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活动|破解财富传承“魔咒” 中国家族信托探路进行时

哈佛商业评论2021-09-20 08:05:06


古来至今,中国企业家一度有打造“百年老店”的浓烈夙愿,并藉此期许家族长盛不衰,但对比之下,“富不过三代”却更像一个“魔咒”,导演了一出出惨烈故事。如何予以破解,在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积累的大量财富传承面前,尤显重要——当下,中国财富家族正处于企业接班、家族财富传承的关键密集期。

 

诸番探索后,家族信托已成为一种成熟的财富管理方式以及传承的重要路径,日渐吸引包括企业家在内的高净值人群的关注。藉由家族信托,他们希望破除财富传承的“迷障”。


近日,中国农业银行联合《财经》杂志、《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举办“财富传承新趋势——家族信托的现状与发展”论坛,研讨中国家族信托的前景与挑战、全球视野下中国家族财富的管理、保障及传承等。嘉宾们诸如要做好“软硬件”结合,财产登记制度尽快落地、完善相应法律法规等建议,为中国家族信托、家族财富传承进一步有效落地,提供了一定启示。

家族信托要“软硬件”结合

作为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卫濛濛的感触是,当下谈家族财产传承时,包括两部分内容,一是物质资产,二是家族的的整个精神和家族继续繁衍发展的模式和规则。

在针对客户需求设计信托方案时,卫濛濛发现,客户首先会聊现金资产怎么保证父母、妻子儿女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考虑通过一定的规则设定,能够将自己财富更好地一代一代地继承下去,这是一个大方向。

家族信托的重要性由此不言而喻。那么做好家族信托,应该托付于谁?


中国农业银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印金强认为,私人银行在家族信托中兼具多个角色,包括是信托客户的直接关系人(联系人),同时根据客户需求,形成资产配置方案,充当财务顾问角色。另外银行对信托资产进行托管,实现风险隔离。

卫濛濛对此予以了认同。她说,家族信托客户第一时间找到私人银行,后者在充分了解其诉求后,信托机构适时出现,将这些诉求转化为真正的法律合同,通过契约予以固化落地。信托成立后,对客户的资产提供合法保护隔离,在未来几十年中有效分配管理资产,并实现资产保值增值。


这个过程中,律师事务所也会发挥相应作用。在大成律师事务所北京总部高级合伙人王芳看来,作用包括两方面:配合银行和信托公司,为客户的个性化方案提供法律咨询和税务筹划,同时解决客户的综合需求。

私人银行、信托机构、律所这些专业团队,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看来,是做好家族信托的“硬件”,而“软件”其实也很重要。


高皓说,家族信托其实是个很高级的法律的工具,而家族信托并非“一托就灵”,其和一般的工具相比有几个特点。其一,放在家族信托里的资产,如果是现金就比较简单,如果有不动产和公司股权等,就可能非常复杂,因公司股权的价值会伴随公司经营的情况、公司主要经营管理人员和股东的变化,有非常大的不同。


其二,家族信托是一个超长期的资产安排方式,评价一个家族信托做的好与不好,不是看三五年,看的是三四十年,甚至是一百年。设立人在世时,家族信托一般不出问题,去世后可能出问题,而且可能是大问题,也就是结构性问题,“这个过程中,要硬件和软件很好的配合起来。


高皓表示,硬件要设计好,且要按照超长期的方式设计好,同时加强软件的建设,比如要注重家庭教育、家庭人力资本的投资,家族关系的管理,通过家族宪法家族委员会,构建一个非常有凝聚力有很好家风的家族。硬件软件结合起来,才能实现家族的百年常青。”

呼吁财产登记制度落地

以家族信托作为重要支点的家族传承大幕在当下中国已渐序拉开,其传承走向、优劣程度,直接影响着一代代企业家、一个个家族的荣耀兴衰,对整个社会发展进程亦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作为见证和引导家族信托发展的专业人士,也对当下和未来走向,赋予了各自期望。


印金强透露,最近一段时间农行私人银行也在研究家族信托下一步的走向,“最近一段时间我们也在和一些海外金融机构研究,家族信托海内外要一起做起来。并由家族信托推进家族办公室的发展。”


在他看来,家族办公室的背后法律、税务、保险等非常强大的团队支撑。“随着家族信托往前的推进,私人银行部将来也会在家族办公室方面往前迈一步,为超高净值的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卫濛濛在现场呼吁“财产登记制度在国内能够尽快落地”。她发现,很多高净值客户在做财产安排时,多少可能会遇到一些障碍,比如房产怎样在不同的家庭成员之间传承,包括股权也是如此。


“其实核心问题都在于财产登记制度目前来讲没有明确,一旦财产登记制度正式落地之后,目前能拥有的各类财产类型和未来能拥有的所有的财产类型,都可以通过家族信托的方式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卫濛濛说。


不难想见,财产登记制度的未来落地,也将助推家族信托相关法律法规走向完善。这自然是王芳自己和客户所关心的。在她看来,目前中国的信托法律虽然对财富传承功能和债务隔离的资产保全功能有明文规定,但与欧美的家族信托法律相比,仍不够成熟、完善。“遗憾之外,王芳依然有着信心乃至更多的期许。“但是有总比没有强,从小到大,从无到有,从弱到强,所以我始终相信,有为而治,远胜于无为而治。”

 

王芳表示,目前从企业股权登记、房产数据全国联网、婚姻登记联网再到全球金融账户自动交换协议的签署,可以看出国家私人财富透明化的进程在近一步加速,“您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存钱,我们的政府都看得到。”尽管目前中国家族信托还面临信托法不完善等问题的桎梏,但是从长期看符合高净值家庭财富管理和传承的必然趋势。

 

趋势之下,当顺应为之,也需随其中变化适时跟上、调整。正如高皓所说,财富传承是一门科学,可以确切知道某些做法会导致财富受损,很多总结出来的经验可避免在传承过程中出现问题。“财富本身是长’脚’的,财富的流动非常迅速而且无形,怎样保全和传承财富,需要不断学习、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