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配资炒股导致亏损怪信托公司?杭州的法院是这样判的

小军家事2019-06-10 14:11:26


点击上方蓝字“小军家事”关注我们哦


2015年6月爆发的股市波动后遗症远远没有结束。有配资炒股亏损的股民,将提供配资委托操作的金融公司告上法庭。

前两天,杭州市下城区法院判决了这样一起股民状告信托公司违约案,股民狄女士一审败诉,但她不服,即刻上诉。

来源 |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 肖菁

本文共计1669个字,大概2分钟读完


配资900万元 在股市波动前跑步入场

2015年6月15日,上证指数从5170点高位突然掉头向下,大跌103点。此后,市场迅速陷入巨大的恐慌和大面积踩踏之中。


股民狄女士恰好是在2015年5月8日与万向信托签订协议购买某信托理财产品。


狄女士本金300万元,信托公司给予1:3的配资900万元,总共1200万元投资股票。


在双方的信托合同中有关键性的一条,从字面可以这么理解:如果把项目确立净值为1计,双方约定0.95为警戒线,0.9为止损线,也就是说当账户资金亏损10%的时候,信托公司就应该实行强行平仓。


按照狄女士的说法,她非常强调这个0.9的止损线,因为300万元本金里头120万元是她自己的,180万元是她从亲戚朋友处筹集的。


按照1200万元账户总资产来算,止损线亏损10%,也就亏120万元。还掉配资资金后,那么,至少她的本金还剩下180万元。亲戚朋友的钱还不至于亏进去。


晚平仓一天 140万元打水漂

6月30日,狄女士的产品的净值为0.9757,接近警戒线。7月1日,千股跌停,预估净值为0.8994。也就是说这一天不仅跌破了警戒线,还直接跌破止损线。


7月2日这一天又是千股跌停,狄女士1000余万元的账户满仓而跌。根据狄女士在其交易页面上获得的账户金额显示:7月2日如果开盘即平仓,账户余额应该为1075余万元,扣除900万元配资资金,本金应该还有175万元左右。


但是,万向信托7月3日才平仓,这时账户余额为936万元,扣除配资资金,那么本金骤然缩水至36万元。


狄女士说,按照合同规定,7月2日信托公司应该在一开盘就挂跌停价,强行平仓。但是信托公司却没有这么做,而是一直到7月3日才强行平仓。晚平仓了一天,140万元就灰飞烟灭。


2015年11月,狄女士以万向信托公司不作为失当、合同违约为由,将其告上法庭,要求对方出具清算报告,并赔偿财产损失180万元和近4万元的融资利息。


原被告激辩:合同约定的,要不要严格执行

此案经历两次庭审,两次延期,双方争议焦点就在于,这一条合同约定是否需要严格执行。


原告方提起的是违约之诉。


被告万向信托答辩说,7月1日,他们再三询问狄女士是否补仓,但是狄某不同意补仓,但是也不愿意平仓。7月2日早晨,信托公司再跟狄某沟通,建议狄女士至少要降半仓控制风险。


7月2日上午,狄女士发出指令让信托经理卖出部分股票,随即又让信托经理买入近百万元股票,信托方开始强制降半仓。


中午,双方再次沟通,狄女士拒绝补仓。下午开盘后股票继续下跌,下午2点,信托方开始强制平仓。7月3日,继续强制平仓,直至账户内股票全部卖完。


原告方的意思是:“我可能是不理智的,所以委托更专业的你。而且我认定你们信托公司应该有操作系统,能自动依照合同在破止损线的情况下就自动平仓。没想到你们还是人工操作,人工还是听我指令的,甚至还遵从我错误的判断和指令帮我继续买入。如果都按照我的意思来,还要你信托公司干什么?”


被告方则说,我们之所以反复跟你沟通,我们就是相信你是理智的,出于对你意愿的充分尊重。而这个征求意见帮助决策一步步操作,恰恰说明我们尽到了审慎的义务。


法院一审判决:该条款是被告的权利而非义务

日前,杭州下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原告狄女士败诉。核心观点是:“该条款系约定了万向公司的权利而非义务。”


同时,根据信托法规定,信托是由受托人按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为受益人的利益或特定目的,进行管理和处分的行为。尽管2015年7月1日案涉信托产品的单位净值为0.8994,虽已低于止损线,但鉴于证券市场具有极大不确定性,任何投资者都无法准确判断市场行情走向。


万向公司积极与狄某沟通,未限制狄某的指令建议,属于尊重投资人意愿和为受益人利益考虑的行为。而狄某作为理性投资者,对相关约定应该知晓并理解。


所以,对这个损失,不能算作信托公司违约造成的过错。


对于判决结果,原告方狄女士并不认同,即刻上诉。原告方律师徐逸峰认为,如果关键性的合同约定被认定为是权利而非义务,也就是说,这属于信托公司的权利,信托公司可为也可不为。那么,约定还有什么意义?


“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民事权利,可放弃。而是管理权利,是严格的约定,不可放弃不可转让。就好比,我们把孩子送到学校,学校有管理职责,要行使管理权力,而不是学校想行使就行使,想不为就不为。”徐律师说。


延伸阅读

1. (最新)家族信托登记十问十答

2. 自益信托的债务隔离问题,该怎么看? | 财富管理实务: 家族信托

3. 私人信托的资产隔离问题(一) | 财富管理实务:家族信托

4. 将不动产装入境内家族信托的正确姿势,是直装还是斗挂?

5. 名企业家接连自杀,富豪家庭如何应对债务风险

6. 大额保单和私人信托真的能避债吗?

7. 遗嘱、保险或信托中的传承对象意外身故条款

8. 传承对象意外死亡时,遗嘱和保险的财富传承效果大不同

9. 墓地、祭祀问题,富人们为什么乐于借力信托?

10. 家族信托保护人的权力边界

11. 装入家族信托的财产要求高?最高法院公告案例有话说......

12. 余彭年遗嘱效力被确认,“百亿级”家族慈善信托障碍排除

13. 建立信托产品统一登记制度对家族信托是利好吗?NO!

14. ”可撤销信托“屡屡被错用,为什么?

15. 养老消费信托概况

16. 家庭养老资产管理信托业务

17. 信托业高管眼中的家族信托与家族办公室

18. 怎么看家族信托?——从《唐顿庄园》说起

19. 信托登记管理办法(全文)


关于本公众号

由魏小军博士负责的婚姻及家族财富管理法律服务团队运行,专注婚姻、继承、家族企业传承、家族信托、家庭保险等家事及财富管理传承法律服务。

电话:13989812816

邮箱:xiaojun.wei@dentons.cn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钱江路1366号华润大厦A座18层(地铁四号线钱江路站D2口出)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