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资讯|5400万元罚单背后的银行乱象:内控失效、违贷频发、同业违规

消费金融交流圈2020-05-22 09:24:05

2018年7月过半,银保监会罚单也纷纷下落,总体表现出监管下沉的趋势:

涉及地方农商银行和村镇银行的罚单比重较高,案件问题主要集中在:违反审慎经营规则方面,具体牵涉内控不严贷款三查不审慎问题,另有黑龙江大庆银监分局披露的四家省内农商银行因同业业务违规的较大案件。

半月罚单合计5400余万

截止2018年7月15日:

    7月上半月罚单总数81张,合计罚款5453万元。

    涉案地域分布:北京、天津、广东、浙江、江西、陕西、安徽、内蒙古、湖北、山东、贵州、江苏、黑龙江、河南等14个省市涉案银行34家

其中:

    国有大行4家(工、农、交、建);

    大型股份制银行4家(平安、招商、广发、兴业);

    外资银行1家(新韩银行);

    城商行3家(南粤银行、温州银行、江西银行);

其余24家为:

    农商银行和村镇银行,另有信托公司4家,涉案人员50余名。

其中涉案人数较多的集体被罚案件主要有:

    “山东惠民农村商业银行”和“安徽青阳九华村镇银行”。

领受罚单数额最大的是:黑龙江省内的四家农商银行

内控严重失效 集体被罚

*山东惠民农商行:

    因违规发放贷款、同业融出超比例、违规处置不良贷款等案由,被罚款315万元

    其董事长张海涛负主要领导责任,被取消高管任职资格10年,其余9名高管分别处以10万元以内罚款和警告处分,其中多名高管系支行负责人。

    经了解:

    山东惠民农商银行是2015年底新成立的农商银行,拥有39家分支机构,其中12家支行。其股权结构极其分散,股东构成极其复杂,自然人股东和机构股东大多来自山东省惠民县及山东省内,持股比例超5%的股东,仅一家符合农商银行股权结构的特点。

值得注意的是:

    2015年底,山东银监局发布了名为《关于山东惠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及分支机构开业、张海涛等16人任职资格的批复》的批复文件(鲁银监准〔2015〕642号),文件显示,监管层核准张海涛的董事和董事长任职资格。

    到2017年8月1日,惠民农商行被山东银监局网站通报,因“存在贷前调查严重不尽职等违法违规行为”,该行被罚款40万元。当时,罚单披露的法定代表人还是张海涛。经启信宝查询,在2018年4月13日的董事变更事项中,法定代表人由张海涛变成了潘小民,注册资本也有原来的2.68亿元增加到了4.18亿元。

对山东惠民农商银行的处罚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商业银行与内部人和股东关联交易管理办法》第四十二条仅从前述两条法律条款的规定处罚金额来看,即便是每条均按照上限进行处罚,合计金额也不会超过100万元,然而处罚的结果315万元,远超条文规定。

    山东惠民农商银行解释称,“罚款尺度由当地银监分局把握”,而从其违规内容来看,同业融出超比例应是加大罚款力度的原因。由此也可窥探,在资管新规颁布后,监管层对同业业务违规的惩戒力度的加大。

*安徽青阳九华村镇银行

    因未严格执行内控制度导致案件发生。以贷还贷、以贷收息,掩盖贷款风险、发放贷款用于投资入股等案由,罚款总计124万元。

    安徽青阳九华村镇银行案件是一起典型的内控失效导致的案件,关于此事,九华村镇银行称,因业务主管领导将审查权违规下放,使原本的三级审查制度变为两级,在高层领导不知情的情况下,业务承办人员违规进行操作遂导致案件发生。

    事后,池州银监分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和第四十八条有关规定对九华村镇银行及管理人员和办事人员共7人分别处以30万元以内罚款,其中高级管理人员吴子中被罚款16万元并取消高管资格5年。

    从7月上半月的处罚依据来看,无论是银监局或是银监分局在对银行金融机构的处罚依据上,都集中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其重点在: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从本质上讲:

    银行本身经营的便是风险,而审慎经营的原则绝不能忽视,尤其是在金融系统“强监管”的当下,审慎经营的意义更为凸显,对于银行来说不仅能有效避免风险的发生、资金的损失,更能够有效降低来自于监管的处罚损失。

贷款三查不审慎 漏洞百出

所谓贷款三查,即:贷前调查、贷时审查、贷后检查。

截止7月15日,因个人贷款事项被处罚的案件8起,案由基本上都是个人贷款被挪用并流向房市或股市,且涉及银行所在区域均在东部沿海较发达地区,个人贷款罚金之最:温州银行杭州分行,95万元。

此类案件发生的原因不外乎贷款三查方面:

    或因贷前调查不尽职,贷时审查不严谨导致贷款被购买房产、商铺、股票;

    或因贷后管理失职,导致资金回流借款人、贷款逾期等等。

因向企业提供贷款事项被处罚的案件9起,其中:

    *广发银行天津分行:

    因贴现资金回流,用途把控不力及贷后管理失职,流动资金贷款和个人贷款资金被挪用,其员工账户为客户过渡资金,未严格审查银行承兑汇票贸易背景原因被罚款200万元。当事人程晓静以个人工资卡账户为他人过渡资金,开立银行承兑汇票或补足敞口,且未严格审查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贸易背景,最终形成实质风险。

    *本溪同盛村镇银行

    也因涉及类似为题被罚100万元,其余如招行天津分行、交行临汾分行、平安银行等罚金未超百万。

7月上半月巨额罚单

就在7月中旬的周末来临之际,大庆银监分局披露了黑龙江省内四家农商银行的巨额罚单,合计3000万元,占7月上半月罚单数额的60%。

其中:

    大庆农商银行独领1000万罚单,

    黑龙江肇州农商银行600万,

    黑龙江林甸农商银行700万,

    黑龙江杜尔伯特农商银行700万。

上述四张罚单数额虽然不能同上半年如浦发、广发等过亿的大案罚金相比,但对于地方农商银行来说已经算是巨额了。凑巧的是,这四家农商银行皆因违规办理同业业务同业业务较银行其他业务相对复杂,而且属于银行间的业务往来,一般涉及金额都比较大,如此大额罚单的背后,相信所涉及的金额甚巨的案由遭受处罚,且四家农商行的所在地都属于大庆市管辖下的县,地理位置紧密……

今年上半年,因同业业务违规受罚的各级银行机构也比比皆是,虽然罚单金额都不能算小,但不过几十万到两、三百万,而此次黑龙江四家农商银行的最低罚单是600万元,最高的大庆农商银行竟开出了千万级的罚单,不禁让人唏嘘。

资管新规自今年4月颁布以来,对于银行的同业业务形成了挤压态势,仅招商银行就曾公开表示其同业业务规模将减少5、6千亿元,资管新规在短期内将对各家银行资产管理业务的转型发展和收入增长带来很大的挑战,实际上,之前火热的同业业务市场正在急剧收缩。

而本次黑龙江是农商银行的罚单背后是否是资管新规在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目前这四家农商银行,无一反馈。

(来源:财经网

*声明:

本号除原创外,转载均注明了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后台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消费金融交流圈

金融/科技/数据/风控

长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