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男主:“你干不了投资,别起幺蛾子,乖乖给我当秘书!” 女主:“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喊我一声宁总.”

晋江推文君2020-02-13 10:39:45


“之前哪个秘书在陆总身边都没能

挺过三个月,除了宁檬!”


  

  北京。长安街。东方广场。

  

  某座21层, 既明资本。

  

  这是一家年轻的公司, 年轻的老板年轻的高管以及年轻的员工们。公司每天都透露着朝气蓬勃的生机, 而资本市场上翻滚的人民币浪潮就是他们蓬勃的动力。

  

  这会儿, 总裁办公室里正传出滔天咆哮声。

  

  十五分钟前, 总裁陆既明把高管们都召到了办公室, 开启了马景涛模式。

  

  整个公司的气氛一下变得高压而紧张。

  

  行政总监刘一天跑到总裁办公室门口的时候, 非常地气喘吁吁:“我就去上了趟厕所, 怎么就风云大变了?这又是哪位真神挑战了这位爷啊!”他冲着守在门口的助理文秘杨小扬小声地嘀咕, “到底因为什么事啊?”

  

  杨小扬一脸害怕和紧张:“就项目一部任总负责的那个项目, 需要我们补仓的事……您快进去吧, 陆总刚还在里头嚷嚷怎么实到的人头数不对呢!”

  

  两人正嘀咕着, 办公室里面陡然传来一身吼,声音浑厚, 底气十足,刘一天和杨小扬齐齐耸肩一哆嗦。

  

  “我的妈!震得我扁桃体疼!”刘一天抓紧时间对杨小扬问,“你领导呢?宁檬她人呢?去哪了?”

  

  杨小扬吞口水:“一早就去工商局办事儿了!”

  

  刘一天直拍脑门:“赶紧打电话叫回来啊!里面那大老虎都要咬人了, 没看见啊!任总之前特意跟我嘱咐过, 说万一出现这种情况, 只有宁檬能挽救他!”

  

  杨小扬唯唯诺诺:“哦哦!”连忙找手机打电话。

  

  屋里一声咆哮直直穿透实木大门。

  

  “刘一天!你在门口嘀嘀咕咕干什么呢?你再不滚进来信不信我让你的命就能留一天!”

  

  刘一天被这一声给吼出了抱头鼠窜的感觉。壮士断腕地把手搭在门把手上时,他还不忘争分夺秒地叮咛杨小扬:“赶紧的赶紧的,快把宁檬叫回来!”

  

  然后他打开门,被吞噬进了陆既明的咆哮声里。

  

  杨小扬终于把电话打通了。她捂着手机躲到一边, 哆哆嗦嗦地几乎带了哭腔:“阿檬,火山又喷发了, 你快点回来救救大家的命吧!”

  

  ※※※※※※

  

  宁檬很快赶了回来。

  

  进了公司放下包,她问杨小扬:“怎么回事?”

  

  赶路赶得急,她额头渗出了细微的汗。

  

  她抬起胳膊三下五除二把马尾盘成一个髻。这样凉快多了。

  

  杨小扬急急慌慌地说着来龙去脉。

  

  “就是,一部任总他们不是有个可交换债的项目吗,咱们公司做劣后;然后信托计划净值跌破了止损线,信托那边就要求我们赶紧追加资金补仓,否则他们就把所持有的证券资产全部卖了表现。这事儿陆总一听就炸了!他说怎么会是我们补仓呢,明明应该是后元投资来补,当初说好的,后元投资才是补仓方啊!信托那边就把协议调出来了,白纸黑字,上面写着补仓方就是我们没跑了……然后陆总就化身马景涛了……”杨小扬说到这,停住喘口气。

  

  宁檬扶扶眼镜,拨拨刘海,一脸淡定。杨小扬急慌慌的情绪丝毫没有影响到她。

  

  “慢慢说,别着急。”宁檬拍拍杨小扬的肩膀。

  

  杨小扬大吸了一口气,接着说:“总之就是,大老虎因为项目一部任总的项目怒了,而行政刘总被逮进去之前争分夺秒地告诉我说任总说过一旦出现这个状况就找你因为只有你能挽救他!”

