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媒体直击 拓荒公益信托的“平安样本”

平安信托订阅号2020-11-25 10:35:10

从国内第一支公益性质的信托计划,到国内首个以公益慈善为唯一目标的家族信托,再到国内第一支永续型集合慈善信托,平安信托依托其成熟的信托治理体系、灵活有效的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能力,构建起国内首个以服务公益慈善实践为目的的信托产品平台——“中国平安公益信托产品平台”。

从英国13世纪《没收法》下教徒采取信托方式取代捐赠,并将委托他人经营管理土地取得的收益全部交给教会用于宗教事业,形成早期的古典公益信托雏形以来,公益信托已经历数百年发展。


在我国,近年来各类主体参与公益活动的需求大幅提升。据民政部统计,截至2015年底,我国开展公益慈善事业的各类社会组织数量达66.2万个,年度慈善捐赠额达千亿元。但与此同时,我国一些公益慈善机构运行不透明,公信力不足,财产管理效率低下。


相对应的则是,公益信托以其独特的信托制度优势,以及专业的理财能力,日益成为一支参与公益事业的重要力量。甚至有业内人士预测,公益信托今后将成为公益资金运作管理的主流模式之一。


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近年来中国平安及其子公司平安信托在公益信托方面实现了多项突破和创新,建立起一整套相对成熟和完整的“公益+金融”信托产品体系,为信托行业及公益慈善信托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经验,推动了中国慈善事业的创新和发展。

顺势而生

在英美等普通法系国家,公益慈善信托是公益事业保管运用资金的常用方式,公益慈善信托的专款专用机制,以及按照委托人的初衷来运作的制度保障,使得大量公益资金以信托方式运行,其制度传统深入人心。


在我国《信托法》中,尽管把“公益慈善信托”专列一章,强调“国家鼓励发展公益慈善信托”,为公益慈善信托的开展奠定了法律基础,但由于“公益事业管理机构”主体不明确,以及缺乏税收优惠政策等问题,导致“公益慈善信托”发展并不顺畅,从信托行业总体状况看,不少带有公益慈善目的的信托仍处于“试水”状态。


而从国内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状态看,目前社会对于公益慈善领域的支持依然以捐赠形式为主。据统计,在2006年,中国全社会的慈善捐赠总额是100亿人民币,到了2014年这个数字扩大到了1000亿人民币。捐赠资金的快速增长伴随的是社会公众参与公益慈善的渠道狭窄,更多社会爱心资金特别是企业大额资金,难以满足既保留本金,又实现公益愿望的需求。


一方面是大量的资金有投入公益慈善的需求,另一方面则是社会存量公益慈善资金亟须保值增值。


在目前的低利率环境下,公益基金会、社会慈善组织募集到的慈善资金存在保值增值的压力,部分高净值人群或企事业单位建立的带有公益性质的基金亦面临类似问题。目前市场对于公益资金保值增值的渠道相对不足,大量资金基于资金安全性及使用灵活性等诸多顾虑而以现金形式存在,对于既有资金发挥更大公益价值形成了制约。有统计数据显示,国外有40%的慈善资金是来源于投资增值,而国内这个比例只有5%-8%。


正是基于上述现实,中国平安集团旗下的平安信托在公益信托上开启了一系列创新和创举。“平安信托在公益慈善领域坚持耕耘,并对公益+金融的结合方式,以及市场化运作进行了数年的研究”,平安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国平安作为在公益金融领域的先行者,平安信托在项目资金的管理、投资以及慈善事业的投入等方面均具有专业的管理优势和市场经验,为公司进一步开发慈善信托、丰富公益信托产品平台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三大公益信托产品线

目前国内已有多家信托公司推出了公益慈善类的信托产品,而平安信托经过多年的酝酿和发展,公益信托产品已由单一的信托计划发展为成体系的“产品平台”。


“中国平安公益信托产品平台”主要由三类产品组成:公益慈善信托、公益性家族信托、公益基金会全权委托信托。目前,平安信托已经分别在三类产品领域创新性地发行了行业标杆产品,产品种类日益健全、产品模式日趋完善、社会效应也日益扩大。


从平安信托的三大公益信托产品线看:


