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再爆100亿巨雷?细数今年的信托雷

拿铁读书2019-07-17 14:36:09


本公众号后台回复“金融风控”,金融人士构建自身的风控模型和研究框架(粉丝专项,全程免费)。谢绝空谈,实战第一!


来源:金融民工的自我修养




信托行业今年明显感受到了市场压力。


◆   华融信托100多亿资金池爆仓?  


8月16日,“华融信托超百亿资金池项目爆仓违约”消息在网上流传,消息称华融信托主动管理的资金池业务违约金额超百亿!


虽然消息未经证实,并且网上也有所谓的华融信托相关人士表示“并无此事”,但是并未完全消除市场的疑虑。在监管层明确三年内清理信托公司非标资金池的大背景下,这一消息更加牵动市场神经。


华融信托及其母公司中国华融当前正处于多事之秋,赖小民事件巨震仍在继续发酵。全面降薪、人事大动荡、业绩大幅下降,旗下各子公司同样面临此类困境,华融信托四年四任董事长,8月2日沈易明被免去董事长后,截至目前其官网仍未公布新的董事长;华融证券在最新公布的证券公司分类评级中,由AA类猛降至BBB类。


年内第9雷!信托黑马成踩雷黑马!  


中江信托8月3日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中江国际金鹤167号上海万得凯资产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出现逾期。




公告宣称,因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斐讯公司)受到联璧金融事件波及,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在中江信托与斐讯公司多次沟通并要求其按约偿还款项后,截至公告日,斐讯公司未按约定偿还2018年7月19日、2018年7月29日到期的当期款项,出现逾期,第三期信托资金亦存在债务人违约风险。


斐讯公司头顶“小华为”光环,加之有上海松江国有资产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担保,中江信托的这个雷踩得有苦说不出。松江国投作为政府平台公司,是上海松江区国资委下最重要的投融资平台,且间接控股了斐讯公司15%的股权。而如果将斐讯公司的股东结构再往上穿透,不难发现其央企背景。




这已是中江信托今年年内的第9只爆雷产品了,包括金马276号、金鹤140号亿阳集团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江金鹤287号、凯迪生态金鹤204号信托计划、中江信托-金鹤152号上海中技桩业信托、蓝德集团金海马6号、金鹤400号神雾节能信托计划、本次金鹤167号信托计划,几乎包括今年爆雷的所有网红企业。


坏消息不仅如此,中江信托2018年4月28日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中江信托实现营业收入9.45亿元,同比2016年的36.16亿元下滑73.87%。相比营业收入的大幅下跌,2017年中江信托净利润仅为1.73亿元,与2016年同期的19.25亿元净利相比暴跌超91.03%,创近7年新低。其业绩下滑速度在68家信托公司中位居首位。另因项目频频爆雷,代垫信托产品本息达4.76亿,消耗了公司资金。2016年一跃成为信托黑马的中江信托是江西省政府全力打造的金融控股集团,主要为地方政府提供融资服务。


◆   细数今年信托踩的那些雷  


除去流年不利的因素,信托公司自身尽调和风控方面的不力,以及为追求扩张和面临行业竞争加剧而带来的激进业务风格,都为今年信托兑付危机不断出现埋下了伏笔:


◆ 2018.1.11   中融信托发布公告,中融-嘉润31号原到期日期为2017年12月15日,但借款人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未能如期偿还全部本息,然后初步延期到1月10日,但云南国资运营表示,由于省政府对借款人的资金支持审批流程尚未完成,暂时无法足额兑付。中融-嘉润3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出现违约。嘉润30号的借款人是深圳润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云南国资运营承担不可撤销的担保责任。1月15日,云南国有资本及中融信托又发布了一份联合说明,称中融信托旗下的嘉润30号和31号两个产品的剩余全部款项最迟在1月16日支付到信托财产专户。


◆ 2018.1.19  英大信托发布“英大信托-上海融御特定资产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报告书,称“本信托计划预计存续期限为24个月,信托计划运行期间我司作为受托人多次与回购义务人上海融御商贸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融御”)沟通,要求其履行回购义务。截至目前,上海融御尚未按时支付回购价款”。根据《信托合同》,该信托计划“期限自动延展,直至本信托计划项下信托财产全部变现之日”。“英大信托-上海融御”项目共分为两期,一期成立于2016年1月20日,募集资金8亿元人民币;二期成立于2016年6月8日,募集资金4亿元。


◆ 2018.3.27   山西信托发布公告称,公司此前已经违约的“信达3号”、“信实55号”和“信实58号”产品已寻求到解决方案,将于2019年12月底前全部兑付完毕。


◆ 2018.4.5   四川信托出具带有还款计划的告知函称,“四川信托-川诺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被投资企业承诺,2018年7月31日之前,分四次归还全部本金和收益,其中4月30日归还本金500万元,5月31日归还本金1000万元,6月29日归还本金2000万元,7月31日归还本金2270万元。随同本金一起支付的还有投资收益。该信托计划2017年9月到期之后,承诺延后6个月兑付,但直至2018年4月仍没有按期还款。


◆ 2018.5.10 中信信托发布公告称,中信信托在2017年5月4日发起设立的“中信长天2号北京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长天2号”),向北京黄金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黄金”)发放5.45亿元信托贷款。原定2018年5月4日还本付息,但到期后,本金和1000万元的利息均未兑付,已构成实质违约。


◆ 2018.5.10  中信信托发布《中信·天房2号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二次临时信息披露报告》称,“天房集团应于2018年5月18日向本信托计划偿还贷款本金2亿元及相应利息,我司特此公告提示受益人,借款人天房集团届时可能发生无法如期偿付贷款本息的违约风险”。5月18日,中信信托发布最新公告,表示于5月18日足额收到借款人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天房集团)应偿到期贷款本息。


◆ 2018.5.26   上市公司斯太尔发布公告称,公司以1.3亿元自有资金购买“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1期产品存续满12个月后申请提前终止。但经管理层多次催促,公司仅收到委托理财部分收益1040万元,理财本金和剩余收益未能收回。公司于2018年5月25日就上述事项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递交了《民事起诉状》,起诉国通信托及天晟同创。同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向公司发出了案件受理通知书。国通信托随后于5月27日晚紧急回应了此事,回应称,公司按照信托委托人共同委托的投资顾问——北京天晟同创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达的投资指令,将委托人斯太尔交付的1.3亿元信托资金支付给了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用于该公司增加注册资本。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斯太尔公告却指出,公司发现国通信托根本就没有对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进行增资,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及注册资本自始至终都未发生任何变化。事实上,作为通道方,国通信托已经不是第一次摊上事,4月末,省级融资平台中电投先融违约一事就也让国通信托匆匆跑出来紧急回应了一下,一个月之内两次遇上麻烦,国通信托不太平静。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末,国通信托因政信业务违规连吃3罚单被罚金额70万元。另外,国通信托还于去年踩雷武汉汽车公园2.5亿信托产品,该投资项目严重致资不抵债破产清算。国通信托面临信托产品优先级部分1.25亿的损失及利息。


◆ 中航信托今年以来也是踩雷不断:银信合作贷款被骗1.76亿;年初踩中接连走出28个跌停的*ST尤夫(002427),涉及金额5.5亿元、永泰能源的信托类债务为1.5亿元。






年年难过年年过,在“去通道”、“降杠杆”的市场背景下,频频发生的信托违约事件也是倒逼信托公司在主动管理方面要多下功夫,“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回归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