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十年轮回,中国经济走到新的路口

松墨投资2019-06-11 06:54:05

2008年到2018年,如梦般的十年,转眼即逝。从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汶川地震、再到北京奥运会,我们在那一年经历着伤痛,但又对未来充满期待。我们想象着,十年后的自己,想象着十年后的中国,会变得更好吧。以08年为注脚,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开始,货币入水一般,涌进了市场之中,而我们开始了十年的探索与征途。十年过后,2018年开始后,中美毛衣战、强监管、去杠杆、股债双杀、经济下行危机,成为了这一年的主流。


回望十年,我们从上个路口走出,又走到了下个路口。遇到路口不可怕,可怕的是,站在路口该如何走?更可怕的是,一旦走错,便难以再回头。




1

这一轮货币放水要怎么放


20187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召开,释放了全面宽松的信号。会议不仅提出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还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障合理融资需求,一系列“稳增长”措施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一时间,市场上都闻到了货币将要放水的味道。


而我们从近期一系列出台的文件、市场上散播的监管消息,也可以看出接下来的放水风向:


1.2018年7月18日,媒体报道央行通过窗口指导,要求商业银行加快表内信贷投放以及信用债投资。


2.2018年7月20日,央行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公募银行理财可以投非标,还有老的产品仍然可以新增资产,这里新增肯定包括非标资产。


3.2018年8月1日,有消息传言,多家信托公司接到监管层电话通知,要求在符合资管新规及其细则前提下加快项目投放。


因此,可以看出接下来货币投放两个重要出口:一是商业银行,二是信托公司。但问题的关键不仅仅在于放多少,更在于如何放。


回顾过往的货币放水史,每一轮的目的大致相同,都是为了抵御经济风险,扶持实体经济振兴。


08年一次大水漫灌,迎来了楼市十年黄金期发展。


14年的一次大水漫灌,迎来了楼市逆市上涨,二三线城市房价增长与一线城市并驾齐驱。


从数据上看,这些年的货币投放量,已经翻倍增长。


2007年,中国的广义货币M2的总量为5.52万亿美元,而到了2016年达到22.34万亿美元,整体货币总量已经翻了四倍。而对比同期的欧美、日本等国家,在2016年美国的货币总量为13.28万亿美元,日本的货币总量为8.19万亿美元。也就是说,2016年中国的货币总量,已经是美日货币总量之和。由此可见,中国货币超发的规模。


因此,如何用好这一轮的货币投放,来提振实体经济非常关键。


对于此笔者有如下建议:


1.在明确银行、信托等货币发放渠道的前提下,出台具体的资金扶持、项目筛选标准。同时明确各大行、各大信托公司指标,保障政策能够予以执行。


2.针对于实体经济,也需要明确划分。是否只有高新技术企业才可以扶持,那些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企业是否涵盖在内,再比如一些资信背景较弱的中小微企业如何扶持。只有明确了扶持的企业标准,才能让银行、信托更好的落实。同时要针对不同企业的特点,来制定细化的执行守则,这样才能保证执行的有效落实。


3.要整体摸排各类型的企业实际情况,要结合实践的情况,来制定这一轮的货币政策。不能盲目大水漫灌,要精准滴灌,以保证货币没有再次流入到房地产市场之中。


4.要监管、巡查货币政策的后续执行情况,对于违规发放资金,违规贷款等行为,予以处罚。尤其对于将资金流向房产市场的行为,要予以重罚,以规范货币的发放使用行为。







2

强力的降杠杆措施是否转向?


降杠杆、去通道政策,从制定的本意上来看,是没错的。在过去货币超发的背景下,确实大量的企业加杠杆进行对外收购、海外置业、进军楼市等行为,加剧了整体经济的泡沫化。


但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政策本身,而在于具体的执行落实。就像是吹胀的气球,你可以选择一针扎破,让它爆掉。也可以选择,慢慢打开口子,让它把气排掉。虽然最终两种手段带来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但是其过程中带来的牺牲,带来的冲击是完全不一样的。


当前降杠杆措施最大的问题是,过于强力,过于刚性,过于急躁。一刀切的方式去杠杆,而没有考虑市场的反应。


所以其直接影响是股市、债市双双崩盘,股市在2700点上下浮动,而最惨的债市,爆雷声不断。从P2P平台大量爆雷,到企业债券违约,再到上市公司债务崩盘,最后到债市金融机构业务停摆,市场陷入资金荒状态。


从监管层的角度,其一直要求民企加快降杠杆,但民企杠杆依旧居高不下,国企央企杠杆倒是顺利下降。目前国有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已经从去年末的60.4%降至59.6%;而民营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从去年末的51.6%激增至55.8%。


这主要由于在资金通道压缩下,民企现金流紧张,只能借助于资金成本更高的民间借贷,反而加大了自身的杠杆比例。而国企借由自身的优势地位,强背景背书,依旧在紧缩的背景下,拿到优质低廉的资金。