  

  杨小扬一口气说完一个贯口。宁檬脸上的表情淡定,心里却有点失笑地想着应该找个机会把这人才送到德云社去。

  

  “行,我知道了。”宁檬又扶扶眼镜,往总裁办公室走过去。

  

  职业套装窄裙包裹着她纤细的身材,让她看上去很文弱,但同时也奇异地流泻出干练和令人心定的气场。

  

  ※※※※※※

  

  宁檬确实是能拯救任总的那个人。

  

  任总是项目一部的投资总监,手里有个和信托公司合作的上市公司可交换债项目。设计项目结构的时候,本来说好由另外一家公司补仓,但推进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状况。

  

  那天中午陆既明不知道在哪个饭局上又有点喝高了,回到公司后就靠在老板椅上仰着头呼噜呼噜烧开水。

  

  就在这个时候,项目一部的任总敲门进来,硬着头皮来汇报工作变数。

  

  原来是原定补仓的公司资力不够,需要尽快更换补仓方。项目已经迫在眉睫,到底换哪一家公司来补仓,这件事得陆既明赶紧拿主意才行。信托公司那边给了个反馈说是可以由他们自己来做补仓方。

  

  于是任总来找陆既明,来问他是否同意由他们既明资本做补仓方。

  

  描述完整个情况,任总问向醉眼迷离的陆既明:“陆总,您看这样的话,由我们自己来做补仓方,行不?”

  

  宁檬记得当时陆既明坐在老板椅上,听汇报的时候左拧右晃。她知道,陆既明已经快撑不住了。

  

  好容易任总说完,陆既明大手一挥,拍得桌子啪啪响,跟打在谁脸上的耳光似的清脆慑人。

  

  “行不行的,任总你自己不就决定了么,你说行就行!”

  

  陆既明把话说得嘎嘣脆。如果光听他果断的话语,忽略他不怎么聚焦的视线,谁也不敢说他其实已经快要逼近断片儿了。

  

  在一旁给他倒水的宁檬忍不住两眼朝天翻。

  

  她敢用未来五十年的如花青春保证,陆既明根本既不知道刚刚别人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他自己说了什么。

  

  任总抹了把额头退出了办公室。他双脚刚迈出门口,陆既明立刻脑袋一仰瞬间又跌入呼噜呼噜烧开水状态。

  

  宁檬轻手轻脚地跟出了办公室。

  

  她叫住任总:“保险起见,我看您还是等陆总酒醒之后再来问一次吧!”

  

  给陆既明做了三年贴身秘书,宁檬太了解她这个人格复杂的老板了。不喝酒时一个样——脾气差得不行,就爱跟人拧着来,气点低到海平线负十万八千里,说生气就生气,说喷火就喷火,如果人有前世,宁檬怀疑陆既明是座火山;喝完酒之后他又完全是另外一个样,酒精好像是打开他第二重人格的一扇大门。一喝高了,陆既明就变得脾气特别好,趁这时候谁跟他提什么要求他都答应。宁檬最怕陆既明一个人出去和人喝酒谈生意——要是没个公司的人看着,趁着喝多他能把他自己都便宜卖了。

  

  宁檬对任总说:“我是担心陆总酒醒之后不一定记得这回事儿。”

  

  任总一脸纠结:“可是项目不等人啊!今天不把事情都定下来,信托那边就开不了账户,那咱这项目就直接拉倒白忙活了!”

  

  想了想,任总恳切地对宁檬说:“宁秘书,要不这样吧,万一陆总之后真不记得这事儿了,到时候要是怪下来,你帮我证明一下我是获了他授权的,好吧?我知道这事其实跟你没关系,陆总一发脾气又大火燎原,我不该往你头上引火星子,可现在也只能拜托你了!”

  

  他刚说完,宁檬就微笑着点点头:“好,帮您做个证而已,又不是您跟我借钱,这忙我能帮,您放心吧!”

  

  ※※※※※※

  

  宁檬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敲敲门,不等应答,直接推开门进了屋。

  

  开阔的屋子里,前前后后交错着站了一堆高管,名衔里没有一个不带“总”的。他们就那么老老实实地站在那,听着宽大老板桌前站着的那个人叉腰喷。

  

  柠檬看向陆既明。

  

  这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京城富二代,脾气臭得出类拔萃,完全是个行走的炸药包。凡事一定要跟人拧着来,老板病极其严重,自己能干的事从来都要吩咐秘书去做,不装老板逼能死。

  

  但他是有这个资本装他的老板逼的。

  

  他高大,英俊,健硕,多金。留学归来后,靠着家里给的第一桶金,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就已经坐拥一家投资规模近百亿的投资公司。而这时的他,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才仅仅二十七点五岁。

  

  说白了,公司里每一个员工都在靠他养。所以他才有底气像现在这样这么喷啊喷的训人吧。

  

  宁檬的眼神飞快穿梭在陆既明及他四周。

  

  他的国外高定西装外套被甩在桌子上。他的领带则躺在地毯上,看外形应该是被摔到地面上的。他本来领口挺括的白衬衫,被他解开扣子扯敞了怀。由于常年都在健身,他的肌肉和他的脾气一样火辣偾张。随着他的手臂又是叉腰又是飞舞,包裹在衬衫布料下的腱子肉和胸大肌仿佛喷薄欲出。

  

  宁檬几不可见的挑了下眉梢,挪走眼神。

  

  ※※※※※※

  

  宁檬推门进屋,站在门口。高管们看到她,像久处火坑的姑娘们终于盼来了赎|身大爷一样,两眼放光。

  

  陆既明专注训人,眼神没有及时挪过来。于是他发飙的声音先于眼神的到位,提前响了起来。

  

  “谁?我让你进来了吗?给我出去!”随着话音落地,他转过视线,看到进来的人原来是宁檬。

  

  宁檬很听话。她立刻转身准备出去。

  

  高管们倒吸一口气。救星要走!