公益慈善信托,是为了公益和慈善目的成立的信托计划,可以采取单一信托和集合信托两种形式,委托人与受托人通过信托合同约定具体的信托资金金额、信托期限和投资策略等条款。其代表产品包括新疆助学公益信托、中国平安教育发展慈善信托计划。


公益性家族信托,是由个人或家族作为委托人,由平安信托或委托人的家族办公室负责家族信托财产的投资,由平安信托搭建财富传承的框架,以公益为目的成立的信托计划。该模式将家族信托的资产配置与财富传承完美结合,既满足委托人财富传承需求,同时还可以实现委托人的公益理想。其代表产品包括平安财富鸿承世家-某氏家族信托。


而公益基金会全权委托信托,则是指委托人向公益基金会进行捐赠,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获取税收减免;以公益基金会作为委托人,公益基金会根据委托人意愿将资金参与到信托计划。平安信托以专业资产配置能力实现信托财产长期保值增值,以透明度高的特性对财产运用进行有效监督。代表性产品包括某基金会慈善基金单一资金信托。


这些公益信托计划中,不少在国内开行业之先河,如“平安教育发展慈善信托计划”是在2016年9月《慈善法》实施后,国内第一支永续型集合慈善信托;“新疆助学公益信托”是国内第一支公益性质的信托计划;而“某氏家族信托”是国内首个以公益慈善为唯一目标的家族信托。



以“平安教育发展慈善信托计划”为例,首期募集资金1000万元,初始资金主要来自平安集团、平安下属子公司及员工,绝大部分本金将投放于低风险固定收益产品获取稳定收益,少量本金及盈利资金在满足捐赠安排后投放全天候策略,实现资金长期抗通胀能力,所获收益将用于帮助贫困山区孩子及学校教育发展。


而从平安公益信托产品平台整体统计,2015年度各只产品共获得收益1255万元,为公益慈善事业提供资金818万元;2016年度,产品平台预计将获得收益1270万元,预计为公益慈善事业提供资金1127万元。

“商业智慧+公益慈善”

从信托的本原看,“受人之托,代人理财”是信托公司的应有之义,而从社会建设和企业公民的角度而言,“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则不应局限于单纯为个人、为机构理财获利的层面,还应是受个人、社会、公益机构之托,以推动社会公益为目的,为公益事业发展进行规范、高效地理财。


“中国平安公益信托产品平台”的推出,首创了“公益+金融”经营模式和信托“公益金融超市”的概念体系,并首次提出“以资产配置和传承的眼光做公益”。特别是各类开创性产品的成立,有助于更透明、更持续的捐赠,在公益慈善界和金融界有着示范性的促进作用。


公益基金是目前我国公益慈善资金运作的主要形式之一,而从现实状况看,公益基金的投资领域虽无法律禁止性条款,但各大基金会所持资金基本以银行存款为主,无法真正有效地实现资金保值增值。从管理架构看,国内基金会成员中,专业投资人士在其中占比并不大,从长期看也较难实现资金的增值。甚至有调查显示,部分公众对公益基金参与投资存有“反感”,这也会进一步加剧公益资金事实上的贬值,对受益人和捐赠人的权益也是一种损害。“有别于传统慈善模式,平安信托的公益信托产品通过投资回报为公益慈善持续提供资金,为中国公益界注入了新的活力。而且进一步推动了商业智慧与公益慈善的有机融合,成为中国平安在公益事业创新领域取得的最新成果,也得到了社会大众的广泛认可。”平安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新疆助学公益信托”初始规模1亿元,在平安信托的运作和管理下,从2002年到2015年间累计回报收益达9189.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中,专门针对慈善信托做了安排:明确慈善信托属于公益信托,由民政部门进行备案管理,慈善组织或者信托公司可以担任慈善信托的受托人。这一系列的突破,使得信托公司参与公益事业获得了更广阔的前景。《慈善法》颁布实施后,可以预见公益慈善信托将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更多企业以及个人的公益慈善资金将有望通过信托这样的专业机构进行资产配置,实现公益效果的几何级倍增。


平安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国平安公益信托产品平台”致力于为社会提供更好的“公益+金融”平台,打造独一无二的、配置丰富、完善的公益信托产品体系,并将为丰富金融业态、推动我国公益事业发展而持续努力,平安信托的目标是打造一个百亿级规模的公益慈善产品平台。

文章内容转载自:《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