但从实际情况,最需要降杠杆的不是民企,而是政府平台与居民家庭。


一方面,对于政府平台的杠杆比例。


举一组我列举多次的数据,2014年,中国的地方债就已突破24万亿,其规模已经超过了德国GDP。而现在,包括地方政府债和城投债在内,中国债市总量已达到了76.01万亿元,其中地方债务的规模已达22.22万亿。


而这其中政府通过PPP项目、政府引导基金、政府服务采购等方式形成的隐性债务并没统计在其中。财政部数据显示,2016年末地方债及债务率均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不过隐性债务却急速扩张。


其中如果拿出云贵川地区债务规模分析,则更为惊人。以云南省为例,以其发布的2016-2017年数据,云南省2016年政府债务余额为6353.2亿,债务规模相对较高。其债务率为116%,超过100%的警戒线。其中昆明市债务余额2079亿,约占全省债务规模的三分之一,负债率为215.7%。因此地方政府的大量举债,不断的加杠杆融资,才是当前急需关注与解决的一点。


另一方面,是居民家庭的杠杆比例。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截至20179月底,中国家庭部门贷款已达39.1万亿元。


根据公开数据统计,自2008年及以后,居民杆杆率快速上升,从2008年到2016年,杠杆率从18%上升至45%2017年更达到了48.97%2018年预测杠杆率将超过50%,已高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


对比其他国家,美国的居民杠杆率从20%上升到50%用了近40年时间,而中国只用了不到10年时间,其杠杆率增长速度,令人震惊。


这其中,房价居功至伟。根据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三季度末个人购房贷款余额为21.1万亿,占总贷款余额的54%,同比增长了26.2%


房价的快速上涨,让居民的杠杆比例迅猛增加。这其中,更有经济学家们的煽风点火,某经济学家在一档节目中建议,如果年轻夫妇有这个条件,可以用双方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一共六个钱包合起来支付房子首付。相当于一套房子,将两个家庭六口人的全部现金掏空,来维系当前中国的高房价。


而居民高杠杆直接引发的是,居民的消费水平下降,消费降级。这也与当前拼多多等APP受到追捧,有着重要的关联。


因此,居民高杠杆导致国家想要通过拉动内需,改善市场经济的想法陷入困局。在外部贸易背景恶劣的情况下,内需被高杠杆的楼市锁定,导致整体经济环境加剧恶化。


综上,强力降杠杆措施能否转向,关键在于监管层对于当前市场杠杆情况是否具有清醒的认识。


政府平台高杠杆,是监管一直没能有效管理的领域。不管是之前的《预算法》还是后续的46号文、54号文、194号文,政策频出,但执行上却并没有落到实处。尤其是实践中政府平台通过城投公司大量发债,如何化解这部分杠杆问题,是接下来降杠杆政策的核心。


同时,对于居民高杠杆问题,在于政府是否有决心去降房价。从最近的监管口径上看,已经从过去“抑制房价过快上涨”变成“遏制房价上涨”,这其中两字之差,却暗含诸多不同。


但问题关键在于政策能否落地,房地产市场作为当前中国经济的“压舱石”,监管层是否有这个决心去纠正,即为关键。其中牵扯的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更有很多利益问题所在,在此就点到为止,不加以深说。


最后,对于民企身上的降杠杆力度,是否会降低。笔者认为,可能性不大。民企是监管层最为容易规范、限制的对象,也是诸多政策落地表现之一。


因此,民企在这一轮的降杠杆,起到了“模范标兵”的作用,所以在民企身上松绑的可能性不大。


可预见的是,在一定时间内,民企仍是降杠杆的重点。当然在最近上市公司爆雷潮之下,相应会有一定扶持政策,但能否受益到绝大多数民企,这个可能性不大。


民企,在这轮降杠杆过程中,将经历寒冬。







3

减税能否落到实处


20185月,财政部公布4月财政收入情况,其中1-4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9019亿元,同比增长12.9%。其中,税收收入60898亿元,同比增长16.5%,税收收入6万亿,财政收入直逼9万亿,创下历史新高,增速高达17.08%,远超同期GDP增速。


数据发布后,过高的税负成为公众关注的重点。


减税,是近十年政府一直在主推的政策方向,不管是之前的营改增,还是后续出台的中小微企业、高新技术企业税务减免优惠,本质上都是希望通过减税,来扶持企业发展,改善营商环境。


而在年初的政府经济报告中,提出今年全年要为企业和个人减税8000亿元”,从目前的实施情况上看,这8000亿的大礼包,尚未落入实处。


而我们从收入的具体项目来看:(以下为笔者根据公开数据制作的表格)


