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家族传承 | 顶层财富工具——家族信托的秘密

哈佛课堂2019-07-11 08:21:31

正如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无益于应对风险投资,没有施加保护的财富也会在不期而至的变故下遭遇“灭顶”。比如个人负债或者破产,所有财富会烟消云散。


数据显示,在未来5到10年内,全国约有300多万家民营企业将面临企业传承问题。麦肯锡发布的报告更指出,全球范围内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24年,其中仅有约30%的企业可以传承到第二代,不到13%的传承到第三代,而第三代后只剩下5%的企业还能为股东继续创造价值。




家族信托



在美国,家族信托由来已久,最初出现于 19 世纪末、20 世纪初,即镀金年代(Gilded Age)来临之初由一些富裕家庭创造的。早期的家族信托受相同的法律法规监管,设立家族信托方式较为单一。


在经历了长达 25 年的经济繁荣时期后(被称为美国的第二个镀金年代),许多州的法律也变得更灵活,设立和运营家族信托也变得更加容易——富人因此更容易实现其财富规划和传承的目标。在中国香港及欧美发达地区,以个人名义设立的信托占据信托市场的70%左右。


家族信托能够更好地帮助高净值人群规划“财富传承”,也逐渐被中国富豪认可,但目前在大陆还处于“启蒙”阶段。



李嘉诚的“第三个儿子”



2018年3月16日,作为华人家族企业的标杆,李嘉诚退休后采用的企业与财富传承方式堪称经典中的经典,长子承父业,幼子走新路,并设置了一组完整的家族信托,为李嘉诚家族的财富传承与分配构建了总体的框架。在各个公开场合,李嘉诚都宣布家族信托是其心中的“第三个儿子”,足见其保护企业和财富传承的效力。


李嘉诚先生


早在1980年李嘉诚就设立了家族信托基金Li Ka-Shing Unity Holdings Limited(LKS Unity),控制了包括和记黄埔、长江基建、长江实业、电能实业、赫斯基能源等22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在“李嘉诚基金会”的家族信托体系中可以发现,李嘉诚设立的多个信托基金,分别持有旗下公司的股份,并对每个信托基金指定了受益人,这家信托基金也是李嘉诚家族财富的终极所在。


从全球最顶尖的家族传承安排来看,这样的安排具有规划全面、结构完善、工具应用多元化的特点。


在家族财富的管理中,资产保护、财富传承、资产的保值增值缺一不可。但目前来看,前两方面被大多数国内富豪所忽略,而这种理念的缺失或许会将其苦心经营的家族财富置于险境。



家族信托的作用


财产隔离

在世界传媒大亨默多克与邓文迪离婚案里,邓文迪分得2000万美元资产,而默多克总资产134亿美元。依托家族信托的强大保护,离婚之事并未影响新闻集团的资产和运营


默多克家族持有新闻集团近40%的拥有投票权的股票,其中超过38.4%的股票由默多克家族信托基金持有,受益权人是默多克的六个子女。默多克与前两任妻子的四个子女是这个信托的监管人,拥有对新闻集团的投票权,而默多克与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的两个女儿仅享有受益权而无投票权。这样新闻集团的控制权,就牢牢掌握在默多克家族的手中。


默多克先生


信托资产在法律上具有独立性,家族信托合法设立后,委托人如果因企业经营问题等面临破产清算,其信托资产可受到保护,不纳入清算范围。企业和家族财产独立于家庭成员的个人财产,不因家庭成员个人的能力、债务、婚姻等风险导致企业或家族财产受损或消减。


通过家族信托持股实现企业股权的有效集中,将创办股东或企业管理继承人的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防范因婚姻或分产导致的股权分割风险,实现对家族企业的持续有效控股。

基业长青


做为世界上第一个亿万富翁,洛克菲勒在1882年成立了家族办公室。使得家族股权作为信托资产,由信托持有并独立运作,保证财富的所有权不旁落。


目前为止,洛克菲勒家族传承六代,每一代洛克菲勒的兴趣方向都大不相同,有的是商业地产、有的是金融,有的是艺术,但洛克菲勒家族却依然在全球各行业扮演着“中坚力量”的角色。这其中,洛克菲勒家族基金功不可没。

洛克菲勒家族祖孙三代全家福


洛克菲勒家族财产不会面临因控制人婚变而引发的股权纷争、股价震荡、甚至企业瘫痪等灾难性风险。家族信托不仅保住了洛克菲勒家族的庞大资产,而且对于其子孙后代来说,巨大的财富将不会使他们受到迷惑和压迫,反而变成一种社会责任感和维续家族事业的动力和支持。


