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年中盘点·信托篇|资管规模“缩水”营收却同比增2%,信托业上半年靠什么赚到了“真金白银”

上海金融报2021-04-05 15:11:11

       与其他金融行业类似,今年上半年,信托业同样经历了“强监管”与资管新规落地的冲击。不过,尽管资产规模“随大流”下降,但信托业务收入仍保持小幅上升态势,信托公司整体营业收入微增、净利润微降,相比同业表现还算坚挺。
  业内专家表示,如果不发生极端情况,信托业今年全年净利润增速有望基本维持现状。不过,在下半年“宽信用”的政策环境下,信托业也需要做好业务项目的营销策略调整。


资金紧张推动议价能力上升


  今年以来,信托资产规模呈下降趋势,截至4月末,全行业信托资产余额较年初下降3.18%,同比增速较年初下降16.09个百分点。“上半年在‘强监管’以及资管行业统一监管背景下,信托行业进行了调整和适应。”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一方面,通道业务受到严监管,信托业务规模开始下降,呈现负增长;另一方面,新业务需要逐步满足资管新规监管要求,老业务需要逐步整改,以不断适应资管行业新的监管要求。除此之外,上半年在紧信用的政策环境下,信托公司风险防控压力也在增大,需要防范和处置项目风险。”
  不过,虽然资产规模“缩水”,信托业的整体盈利能力却并未受到明显冲击。近日,62家信托公司相继披露了未经审计的2018年上半年财务数据。数据显示,截至上半年,62家信托公司共实现信托业务收入329亿元,同比增长2.04%;合计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08%,净利润同比降低2.83%。
  对于信托业上半年“量减价升”,袁吉伟认为,上半年虽然整体业务规模,尤其是通道业务规模负增长,但由于企业承受更高融资成本的意愿增强,信托公司议价能力随之上升,一定程度弥补了规模增长的负面影响。同时,去年落地的业务业绩也会在今年逐步显现。
  “与银行、保险等金融同业相比,信托业上半年表现还算不错。”复旦大学信托研究中心主任殷醒民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上半年,信托业虽然也受到强监管的影响,但与其他金融行业相比,除了通道业务之外,其他业务还能正常进行。与此同时,由于整个市场资金面偏紧,客观上抬高了资金利息,使得信托公司仍赚到了‘真金白银’。”


信托公司整个盈利能力分化明显


  虽然行业的日子不算太难过,但具体到赚多赚少,信托公司之间的表现却差异不小。
  国投泰康信托研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信托公司盈利能力持续分化。62家信托公司中,仅32家公司的净利润实现增长。其中,增速介于10%-20%、20%-50%的公司数量分别为8家,增速高于50%的有7家,反映出部分公司依旧保持强劲增长。在净利润同比下降的30家公司中,降幅在20%-50%的公司数量最多,为12家,降速在0%-10%、10%-20%和超过50%的公司数量均为6家,反映部分公司可持续增长能力堪忧。
  袁吉伟对记者表示,业绩分化是行业近年来的特征之一。“在复杂多变的外部经营环境下,信托公司不同适应能力外化为业绩差异,这种差异将会持续,而且将越来越明显。”
  “不过,信托公司盈利模式仍不稳定,在新的行业规则下会继续变化。”袁吉伟也指出,“个体信托公司业绩变化较大,进而导致行业竞争格局继续演化。未来,真正具有主动管理能力和客户服务能力的信托公司,才能有持续稳定的业绩和行业竞争地位。”
  万联证券分析师缴文超认为,资管新规的落地,将刺激行业进一步走向业绩分化,主动管理能力较强的头部信托机构将持续受益。考虑到行业在中长期受益于融资渠道渐进式的迁移,有望步入稳定行业增长模式,起跑领先、风控能力优秀且主动管理规模较大的信托机构会表现更好。下半年挑战与机遇并存
  在监管政策逐步落地、宏观政策向“宽信用”转变的下半年,信托行业又将如何发展呢?
  袁吉伟认为,如果没有集中性的项目风险发生,则信托业今年全年净利润增速有望基本维持现状,但明年业绩增长压力会更大。“‘宽信用’政策有利于减轻实体企业融资压力,预计下半年在信用供给增加以及企业融资需求弱化的多重因素作用下,信用缺口逐步缩小,融资成本存在下降趋势。”袁吉伟表示,“在这种环境下,信托公司优质资产获取难度增大,同时议价能力弱化,需要做好业务项目的营销策略调整。同时,‘宽信用’不是‘大水漫灌’,房地产、‘僵尸企业’等领域的调控仍在强化,信托公司仍需防范这些领域的信用风险。”
  殷醒民则表示,尽管下半年市场资金面会逐渐放宽,但当前实体产业的资金需求量仍很大。信托业响应国务院扶持实体经济的号召,在政信平台、房地产业务领域仍有较大发展空间。“对信托行业来说,今年三季度是一个机会,一些合规的传统业务都可以做起来。”
  此外,就监管政策而言,殷醒民认为,明年市场可能维持总体宽松的氛围,“目前信托业的资管细则虽然还没有公布,但参考银行业细则,信托业转型有望稳健推进,有更多转圜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