税种

税收数额

同比增长

1.国内增值税

23467亿元

18.4%

2. 国内消费税

5095亿元

24%

3. 企业所得税

13739亿元

13%

4.个人所得税

5735亿元

20.8%

5.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

5772亿元

15.8%

6.出口退税

5050亿元

10.3%

7.城市维护建设税

1805亿元

16.6%

8.车辆购置税

1255亿元

23.4%

9.印花税

974亿元

15.2%

10.资源税

564亿元

24.8%

11.环境保护税

44亿元

新开增

12.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种

契税1884亿元;土地增值税1898亿元;房产税1047亿元;耕地占用税437亿元;城镇土地使用税928亿元。

契税,同比增长17.4%;土地增值税同比增长3.4%;房产税同比增长8.4%;耕地占用税同比下降29.1%;城镇土地使用税同比增长4.1%

13. 车船税、船舶吨税、烟叶税等其他各项税收收入

308亿元

5.1%


由此可见,每一细分税种,在第一季度均有上涨。


其中涨幅较高的有国内消费税个人所得税车辆购置税资源税,这四大税种均达到同比20%以上的涨幅。


同时在企业所得税方面,虽然受到整体市场环境的冲击,企业经营状况整体下行,但企业所得税却逆势上行,同比增长13%,达到了13739亿元的规模,成为仅次于增值税的第二大税种。


从财政税收的角度,这份数据无疑是可观的,意味财政手中有更多的税收可供使用。但从减税的角度,却说明当前的减税政策并未落入实处,企业税负重的现状并没能改变。


减税能否落入实处,关键在于政府的减税的决心,更在于各部们的协调。就如之前央妈财爸之争,不能一方在努力发钱,另一方在努力收钱,最终导致连锁反应。


因此减税也与我们提到的第一个问题,货币放水有关,不管是货币放水,还是减税,都是希望市场上有更多的货币流通,而这些货币最好都在实体企业之中,以保证企业的运转,提振实体经济。而不希望市场的钱,集中到房地产市场之中,导致房价继续高涨,锁定大批量资金。


如果说,目前高额的税收是维系政府运作的关键。那么想要推动减税的落实,也可以从减少政府开支,降低运作成本,进而将税收的阀门拧紧。


但从当前的政府性支出来看,1-4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65693亿元,同比增长10.3%,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16207亿元,同比增长48.9%。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相关支出14621亿元,同比增长53%


这其中增长最快的部分就是政府性基金支出,而其主要的用途在于1.和拆迁补偿支出。2.开发支出。


也就是说,很大一块的税收支出又进一步回笼到政府的拆迁补偿中,进入到房产市场之中。


就像网络上的段子所说,一个A股的市值等于六个苹果的市值,。而一个上海楼市的市值,等于美国的楼市市值。减税能否落入实处,在于接下来政府的选择。







4

可预见的未来——国进民退


根据央行公布的2016年信贷投向结构数据,其中国有企业占比54%,而民企仅占比34%,从其中的融资规模上看,过去3年国有企业平均融资规模迅速上升,从2015年的7.15亿元上升到2017年的22.54亿元,民营企业从5.99亿元下降到4.6亿元。


而结合这三年的市场大背景,正是经济紧缩,市场上融资紧张时期。


在这段时期内,民企受制于融资渠道不畅,不断提高杠杆,大量举债。而国企却借由优势地位,获得低廉的资金,进而不断降低自身的杠杆比例。


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目前国有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已经从去年末的60.4%降至59.6%;而民营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从去年末的51.6%激增至55.8%


从当前的融资环境上看,融资难易程度可分为:地方政府>央企>国企>民企,民企在档期的市场环境下,融资通道狭窄,占据的融资资源较少,往往通过风险较高的民间借贷。


而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股权质押也成为当前主要的融资手段,因此整体的融资成本远远高于国资背景的企业。


但更为值得注意的是,近期A股控制权转让扎堆出现,国有资本特别是地方国资频频出手,成为A股控制权转让市场新势力。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今年共有18家上市公司拟接盘方具有国资背景。其中,地方国资企业有11家,成为上市收购控制权接盘主力。因此,国资从过去的资产管理领域,开始逐步渗入到资本领域。


在资本领域中,国资一方面具有资金优势,相比于一般民资背景金融机构,其资金规模大,资金流转速度快,资金实力强大。


另一方面,在强监管背景下,国资背景往往成为值得信赖的符号,不管是产品的备案审核,还是金融机构间合作,国资背景都成为了强力背书。而相比而言,背景较弱的民资金融机构,便被单独筛选出来,逐渐被金融市场所弱化。


在未来,可预见的是,国资将不仅仅满足于在特定领域的垄断地位,将会更加深入参与到国民经济各个部门中,鉴于其自身的资金优势、背景优势,不管任何行业,其进击都具有摧枯拉朽之势,几乎不会遇到任何对手,国进民退将会是必然的趋势。





十年轮回,又是新的路口。在上一个路口时,我们在想未来或许会好吧。


而在这个路口,我们在想,共克时艰。




本文来源于时贰闫,分享转载仅为传播知识作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