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中央怒了!国企负债突破百万亿大关!未来或有地方政府破产

房地产政策研究室2019-05-14 11:31:41

来源:财经韬略


对于一些省市的地方官来说,这个冬天特别寒冷。

 

一场整顿、规范地方债的风暴,正在全面来临!

 

先是有消息说:财政部通报了江苏、贵州两省对部分县市违规借债的整改处分情况,除责令限期整改,并对71名相关责任人给予不同处分。

 

随后“审计署”的官网称:财政部已组织核查部分市县、金融机构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发函至10个省级政府和银监会、商务部等部门建议依法问责处理,目前,重庆市、山东省、河南省、湖北省等地,已对相关责任人给予撤职、行政降级、罚款等处分。

 

这仅仅是风暴的第一波和第二波,未来肯定还会有更大的动作。

 

毫无疑问,在地方债问题上,中央生气了!

 

为什么生气?因为一些地方官员为了“出政绩”,不顾地方经济承受能力,通过各种违规手段“暗中借钱”,试图造成既成事实。让拉动GDP的政绩变成自己的,而偿还责任留给后任官员,或者最终让国家兜底。

 

违规借债的方式有哪些?主要是通过融资平台公司、PPP、政府投资基金、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 


而对于中央政府来说,希望所有的债务都是透明的,只有这样才能风险可控。所以最近几年,国家给地方政府借钱“开了前门”,希望由此“关上后门”。“前门”主要是:

 

第一、把截至2014年末各地不规范的债务,用 3 年左右时间置换成地方政府债券。截至201710月末,全国地方累计发行置换债券 10.5 万亿元,大大降低了地方政府利息负担;

 

第二、经全国人大批准,2015年、2016 年、2017 年分别安排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 6000 亿元、1.18万亿元、1.63万亿元。

 

目前发行地方债的权力被集中到了省政府,地级市、县级市和县失去了自主发债权,不能随心所欲“搞钱”。一些经济增长压力较大的市县,就继续变相发债。

 

对于这些偷偷摸摸搞的“地方债”,一些金融机构不仅不拒绝,还热衷于配合(越是不规范的地方债,利率越高)。因为他们认为有政府担保,将来肯定不会违约。

 

财政部最近在一份报告里指斥这些机构说:一些金融机构推波助澜……对这类项目趋之若鹜,没有按照市场化原则严格评估政府背景项目风险,放松风险管控要求,大量违规提供融资。

 

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地方债问题非常重视,提出“切实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并把地方债当做“三大攻坚战”之一的“化解重大风险”的重要内容。

 

财政部最新的表态非常严厉:

 

积极稳妥化解存量隐性债务。坚持中央不救助原则,做到“谁家的孩子谁抱”,坚决打消地方政府认为中央政府会“买单”的“幻觉”,坚决打消金融机构认为政府会兜底的“幻觉”。

 

财政部的这句公开表态更加意味深长:

 

有些金融机构认为地方政府不会破产也不敢破产,存在财政兜底幻觉。

 

近日,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建议“探索地方财政破产和追责制度”(见“第一财经”。)徐忠在文章里说:

 

中国探索地方政府破产制度,各级政府财政收支出了问题,需要明确责任划分。普通民众不应该承担财政破产的损失。

财政破产不是政府破产,治安、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服务事项应予以保障。地方政府内部应当自我承担损失并强化问责。对决策层要终身追责,普通公职人员的工资、养老待遇也要承担一定的损失。

 

也就是说,所谓地方政府破产,其实是两个含义:第一,让地方政府摆脱此前无法偿还的债务,让盲目参与的机构个人来买单(给市场一个教训),相当于“重启电脑”;第二,地方政府决策层将被终身追责,公职人员工资、养老待遇受到损失。

 

中国将在什么时候允许“地方政府破产”尚未可知,但这一轮整顿、规范地方债的风暴,将产生深刻的影响。影响是:

 

1、地方政府通过“暗中发债”搞经济建设,基本上会被堵死。正规的地方债发债权在省政府,省政府权威会增加,省级规划影响力大增。

 

2、人口流失、增长缓慢的城市,发展机会将大大减少,因为偿债能力弱,发债责任大,很难获得资金支持。未来他们只能靠有限的“财政转移支付”来发展。

 

3、城市发展差距会加大。人口增长快的城市,经济良性循环,房地产、实体经济都发达,土地值钱、房地产税有条件开征,公共服务会不断向好;而人口流失的城市,则陷入恶性循环。大城市未来对中小城市的“抽血”能力,反而会更强劲。

 

4、地方债风险加大,作为投资者需要远离经济发展落后、人口增长缓慢的省份的地方债。当然,经济落后地区发债成本会上升。

 

不要以为“地方债风暴”跟你无关。银行理财产品很多就购买了地方债,信托产品也是,你的钱随时可能中招;另外,城市发展差异加大、强者恒强,也会让一些三四线城市的楼市变成陷阱,需要远离。至于规范之后的地方债,将成为中国未来印钞的“锚”,左右我们的货币购买力。




二、刚刚,国企负债突破百万亿大关!