委托人将股权装入信托,并对与股权有关的权益和受益人权益做出明确安排,可以实现企业所有权、管理权和受益权的有效分离,也能够根据子女接班意愿及能力进行差异化的安排,同时避免在传承过程中家族股权稀释而最终丧失企业掌控力。

家财稳固


在西方家族企业中,家族信托的运用比比皆是。肯尼迪家族、班克罗夫特家族等全球资产大亨都通过信托的方式来管理家族财产,以此来保障子孙的收益及对资产的集中管理。美国首富比尔·盖茨早在2000年就设立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信托基金会,并陆续将其与妻子名下的资产转入该信托基金。


1997 年,年仅 36 岁的戴安娜王妃在一次突如其来的车祸中香消玉殒,留给世人一片错愕、惋惜和遗憾,也留下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威廉王子年仅 15 岁,哈里王子年仅 13 岁,都还处在少年时期,此外,戴妃还留下了 2100 多万英镑的遗产。


戴安娜王妃与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


为了自己的孩子,为了财产的顺利传承,她设立了专门的遗产信托,并要求在孩子年满 25岁之前接触不到财产,在孩子 25 岁以后,每个孩子每年能支配一半的财产收益,年满 30 岁以后,可以获得一半的财产本金。当时基金总额为1296.6万英镑,而10年后大儿子威廉年满25周岁时,该信托的收益就已经达到1000万英镑。


事实证明,戴妃的这项安排非常成功。


信托资产可以在全球实体和金融市场中进行配置,寻求广泛的投资机会,从而实现信托资产长期稳定增值的目的。此外,在部分海外市场,委托人去世前转移至信托内的财富并不被纳入遗产税的征收范围;股权、不动产转移至家族信托往往也会被视同“非交易性转移”,从而实现合理避税的功能。


业内人士指出,这些家族往往家族成员众多,关系错综复杂,一家之主在世之时,往往会将家族财产分配情况通过信托的方式传承给家族成员,以免在去世后家族成员产生财产官司或财产挥霍的情况,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税务筹划和利益平衡。

传承个性化设置

乔布斯做为个人电脑发明时代的巨人与苹果手机的创造者,影响了今天我们所有人获得与交流信息的方式。也因此获得了巨额财富,成为坐拥百亿资产的富豪。


乔布斯在他遗产规划和财富传承方案中,使用的是一种遗嘱和信托规划合并使用的可撤销生前信托,法律上的严谨名称叫做Inter Vivos Revocable Trust。简单来说,就是订立遗嘱的被继承人在遗嘱会约定,个人名下所有资产在死亡时刻全部转移到被继承人设立的信托之中。


乔布斯先生


乔布斯逝世后,遗产分配涉及到养父母、妻女、私生女等复杂关系,家族信托在委托人亡故或者离婚等事件上体现的资产保障作用尤为显著,因此乔布斯的遗产并没有发生分配方面的纠纷,这也是因为乔布斯通过遗嘱信托完整地通过自己的意志实现了遗产的分配。


家族信托可以根据委托人的要求灵活设置各种条款,如设立期限、资产分配方式、突发情况时的财产处置等,并可根据事先约定在信托存续期内进行调整。同时,委托人还可以在信托条款中明确规定受益人获取收益的条件,附加对后代的约束条款,可以有效避免“败家子”的出现,实现对继承人的教育和约束,以及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双重传递。

家族信托设立需多重考量


随着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的演变,一些不确定的未知风险已经慢慢成为触手可及的现实冲击。比如我国尚未开征的遗产税,在“遗产税的推出只是早晚的事”的共识之下,或许可以多重考量一下家族信托。


注意:

尽管家族信托“理论上”无所不能,但许多有意于此的企业家多半犹豫不决,更多的而是因为在当前国内的法律环境下,家族信托的多数功能或许还有待考察。


家族信托并非一个单一产品,而是一个系统架构,大陆的家族信托仍然缺乏成熟经验,其中的法律隐患和合同漏洞都没有经过“试错”运行,效果和风险都还难以估量。许多财富人群更倾向于将家族信托通过海外机构设立。



国外的家族信托有一个优势就是清楚在什么法律环境下把主体搭建起来,能享受到怎样的税收减免,受到哪些法系保护,在这些法系之下,客户名下的资产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的收益会获得怎样的确权。


相比之下,国内信托在一些事务性的安排和单纯投资性的功能方面会更有优势。这一方面来源于对国内人情世故的耳濡目染,另一个则胜在对国内投资环境和产业环境的“本土化”理解。



不过,与这些路径选择相比,更重要的,或者也可以说是家族信托设立最关键的一点就在于确立初衷,也就是说弄清家族企业或者家族财富传承中真正的“痛点”,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所说的那样,“财富人群在设立家族信托之初首先要明确所需要的功能点,这决定了家族信托的整体框架,也决定了最终的运行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