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新政利好行业转型 信托掌舵人看好财富管理与资产证券化

东方资管2019-08-28 14:17:24

近年来,信托业急速发展,资产管理规模已逼近十二万亿元大关,稳坐金融业第二把交椅。

但是,与此同时,在国内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下,信托业面临的宏观环境、金融环境和自身经营环境都充满各种不确定性。监管部门通过出台一系列政策,加强了信托公司的风控意识,并对信托公司业务转型做出过全面部署。

在转型过程中,信托公司有无具体探索呢?在证券时报日前举办的“2014中国信托业峰会”上,长安信托董事长高成程、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中泰信托总裁周雄、兴业信托副总裁司斌、外贸信托副总经理李银熙、平安信托副总经理顾攀,以及嘉宾主持人中铁信托副总经理陈赤等多位信托高管,对此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行业无拐点?

陈赤:面对经济场景的转换,各位是否认为信托公司或者信托业面临着增长的拐点?

高成程:国内虽然面临着经济增速放缓的局面,但是国内经济增速水平在世界上还是较高的。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信托行业未来发展的基础还是比较好的。我不是特别赞同“拐点论”,我认为信托业还能维持增长态势,但是增速会放缓。

周雄:首先,这个拐点远未到来;第二,行业内还存在拐点的隐忧。

在传统业务方面,信托机构其实可以归为两类,一类是非标准化的私募融资业务,第二类是同业的合作。从业务的分布来看,各个公司业务同质化情况严重。

我个人的观点或许有些偏激,我认为正是在刚性兑付的背景下,信托公司业务同质化严重,不注重创新开发。但如果信托公司再不做一些新思考,我认为行业还是存在拐点的隐忧。如果我们在这个阶段能够及时地反思和调整,拐点是不存在的,而且根本不会到来。因为,随着市场增长,其他业务需求可以为信托公司提供很大的生存空间。

新政利好行业

陈赤:对于这些年信托业的快速发展,监管层有一定的担忧和疑虑,因此出台了《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下称“99号文”)。在这个背景下,信托公司应该如何应对新政提出的风险监管要求?

刘景峰:我认为新政的出台给信托业带来了几个好处。

第一,有利于信托公司监管框架的制定和合规的进一步标准化,使信托沿着健康安全的轨道向前运行;第二,有利于信托创新的转型和加速。过去,信托公司觉得日子很好过,都不去转型,但是现在的经济形势和监管形势在倒逼信托公司加速自身的转型;第三,有利于信托业经营文化和观念的更新和转型。

在过去,信托公司的根本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代人融资。我们做债券型的计划,再将产品卖给投资人,实际上是项目引导性。在新政下,我们可能要转变为客户引导型,就是基于客户的需求、资金的需求,为客户进行财富管理,并寻找他们所青睐的基础资产。

司斌:这几年,监管部门一直在引导我们这个行业,特别是,一直在强调要行业回归信托的本源。“99号文”将对信托公司的经营模式、经营机制的构建,以及信托公司的持续发展,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此次“99号文”将恢复与处置计划(生前遗嘱)引入信托业,这对保护投资者和维护行业的稳定性均有积极作用。

此外,“99号文”的出台,能够在客观上使整个信托行业重回理性,促使我们真正沉下心来,研究适合中国信托业发展的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也就是刚才谈到的转型问题。

财富管理是转型方向

陈赤:转型已是业内的共识,因为这不仅是经济环境转换的要求,也是新近监管政策的要求,当然也是市场竞争的必然要求。但是,不同的信托公司该往哪个方向转型、该如何转型,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探索?

高成程:简单说一下长安信托的转型模式。首先,基础业务不能丢;其次,转型是信托公司根据自己特色加强自主管理;再次,资产证券化这个市场很庞大,不但是新的资产,而且仍有很多事情可做。

此外,财富管理也是转型的一大方向。我认为,信托公司做好资产管理的同时,也要做好财富管理,两条腿走路才能走得更远、更持续。在财富管理和产品销售方面,目前信托公司走的路线还比较低端,但是如果没有自己建立的队伍,没有自己的客户,将来公司想走高端路线就没有基础。

司斌:信托公司在转型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两点:第一,搞清楚我们的客户是谁,包括很多高净值客户、机构客户,这一点我们要很清楚;第二,我们要很清楚,我们的客户需要信托来帮他们做什么。

周雄:要实现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还是要从源头上进行改变,从股东结构和治理结构开始。我们要鼓励管理层持股,这样信托公司才更有活力。

我一直认为,信托公司是一块牌子、一套机制和一套人马,如果上层设计得好,在这个市场当中信托的路子可以走得很宽。除了支付结算业务还做不到,其他都可以跟别的金融机构进行竞争。具备这套机制和这些人马很关键,有了这些,大家才可以各显神通。


李银熙:从宏观的发展战略来讲,目前信托公司确实要选定自己未来的业务发展方向。资产证券化是一个非常大的蓝海市场,当然这也是监管部门、各家信托公司非常关注的方向。我们外贸信托坚定地看好资产证券化,从非标准化的资产规模来讲,我们目前的规模也比较庞大,将来最大的任务是把“非标”转变成“标准”,这也是行业的一个导向和趋势。

顾攀:对于转型这个问题,大家还是有共识的,转型方向主要包括私募投行、另类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等。我们还有另外一个观点,今后也会特别强调的一点——对高端客户做全球的配置。现在,国外的产品确实非常少,但是我们认为这一块的发展空间,还是比较巨大的。据我们了解,我们的高端客户非常希望信托公司能给他们提供分散其投资风险的美元或者欧元产品。我认为,高端客户的全球资产配置业务,值得我们考虑。

此外,信托公司另外一个转型方向是产品形态的转型,就是产品标准化、信息披露透明化。产品向净值化靠近,实际上就是说私募产品逐渐地泡沫化。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