  

  “等会儿,给我站住!”陆既明吼了声。

  

  宁檬听话地站住,转回身。

  

  高管们松了那口倒吸的气,任总看向宁檬的眼神里几乎能拧出泪来。

  

  “正好我嗓子冒烟,赶紧,给我端点喝的来!”陆既明冲宁檬颐指气使地吩咐着。

  

  宁檬走向房间一角的吧台前,清晰简明地问:“陆总,您喝茶还是咖啡?”

  

  陆既明:“茶!”

  

  宁檬端起了咖啡杯。

  

  “您加糖还是加奶精?”

  

  陆既明没察觉有什么不对:“奶精!”

  

  宁檬拿起了方糖盒子。

  

  “您是喝热的还是冰的?”

  

  陆既明:“冰的!”

  

  宁檬拿起了热水壶。

  

  随后宁檬把杯子端给陆既明。

  

  陆既明一接过杯子就开始迫不及待地喷:“不是跟你说要咖啡吗,给我端茶干什么!”喷完一低头,有点愣在那里。

  

  宁檬端给他的,正如他真正想要的那样,是一杯热的、加了糖的、咖啡。

  

  宁檬淡定自若。

  

  陆既明这个人,就是典型的吃饱了撑的那伙人。她早猜到真给他端茶,他一准要叨逼叨我明明叫你端咖啡,你给我端茶干什么。看,果不其然。

  

  她早料到这位拧巴大爷会指东打西地找茬,所以跟他说的反着来就对了。这是宁檬跟着陆既明干了三年总裁秘书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陆既明低头看着杯子里的咖啡,哼了一声,端到嘴边吹着气嘶嘶呼呼地喝起来。

  

  一杯咖啡快见了底时,他的气似乎已经消了不少。

  

  高管们默默松口气,对宁檬投去钦佩与感激的一瞥。这一整个公司里,就这小姑娘摸老板脉门摸得门儿清。

  

  趁着陆既明喝咖啡,宁檬转头问一众高管们:“各位‘总’想喝点什么?”

  

  陆既明瞬间抬头,吼:“他们不喝!他们渴着!”

  

  各位“总”们立刻表态:“不喝不喝……”

  

  任总站在高管们中间朝宁檬使劲递眼神儿,宁檬扶扶镜框,几不可见的地点点头。

  

  她走到陆既明身边,轻声细语地说:“陆总,等下您在一会议室还有个会,是银行那边提前一周约的。这会儿他们人应该已经过来了。要不,我帮您跟他们说让他们先等着,您处理完这边的事儿再过去?”

  

  陆既明把咖啡杯往碟托里一墩,用他那双亮得像打磨过的黑眼珠朝着宁檬瞪过去。

  

  宁檬最招架不住的就是这双眼睛。这是一双极勾人的眼睛,睫毛浓长,眼角微微向上,带着天然的挑逗与薄情。

  

  宁檬连忙挪开眼神。

  

  陆既明瞪着眼对她开火:“你能耐了你啊,都能替我拿主意了?谁说我要先处理这边了!赶紧,领带给我捡起来,跟我准备去开会!”

  

  吼完宁檬,他又转头吼高管们:“每个人给我写一份关于今天这个事情的总结报告,下班前摆在我桌子上!”

  

  吼完他捡起桌上的西装外套就往外走。

  

  宁檬对高管们打手势小声说:“各位总,快散了吧!”然后捡起领带飞快跟上陆既明。

  

  高管们松口气,对宁檬的背影致以感激目送。

  

  刘一天凑到任总跟前,摇头感叹:“我是真特么服了!之前哪个秘书在陆总身边都没能挺过三个月,除了宁檬!你说宁檬这小姑娘,看着挺不起眼儿的吧,可真是个人精啊!谁摸老板脉门都没她准,你说她怎么就能拿捏得住老板爱反着来的脾气呢?还拿捏得分寸不多不少刚刚好!真是够厉害的!唉,要是能长得再漂亮点就好了,没准能直接当老板娘!








《请叫我总监》

作者:红九

长按识别




-晋江推文君-

专注好文推荐

公众号ID:jjtuiwen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