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2016年度盘点:信托业十大关键词

陕国投信托2019-07-05 10:53:12


回望2016年的信托业,这一年,信托资产管理规模接连突破17万亿与18万亿;这一年,信托公司增资大战此起彼伏,愈演愈烈;这一年,信托曲线上市切实破题,批量落地……令人振奋的还有中国信登揭牌成立、《慈善法》正式实施等。


2016年的信托业在平淡中孕育生机,孕育欣喜。


值此年末时节,小编在此盘点2016年度的信托行业,用十大关键词总结回望,记录历史进程中的中国信托业。



18万亿

2016年二季度,全行业信托资产规模突破17万亿,达到17.29万亿;仅仅三个月之后,全行业信托资产总规模突破18万亿,达到18.17万亿。

回望行业资产规模突破的关键时点,可以明显察觉出2016二季度以后行业增长的回暖态势:2014年二季度,突破12万亿;2014年四季度,突破13万亿;2015年一季度,突破14万亿;2015年二季度,突破15万亿;2015年四季度,突破16万亿;2016年二季度,突破17万亿;2016年三季度,突破18万亿。

“2016年下半年信托资产规模增长数据喜人,一方面实际反映了中国经济增长韧性强、回旋余地大的基本经济面,另一方面则是信托公司紧紧抓住经济稳定增长出现实体经济部门资金需求的市场机遇。”复旦大学信托研究中心殷醒民教授认为。

值得一提的是,在资管八条底线、银行理财新规等一系列新政利好下,2016年下半年也显现出通道业务回流信托的迹象。截至2016年11月末,全行业管理的信托资产余额已经逼近19万亿,达18.91万亿。


慈善信托

2016年,慈善信托为信托业积极探索创新业务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一年也因此被称之为“慈善信托元年”。

9月1日,中国首部《慈善法》正式落地,明确了慈善信托采用备案制而且明确了向民政部门报备,解决了公益信托发展的最大瓶颈。与此同时,《慈善法》明确信托公司和慈善组织一样可以作为慈善信托的受托人,并简化了设立流程。

《慈善法》生效当日,便有包括平安信托、兴业信托、中航信托、中诚信托、国投泰康信托等公司纷纷宣布推出慈善信托计划,争相抢发“首单”。

截至年末,信托公司已经担任10余单慈善信托项目的委托人,慈善组织则主要扮演公益项目执行人或合作机构的角色。

未来慈善信托的发展任重道远,还有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需要立法部门、监管部门提供配套政策法规支持,完善慈善信托税收优惠政策、信托财产登记制度等,加快股权、不动产为代表的非货币性财产的慈善信托落地。


监管转向


2016年以来,从证监会、基金业协会到银监会等各类监管机构,无一例外制定新规加强对相关领域的管制力度。此前并不遭待见的信托通道业务,无一例外成为今年数度监管加压的利好方。

比如,《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和《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确定基金子公司必须以净资本为核心的风控体系,回归资产管理业务本源。这两项新规迫使基金公司子公司直面业务收缩和增资压力,以非标为主的通道业务逐渐回流信托公司。

再比如,《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行管理暂行办法》(简称“新八条”)重点加强对违规宣传推介和销售行为、结构化资管产品、开展或参与“资金池”业务等问题的规范。这项规定直接促使不符合杠杆比例要求的结构化产品只能绕道信托通道。

还有尚未正式发布的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禁止“非标”投资对接资管计划,只能对接信托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银监会对通道业务的态度也有转向。

2016年信托业年会上,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首次提出的“八大业务分类”也涵盖“同业信托”,将通道业务归类其中。

杨家才表示,将通道业务归类至同业信托,主要是想解决目前通道业务五花八门、监管套利的问题,今后这类业务须在合同文本中明示不承担风险责任,信托公司只收取通道费用,合规性有了,风险也就可控了。

曲线上市


信托曲线上市,绝对是2016年行业绕不开的话题。

从今年3月,浙金信托谋求注入浙江东方,实现曲线上市开始,紧随其后,引出包括江苏信托、五矿信托、昆仑信托和湖南信托等,均采取类似路径谋求曲线上市。信托资产证券化,开始引人关注。

目前A股市场上仅有两家信托上市公司,这对于掌管19万亿资产、规模仅次于银行业的信托业而言严重匹配。

此番,上述5家信托公司谋求曲线上市也堪称跨越艰难险阻,几乎毫无意外地均收到交易所连番问询、证监会反馈意见,监管层问题犀利,直指诉讼、资产减值准备等棘手问题。

“通过大股东借壳上市,进行信托、证券、期货等打包形式上市,比信托本身上市更容易,相信未来会有更多信托公司参考这种模式。”一位信托业内人士表示。

时值年末,谋划曲线上市的公司均到收获季节,12月以来捷报频传。江苏信托、五矿信托、昆仑信托、浙金信托均得以通过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审核,顺利实现曲线上市。