来源:悦涛(ID:yuetaoword)(本文不代表金融五道口立场)

历史性的时刻。

财政部刚刚发布的数据:截止11月末,国有企业负债总额首次突破百万亿关口,达到100.08万亿元。

国企负债保持着比M2和GDP都更快的增速。

就在12月21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还警告:靠负债做大国企容易带来宏观上的金融风险。

事实是,过去10年里,国企资产和负债膨胀的速度,远超过其利润增速。

2007年

2017年前11月

增长

总资产

34.7万亿

151.8万亿

337%

总负债

20.2万亿

100.08万亿

395%

总收入

18万亿

46.7万亿

159%

总利润

1.62万亿

2.6万亿

60%

嘛意思?

1、过去十年里,国有企业各项指标里,负债增得最快,达到十年前的4倍。

2、资产主要是靠负债撑起来的。

3、但没撑起来收入和利润。

4、投资回报率每况愈下。


吃的越来越多,拉得越来越稀。


至于为什么是这状态,说来话长。看看历史:

(以下摘自兴业证券唐跃、黄伟平、罗婷、王涵等人报告)


92年邓小平南巡以来,全国掀起了一轮加速投资高潮。高速的信贷投放下,资产投资增速维持高位92-96年间积累大量低效产能;而体制障碍又导致去产能和去杠杆缓慢,融资结构与绩效结构不匹配,资源错配严重,信用资源持续流向国有亏损部门。另外一方面,过热投资导致通胀率攀升。影响了94-96年间货币政策从紧,叠加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外部冲击下需求减少。

1997金融危机对我国的出口产生了直接的压力,需求端的压力衍生到供给端,进一步曝露了前期企业过度扩张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加强了管理层进行改革的决心。

届时,国有企业大面积亏损(1/3明亏、1/3暗亏、1/3盈利),不少行业产能利用率不足40%;经济体内部出现严重的债务问题,三角债问题严峻、银行坏账率高企(90年代末期银行不良贷款率高达30%);财政压力巨大,甚至出现外债压力。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20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今天国企的问题,跟20年以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大量无效投资,大量贷款;再投,再贷;不投,还得贷,借新还旧。

反正都得贷,干脆继续投。。

有的国企贷款花不完,干起了高利贷。以至于最高法都看不下去了。

停是不可能停的,这辈子不可能停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债这东西,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但是在百万亿的关口,生活不可能这么持续下去。

朱镕基当年的五大对策

1、货币政策“中性偏紧”,倒逼企业去产能、去杠杆。98年朱镕基总理在国务院会议强调“两件事情不能做:银行放松银根、生产积压产品等于自杀;搞大干快上,搞重复建设。从货币政策来看,98年之前为“适度从紧”,98年改为“适当的货币政策”,99年“稳健的货币政策”,银行信贷并不因经济下滑而大幅投放。

2、使用行政手段,供给端改革:终止重复建设、清理过剩产能、兼并破产落后企业、下岗分流劳工。企业兼并、破产加快,96-98年,国有企业从11.38万家下降至6.5万家,减少幅度达到42%。同时减员增效、下岗分流,98年至99年间,国有企业就业人数下降约2200万。

3、企业债权转股权,金融政策兜底,由资产管理公司剥离银行债务。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收到财政部提供的资本金以及央行再贷款,获准后向对口商业银行发放专项金融债,向四大行收购不良资产。其中1999-2005年间剥离不良资产总额高达2.58万亿。

4、实施以增发长期建设国债为主的积极财政政策。1998年开始启动积极财政政策,当年增发1000亿元长期国债并配套1000亿元银行贷款用以加强基础建设(用于农林水利、交通、基础建设、电网)。过清理整顿乱收费727项,减轻企业和社会负担370多亿元。1998-2003年期间持续维持积极的财政政策,直至2004年经济企稳后积极财政政策才逐步退出。

