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伪家族信托”吃香的背后:富一代的“财产权剥离恐惧症”

华尔街俱乐部2019-05-14 13:08:36


导言

正大规模进行首次传承的内地家族企业,如今正承受着外人难以想见的压力。

 

企业普遍处于竞争极为激烈的制造业领域,转型、升级、融资等压力山大;习惯了家天下的上一代,和接受新式教育的二代们,有着各自的价值观和行事方式。

 

加上来自授权文化、继承人选、家族分合、政商人脉的诸多挑战,用惊心动魄来形容“接班”并不为过。此间,财产的继承又是一个备受关注的社会性话题。



奇怪的是,在信托从业者眼中商机无限的财产继承生意,家族企业的态度却颇为冷淡。

 

本周,国内一家大型信托公司业务部门总经理对记者透露,自己的公司正酝酿成立独立的家族信托业务部门,但不少高净值客户就“对家族信托有没有兴趣”、“能不能接受公司设计的家族信托方案”等私下询问没什么回音。“目前这一块确实比较尴尬,披上外衣是‘伪家族信托’,脱掉了客户又不相信。”



富一代的“财产权剥离恐惧症”



参照海外的一般运作形式,家族信托指的是客户将资产交给信托公司打理,但交给信托公司后,资产的所有权即不归其本人,比如由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按照约定支配。资产的收益权可根据其意愿指定受益人。这样一来,资产所有权和收益权相分离。

 

设立家族信托的好处还是很明显的:比如可以合理避税,这在境外很普遍;可以防止家族资产的控制权分裂;可以给无心继承家业的子女一份衣食无忧的生活保障,等等。

 

考虑到最近几年,内地家族的潜在需求可能会激增,上述大型信托某业务部门总经理供职的公司正酝酿成立独立的家族信托业务部门,急于推出家族信托业务服务。

 

但摸底的情况让他心里一寒。“真正的家族信托涉及财产权的剥离,但只要提到财产权的剥离,高净值客户就不愿意做了。说白了,内地的高净值客户、尤其是民营企业家背景的高净值客户不相信你,不相信金融机构。”他对记者表示,严重缺乏信任,是自己跟几个高净值客户交流后的第一感受。

 

“经过摸底,我们发现符合条件能够做的客户很多,但真正能抓到的客户只有个位数。”他说,即便是有意向的客户,也是家族信托中不涉及财产权剥离的产品。



“伪家族信托”吃香



什么叫做“不涉及财产权剥离的家族信托”?他对记者直言,准确地说,是披着“财产权信托”的外衣,打着家族信托的名号,实际上还是投资性的信托产品。

 

“一般客户出个3000万或5000万,单独设计一个产品,期限从10年到50年不等,每年承诺多少收益,外加一些孩子教育、老人养老、生活医疗方面的信托服务等。”他解释说,这和真正的家族信托相去甚远。

 

记者查阅了包括较早涉足“家族信托”的几家公司等推出的家族信托产品,发现虽然具体细节不一,但大致方向确实如此。

 

外贸信托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记者承认,内地确实与境外的家族信托运作尚有一段距离,这主要是因为:法律存在空白,比如遗产税未出,避税动机不强烈;信托登记制度等存在障碍,无法保障隐私;私人对家族信托的观念单薄,对“财产权剥离”十分敏感。这些导致真正意义上的家族信托业务暂时无法实现。


“关键世代”跑马圈地



尽管如此,但家族企业的潜在高需求,仍刺激着信托公司开展相关业务的热情。有专家就预测,从2012年开始的10年,对家族企业堪称“关键世代”,因为企业家在未来10年中的决定与作为,将深深地影响家庭与事业未来100年的发展。

 

记者粗略统计发现,到目前为止,内地约20家信托公司已经成立或正在筹备家族信托业务团队;中信信托、上海信托、中融信托纷纷成立了家族信托管理办公室。

 

“当前概念大于实际意义。”上述大型信托某业务部门总经理指出,信托公司现在的举动更多是在跑马圈地。除了个别大型信托公司外,其他信托公司很难在高净值客户中形成做家族信托的聚集效应。

 

“其实就家族信托来讲,现在内地信托能够装的东西(指投资项目)还很有限,等到什么都能装的时候,那也许就能迈出了一大步。”他对记者说。


转自金融界 作者 来源:财经女早播 作者:财经女早播

本文由「华尔街俱乐部」推荐,敬请关注公众号: wallstreetclub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版权声明:「华尔街俱乐部」除发布原创市场投研报告以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添加WSCHELP微信联系删除。

华尔街俱乐部凝聚华尔街投行的高端资源,为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提供全方位的顾问服务,包括企业赴美上市、战略投资、并购、私募路演和投资者关系等。在投资理念和技术方面提供华尔街投行专家实战培训,为您进入华尔街铺设成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