增资大战


从年初到年尾,信托公司的增资消息始终不绝于耳。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宣布启动增资和完成增资的信托公司超过20家。

时至年末,资本实力冲破百亿的已有4家,同时注册资本金不足10亿的仍有5家,行业内资本强弱悬殊差距愈加明显。

2016年,新时代信托、民生信托、华润信托、华信信托均大手笔增资,成功跻身60亿元以上梯队。其中,民生信托注册资本由30亿元增至70亿元,紧随4家百亿资本信托之后。

2016年,还有数家公司注册资本金增至30亿元以上,包括爱建信托、华能信托增至42亿元、中航信托、百瑞信托增至40亿元,渤海信托36亿元,陕国投信托30.9亿元,国元信托30亿元。

将视角投向行业下游。目前有5家信托公司注册资本金不足10亿元,分别是华澳信托、华宸信托、中泰信托、浙金信托和长城新盛信托。

今年这轮此起彼伏的增资潮将延续至2017年,曲线上市成功的五矿信托和浙金信托均有补充资本金计划,正在上市进程中的湖南信托也是如此。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今年信托行业的增资现象,除了经济下行经营风险加大,需要补充资本来提高风险抵御能力,亦或是部分公司有业务扩张需求外,《信托公司行业评级指引(试行)》和即将出台的《信托公司条例》中对资本实力的严格要求,成为了本轮增资潮主要的推动因素。


中国信登成立


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国信登”),是信托业风险防控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信托业的核心基础设施,它的设立和运行意义非常。

业界对中国信登的热切期盼,可谓贯穿了整个2016年。

2016年12月26日,中国信登正式揭牌成立,定位于“三大平台”,包括全国信托产品的集中登记平台、信托产品的统一发行交易流转平台以及信托业运行的监测平台。

不过,中国信登的成立以及信托登记制度的推出,目前不能解决以不动产等作为信托财产设立信托的登记问题。

业界观察人士称,通过全国统一的信托登记公司的设立,解决信托产品的流动性问题,进而实现“非标转标”是目前市场的热切期望,也是在不能解决信托财产登记的背景下信托登记公司的主要意义所在。


股权转让


2016年绝对可以称之为信托股权转让的小高峰。

回望全年,四川信托、华澳信托、苏州信托、上海信托、山西信托、兴业信托、浙金信托等成功实现股权转让;中诚信托、国民信托股权转让仍在进行中。

从今年多起股权转让之争中,可以看出信托牌照既不好卖、也不好买,牌照价值究竟几何也再次引发了业内人士的思考。

以四川信托为例,其30%股权最终成交价高达50亿元;而苏州信托20%的股权却仅作价6.6亿元。

外资股东的撤离亦成为了行业的一种趋势。兴业信托外资股东国民银行将其持有的部分股权转让至福建能源集团,二者成为并列第二大股东。今年年底,苏州信托外资股东苏格兰皇家银行将其持有的全部股权转让给苏州银行,完全撤出了国内信托业。

业界观察人士称,总体而言,信托公司股权信托公司股权价格呈“水涨船高”的态势,这反映出信托牌照稀缺性和受市场认可度的的提高。


高管变动


2016年,泛资管行业面临经济下行、人民币贬值和资产荒的挑战,信托业也不例外。

或因控股股东战略调整,或因业绩压力亦或是个人职业选择,信托公司高管自年初以来就出现频繁变动的迹象,2016年累计有16家信托公司总经理或董事长发生变动。

与此同时,除了中小信托公司高管出现变动,龙头信托公司也同样频出变动。


行业评级


2016年,信托行业首次试行行业评级。

行业评级,是由信托业协会从行业角度对信托公司作出的综合评价,旨在加强行业自律管理,全面评价信托公司经营管理情况。

这项评级每年进行一次,信托公司会被划分为A、B、C三个等级,

由于首次试行,2016年的行业评级工作繁琐、推进艰难、耗时颇多,原本定于4月底公布最终结果,但实际上9月初才向业内公司分别下发“初评结果”,时至年末也没有敲定最终结果,也没有对外发布。

从小编了解的情况来看,初评获得A评级的信托公司不少,预计超过20家。

初评结果拿B的公司数量则更加庞大,占比多数;另有数家信托公司在初评中得C评级。

行业评级之所以令牵动人心,最主要的原因是评级结果将向社会公开。在推进的过程中,不少业内公司也数度表达过对此的压力。但协会认为对外公布行业评级结果是原则性规定,不能更改,但将考虑公布方式和范围。


海外布局


在货币宽松、资产荒和信托业转型背景之下,海外市场成为多家信托公司新业务聚焦的风口。

据统计,2016年以来就有包括中粮信托、英大信托、民生信托、重庆信托和安信信托5家信托公司,拿到新的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资格。

另据记者了解,多家信托公司已经启动了海外业务战略。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5~10年海外市场将有爆炸性增长,信托公司从拿QDII资格和设立境外子公司,均是为国际化战略做布局。


文章转载自:信托百佬汇

版权归创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