5、需求端改革,释放新需求:房改、税改、汇改。主要有98年后房改启动,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房改带动高速城镇化消化制造业产能,土地财政修复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其次,94年分税制改革后,加大了中央集权,税制改革使得国库充盈。再次,94年汇改和人民币一次性贬值,94年起出口导向型经济逐步形成。2000年以后(特别是加入WTO)后,发达国家加杠杆、降储蓄,外需启动,国内出口增速回升引导过剩产能消化。

以上要点,默写三遍。

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但是经常换个马甲重复。

现在这形势,当年用过的招,依葫芦画一遍瓢的概率还是很大的。现在就是前两条进行时。

供给侧改革,熟悉的配方,不同的味道~

第3条债转股、第4条财政扩张,也是基本明确的。

唯独第5条,难再复制当年。

朱总当年铁腕治通胀,对内加息收贷,对外则不断打开增量需求。

1994年人民币一次性贬值50%,抢了东南亚的蛋糕。东南亚泡沫爆了之后,2001年挤进WTO,继续抢全世界的蛋糕。

朱时代对内收拾国企和地方乱投资的时候,是有外援的。

现在不一样。

外需:中国把世界的蛋糕抢得差不多了,外面不干了,要搞贸易战。

内需:已经被房子和基建加杠杆拉动了十年。国企的百万亿负债就是个注脚。

央妈都开始爱无能。当了15年行长的周小川抱怨:对货币“总闸门”的有效管控老是受到干扰。行业和地方追求增长,缺钱就喊妈,导致宏观调控没有纠偏时间窗口。

以往发货币、批项目的央行、发改委今年纷纷喊出明斯基、灰犀牛、黑天鹅……

画风转得有点快。以至大家不敢信:这一次会不一样么?

悦涛觉得,这次真正不一样的,是需求难以再造。

老外该买的东西都买了,再想打动别人,靠质量而不是低价。

对内该加的杠杆都加得差不多了,再加也是无效资产+坏账的组合。

过去导致问题的原因正是需求被过度创造。全世界都在用过度信贷创造需求,现在要消灭过度信贷积累的风险,本身是消灭需求的过程。

所以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没有一个字儿提到“需求”,和去年会议9次强调“需求”形成鲜明对比。

但也不一定要悲观逆流成河。

会议里有一句饱含希望的话:“我国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

过去三年,这个群体表现优异。负债几乎翻了一番(加公积金贷款总负债44万亿)。

今年居民贷款预计增加7万亿以上。可谓中国经济需求端一道靓丽的风景。

2018年7月7日-9日,新时代中国乡村振兴与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新动能创新发展高端论坛将在杭州举行。特邀行业10多位国内顶级智库专家和一线项目操盘手,从特色小镇和田园综合体的政策机遇、创建申报、顶层设计、创新发展、产业导入、产城融合、IP打造、投融资策略、国家扶持、规划运营、资源对接、标杆项目实地考察等多维度,全方位系统的进行研讨和深度解读!

2018年7月7日-9日(3天2夜,第三天考察)

地点: 中国●杭州

参与资格:级地方政府机构;房地产、文旅产业、亿元规模以上农业及其他乡村振兴市场主体企业、特色小镇和田园综合体服务方、项目方董事长及核心高层(拟定参会人数300+)

【峰会特色】国内顶级智库专家解读+经典案例分析+项目研讨+标杆项目实地考察项目一:宋卫平越剧小镇——堪称特色小镇和田园综合融合的典范;项目二:安吉鲁家村——中国美丽乡村精品示范村:项目三:安吉余村—大大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的美丽乡村+项目孵化+高端人脉对接

【峰会内容】

如何利用特色小镇这个重要抓手实现乡村振兴战略?

政府和企业如何有效规避特色小镇建设中的风险,防止出现新的政府和企业债务风险?

特色小镇如何融合产业?融合哪些产业才能更好发展?

如何获取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的扶持基金?

特色小镇离不开地产开发、又不能完全地产化、如何破解“房地产化”倾向?

如何做好特色小镇和田园综合体的规划和运营?

如何打造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有持续流量、持续现金流的盈利模式?

◆新时代消费业态下、文化、科技如何更好融合引爆万亿级的市场?

如何从5个纬度来设计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中的产业?

◆如何发掘、提炼当地特色的IP、通过IP打造、引爆市场?


(报名方式)立即拨打电话或微信咨询

报名:汲老师电话13717750889
微信13717750889
备注:本次峰会仅限企业董事长高管参加,按照报名先后安排坐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