亿美元B轮融资,成为全球互联网行业迄今为止最大的单笔私募融资。该轮融资过后,蚂蚁金服的估值达600亿美元,阿里巴巴的市值也因此得到上升。


不得不说,蚂蚁金服发展到目前程度,称之为阿里巴巴的“摇钱树”毫不为过。


蚂蚁金服的权力结构


一般所说的“蚂蚁金服”全称是指“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曾用名是“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根据公开的工商信息,蚂蚁金服的股东很多,但主要是:

“浙江君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其中占股将近86.74%,这也是和阿里及马云有紧密关系的股东;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占股9.56%;

太平洋保险占股1.76%;

苏州工业园区开心元投资中心占股0.58%;

其余还包括:海南建银建信丛林基金、中国人寿保险、北京创新成长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云锋新呈投资中心,北京中金甲字五号,杭州君澳投资、上海经颐投资中心、中国人保、春华资本等众多。



其中“浙江君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是由马云(1.8758%)、谢世煌(0.4689%)以及杭州君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97.1864%)和杭州云铂投资咨询有限公司(0.4689%)组成的。其中“杭州君洁”是阿里高管的有限合伙企业,云铂投资是员工持股平台。


蚂蚁金服正式成立以后,总过有过5笔融资,分别是:

2015年3月17日 A轮:来自国开国际投资,亿元人民币;

2015年7月3日 战略投资:来自国开金融、中国人寿和春华资本,120亿元人民币;

2015年9月5日战略投资:来自中邮资本,数亿元人民币;

2016年4月19日 B轮:来自中投公司、中国人寿、中邮资本、国开金融、春华资本、国开国际投资、建信信托,45亿美元;该轮后估值已经达到600亿美元。

2018年2月1日战略投资,阿里巴巴,亿元人民币。


是以上算是简单解答了蚂蚁金服的股权结构问题。


从股东上来看,其实很有意思的是,在公司结构上讲,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之间并没有关系。蚂蚁金服的前身“支付宝”归属与一家名叫“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也就是蚂蚁金服的前身)的,而“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实际上是由马云和谢世煌(阿里巴巴的创始人之一)共同持股的一家公司,分别持股80%和20%。



2011年,蚂蚁金服的前身支付宝曾经闹出过沸沸扬扬的股权事件,当时为了让支付宝获得支付牌照,在未获得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和股东批准的情况下,马云将支付宝公司所有权转移到自己控制的子公司(也就是“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消息被《财新》曝光后引起轩然大波。


(当时规定要获得支付牌照,必须要100%全内资,而阿里巴巴公司最大的股东分别是日本软银和雅虎,而且如果要用 VIE 的方式解决还要冒着巨大的政策风险。而至于为什么阿里巴巴不通过董事会,马云在媒体发布会上的回答是孙正义一直在董事会上规避讨论该问题。)


经过长时间的谈判,2011年7月29日,阿里巴巴和软银、雅虎就股权转让事件签订协议:支付宝每年向阿里巴巴集团支付知识产权许可费技术服务费,金额为当年税前净利润的49.9%。这一数字在2014年阿里提交给SEC的招股说明书中已经更改为37.5%。



除此之外,蚂蚁金服还承诺在上市时给予阿里巴巴一次性的现金回报,回报额为支付宝上市时总市值的37.5%。回报额将不低于20亿美且不超过60亿美元。同时招股书中还显示,如果阿里集团根据协议获得了蚂蚁金服的股权,年利润分成和一次性现金付款可以抵消。


2018年2月1日,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联合宣布,阿里巴巴将通过一家中国子公司入股并获得蚂蚁金服33%的股权,同时,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高达37.5%的税前利润分享协议终止。


至此,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的利益问题彻底解决,蚂蚁金服在上市前最大的阻碍就没有了。


A股港股美股 在哪上市?


这两年,蚂蚁金服对上市欲言又止,等待的就是A股召唤;这也是马云的心愿,早在2014年11月,马云曾公开发声“希望蚂蚁金服在A股上市”,回馈中国股民的意愿;特别是阿里在美国上市之后,市场认为,马云的A股情怀将通过蚂蚁金服实现。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马云不惜折价引进各类政府背景的股东,给公司背书!


据澎湃消息,投行人士透露,蚂蚁金服不在支持新经济企业上市计划名单中,这次政策并不支持金融类企业;简单一句话:蚂蚁金服不属于新经济,高层也不支持其A股上市。消息一出,网友都炸了,蚂蚁金服不属于新经济,那哪家独角兽敢称之为新经济?几亿人每天用支付宝扫码,借钱,支付宝都快消灭现金了,这难道叫传统行业。



2月28日,澎湃新闻援引消息称:证监会发行部将对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这四大新经济领域的拟上市企业中,市值达到一定规模的“独角兽”企业,放宽审批时间和盈利标准。


消息称,证监会共向三类企业抛出橄榄枝:已经在境外上市的、有战略价值的大型企业;还没有在境内外上市,但已经搭建了VIE结构的,市值在百亿以上的独角兽企业;注册地在境内,但还没有上市的,具备行业发展价值的“四新”企业。


财新的报道则再推一步——第一批入围的CDR名单已经出炉,共八家企业,除了BATJ,还有携程、微博、网易以及香港上市的舜宇光学。


相比A股,港股市场则更加谨慎。2018年2月23日,港交所公开了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赴港上市的第二轮市场咨询方案。本次咨询将截止到3月23日,若无大幅修改,4月下旬修订后的《上市规则》就将生效。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同股不同权”的上市申请方案。2013年,正是港股“同股同权”的底线将阿里巴巴拒之门外。如今,政策松动,符合条件的企业将迎来春天。


如此看来,其中涉及的每一点让步都像是在编织捕获独角兽的大网。但从此前的种种迹象来看,蚂蚁金服在A股上市可能性更大。目前,蚂蚁金服股东名单中,国字头企业不乏少数。其中,全国社保基金最具代表。


2015年7月,全国社保基金战略入股蚂蚁金服,在当时被称作“大象恋上蚂蚁”,这也是全国社保基金第一次直接投资创新型民营企业。


两年后,上证报援引消息称,随着蚂蚁金服业绩与估值齐涨,全国社保基金的首单对民企投资已获得超过100%的浮盈。若根据蚂蚁金服1000亿美元估值计算,全国社保基金获得约200%的浮盈。


这也兑现了蚂蚁金服CEO井贤栋此前的许诺:融资之后,蚂蚁金服会继续加大投入,在扩大对国民服务能力的基础上,通过社保基金入股让国民分享企业发展价值,成为一家真正的“国民企业”。


马云最近一次发声在2017年11月初。他对媒体说:未来十二至十八个月内均不考虑蚂蚁金服分拆上市。至于去哪,中国内地、中国香港、美国纽约均是可能的上市地点。


无论如何,A股和港股的橄榄枝相继抛出,等待蚂蚁金服的,只是如何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