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个税改革对家族信托建立的影响

逸士咨询2019-10-17 10:59:16

  • 201883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 国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此次修订后的个人所得税法开启了个税领域分类与综合相结合的新税制,并对税法进行了多方面的完善;

  • 这些变化及其影响不仅涉及每一个纳税人,也关系到广大企业等市场主体。同时,我们期待着实施条例以及 其他相关法规政策的出台,从而更加全面的了解新税法新税制下,中国个人所得税的完整拼图。

  • 新个税税法的颁布是此次个税改革迈出的重要的第一步。之后实施条例以及相关的一系列法规文件将陆续出台,以保证新税法在201911顺利全面实施。实施条例等具体政策法规是解读和落实新税法的重要依据,我们对此拭目以待。 


税务居民 (tax resident) 身份判定准则 

住所 (domicile)标准 

  • 户籍、家庭、经济利益关系而在中国境内习惯性居住的个人即被视 为在境内有住所,成为税务居民并须就全球收入课税;

  • 但现行税法未有列明在评估个人是否于国内有住所时,户籍、家庭或经济利益关系三项因素所应占的比重。

居住时间 (length of residence) 

  • 现有税法下,外籍个人一般会被视为在中国境内无住所,可以根据其在中国境内逗留/居住时间、收入来源地来决定其个税的申报和征纳责任。 

  • 新税法规下,外籍个人也会按照境内居住天数判定是否居民个人而需全球收入纳税 


  • 判定无住所个人税收居民身份时, 依据在华停留时间标准将由1年调整为183天;

  • 纳税年度中在华停留满183天的无住所个人即成为居民个人”, 须按照个税税法就其中国境内境外所得缴纳个税;

  • 纳税年度中在华停留不满183天的无住所个人即为非居民个人”, 其中国境内所得缴纳个税

  • 于现行税法下,外籍人士可以通过5年内1次连续30天以上或累计1年内超过90天的离境,豁免全球征税(而只需源于境内所得课税)。 

  • 税法修订并没有提及此项豁免;此项豁免是否延续需要密切关注新税法的实施条例。

  • 引入居民个人定义后,税务身份的筹划从此需要与实际于境外居住的天数挂钩 

  • 如只持有他国护照而仍然居住中国(在中国境内有居所,或纳税年度在境内超过183天),仍然被视为居民个人而需全球收入课税

  • 持有他国护照或居留权的高净值人士,考虑到居民个人的定义,将需要重新规划居住之安排,以达到税务身份筹划的目的


反避税规则对于海外家族信托的影响


  • 针对近年来个税领域备受各方关注的股权转让(特别是非居民个人间接股权转让)、个人利用缺乏商业实质的关联方交易以及海外避税地等手段逃避税收等行为;

  • 旧个税税法没有反避税条文;

  • 新税法增加反避税条文,税务机关有权按照合理方法调整纳税。


现行税法:

  • 根据现行税法,如BVI公司赚取收入但不向股东作任何股息分配,股东不需缴付个税;

  • BVI公司也未被认定为内地居民企业,赚取的收入不需缴纳中国税项。 

根据新税法,此安排将属于:

  • 居民个人控制的,或者居民个人和居民企业共同控制的,设立在实际税负明显偏低的国家/地区的企业,无合理经营需要,对应当归属于居民个人的利润不作分配或者减少分配 

  • 根据反避税条例,收入可被视同为应该分配的股息,而需要缴纳20%所得税


信托设立

  • 海外家族信托的设立,通常会伴随着设立人以零对价赠与的方式将境外资产(比如境外公司股权、不动产、境外投资账户等)装入海外信托;

  • 而个税法修正案草案的第八条第(一)款个人与其关联方之间的业务往来,不符合独立交易原则且无正当理由和第(三)款个人实施其他不具有合理商业目的的安排而获取不当税收利益可能会对这个行为造成影响;

  • 因此未来需要考虑的问题是高净值个人将资产赠与信托的行为是否落入上述两款规定的范围。


独立交易原则

受托人即信托公司是完全独立于设立人的机构,因此将资产装入海外信托理论上不属于个人与其关联方之间的业务往来,所以并不属于这一条款所调整的范围。另外,即使信托结构被穿透,进而导致将资产装入海外信托的行为被视为设立人向受益人(通常是设立人的近亲属)转让财产,那么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4年第67号第十三条的规定,低价向近亲属转让股权应被视为是具有正当理由的行为,也不属于应当被调整的范围;

    设立目的

设立海外家族信托的主要目的是资产保护、财富传承、慈善等,并非是为了获取不正当的税收利益。因此,设立海外家族信托理论上也不应当属于这一条款所调整的范围。


信托存续期

  • 在典型的VISTA信托结构下,设立人或者设立人指定的人士会担任信托下属境外控股公司的董事,并实质上控制该公司,进而控制全部信托财产。

  • 「受控外国企业」规则的出现,意味着如果未来居民个人作为设立人继续对信托下属的公司进行实质性控制的话,那么有可能导致该下属公司成为“受控外国企业”。

  • 但就我们所知,信托架构下的受控外国企业问题哪怕在发达国家也是一个复杂的难题,没有明确的答案。我们认为中国的情况接下来也会如此,并且可能由此导致和税务机关的争议。

  • 关于如何避免成为受控外国企业,最直接的方法似乎是信托架构下不设下属公司(即由受托人直接持有信托资产),或者信托设立人放弃对于下属公司的控制。但这种做法需要对目前的主流信托架构进行重大的调整,会触发信托设立人对于失去信托资产控制的担忧,也会加大信托公司的职责和责任,最终需要相关各方针对各种因素权衡利弊和综合考虑后找到一个最合理的平衡。

  • 综上,无论是高净值个人还是信托公司等财富管理机构,在新的个税法下进行境外信托结构的搭建时需要充分意识到个税法改革对于信托结构的影响,包括信托设立时的潜在涉税风险、信托存续期间的受控外国企业规则的适用等(尤其要注意已经设立的家族信托),及时并尽早地寻求适当的解决方案,以避免税务风险;

  • 如果筹划得当,海外信托仍然既能实现财富保护和传承的目的,同时达到合法节税的效果。





逸士咨询为您提供海外家族信托构架设计咨询服务

详情您联络您的逸士投资顾问




您可能感兴趣



看完《药神》,立马给自己买了这份保险...

适时获利离场中国房地产

是时候正式警惕「贸易战」风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