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企业ABS发行近2万亿!企业资产证券化发展的简要分析

投资盈2020-11-25 06:21:52


 8月27日晚间,基金业协会披露了资产证券化业务2018年二季度备案情况。根据披露,今年二季度,企业ABS备案确认136只,发行规模2120.17亿元,产品发行数量及规模相较去年同期以及今年一季度均有较大幅度增长,其中6月新设产品数量及规模远超今年其他月份。



企业ABS产品数量及规模上扬


今年二季度,企业ABS产品共备案确认136只,产品数量同比增幅26.85%,环比增幅32.10%;发行规模2120.17亿元,同比增幅24.55%,环比增幅34.05%。二季度,终止清算产品104只,环比增长38.24%;清算规模1338.86亿元,环比增长40.01%。

  从备案机构来看,前述136只企业ABS产品中有125只来自券商,规模在1979.67亿元,新设规模环比增长46.03%;剩余11只来自基金子公司,规模140.50亿元,新设规模环比降低37.82%。按照新增备案产品数量排名,方正证券、华泰证券资管以及国金证券排名前三;按照新增备案产品规模排名,信达证券、华泰证券资管以及东兴证券排名前三。

  从基础资产来看,二季度企业应收款类产品发行规模和数量大幅增长,新设规模790.53亿元,增幅达到30.32%。在一季度新设规模略有收缩的情况下,二季度信托受益权类产品设立规模再度上扬,新设规模281.54亿元,增长8.11%。融资租赁类产品新设规模略有增长,新设规模304.71亿元,较一季度增长6.35%。

 认购资金来源有多种

       这些资金来自券商资管、银行、银行理财、基金专户、一般工商企业、公募基金、保险及保险资管、券商自营、信托计划、养老保险、信托公司、私募基金以及期货及期货资管等13种源头。

  从优先级认购资金来看,券商资管产品、基金专户、期货及期货资管、信托计划以及私募基金等私募资管产品认购规模834.91亿元,占二季度新设产品规模的42.08%。

  另外,银行及银行理财产品资金认购企业ABS优先级的规模也较大,二季度共认购了685.39亿元,占比34.54%;公募基金认购企业ABS优先级规模为134.23亿元,占比6.76%;保险及保险资管认购规模为102.08亿元,占比5.14%;剩余的优先级资金来源于券商自营、养老保险以及一般工商企业(大多为原始权益人)的认购规模合计227.70亿元,占比11.47%。

  不过,从劣后认购资金来看,一般工商企业认购规模占比最大,认购规模87.47亿元,规模占比64.38%,但这一认购占比大主要是因为通常一般工商企业会作为原始权益人自持。而来源于基金专户、券商资管、私募基金的认购资金规模为26.08亿元,规模占比19.19%;券商自营认购新设产品劣后级规模为11.60亿元,占比8.54%;银行理财及银行的认购资金规模为10.71亿元,占比7.88%。


至二季度末发行规模近2万亿


  自2014年12月备案制开始实行至2018年6月30日,累计共有123家机构备案确认了1371只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总发行规模达19836.96亿元,存续规模12353.42亿元。在总发行规模中,有16296.30亿元由券商发行。另外,备案数据显示,单只产品平均期限3.60年,其中住房贷款类产品期限较长,单只平均期限达21.02年。其中优先级平均预期收益率在4.00%~6.00%。不过,2018年第二季度,随着市场融资环境收紧,产品发行利率略有抬升,优先级平均发行利率为6.15%。

  从原始权益人角度看,截至二季度末,已发行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原始权益人约600余家,行业构成较为多样,其中电商小贷、商业保理公司、融资租赁公司、银行、信托公司融资规模较大。另外,在上述权益人中,有超过两成为外商投资企业和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发行规模占比分别为7.28%和5.22%。

  当然,随着发行规模不断壮大,原始权益人增多,基础资产的种类也多种多样。备案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债权类产品存续763只,存续规模10168.41亿元,规模占比82.32%。其中贷款债券产品规模最大,占比达到46.6%。而这其中,又以小额贷款类产品规模最大,占比69.59%。

私人银行家张丽解读


      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交易所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种类也得到了极大的丰富,出现了保理资产、购房尾款、两融债权、物业费、学费、信托受益权等新型的基础资产类型,这在某种程度上验证了“有现金流就能证券化”的名言。交易结构方面,也出现了双SPV架构的证券化产品,通常有“专项计划+信托”或“专项计划+私募基金份额”等形式,主要运用在于不动产投资相关的证券化产品中,如中信华夏苏宁云创项目。

       与美国占主流的住房按揭抵押贷款支持证券(RMBS)和我国占比较高的企业信贷资产支持证券(CLO)不同,很多已发行的企业资产证券化具有以下特点:(1)有些基础资产,如未来债权、未来收益权等对于原始权益人而言尚未形成资产(即不计入资产负债表的资产类科目,因此“证券化”比“资产证券化更为恰当”);(2)有些作为基础资产的债权、收益权并非自我实现,需要原始权益人后续积极地经营管理,如供电、供水、供气等合同债权的实现需要电厂、水厂、气厂的日常经营,若原始权益人失去持续经营能力,相关的债权和收益权也会受到影响,而CLO和RMBS尽管也有原始权益人的后续介入,但主要是以服务机构的身份履行义务,在特定条件下更换服务机构并不会对基础资产本身的实现造成较大影响。(3)不同业务类型的原始权益人使得企业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缺乏同质性,基础资产(现金流)的风险和收益特性与原始权益人的业务模式有很大关系;(4)大部分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都设置有差额支付承诺和担保机制,企业资产支持证券带有明显的企业信用的烙印。


企业ABS产品发展建议


     同样的证券化基础资产,由于发起人(原始权益人)的监管部门不同、产品发行的市场不同,形成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和所受的监管标准也不同。随着基础资产日益多元化,所跨行业与领域也日益广泛,这个问题将日益突出,进而阻碍ABS产品标准化制度和统一规范的形成。这个问题的解决,不仅需要技术上的改进,更需要进行监管体制的改革,统一监管标准,才能促成证券化产品的统一化和标准化。


一是规范信息披露。目前,即使是在公开交易场所挂牌的ABS产品,其本质也仍为私募发行,信息披露仅对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而大量未在交易场所流通的ABS产品,信息更加不对称。因此,应在发行及存续环节对信息披露进行规范统一,以增加二级市场的透明度和交易的公平性。

二是建立标准化、统一化的产品估值与定价机制、现金流评估机制、风险收益曲线,以利于一级市场的发行定价、二级市场的交易定价。

三是积极推动同质化程度高、资产生成能力强、现金流稳定的基础资产进行证券化,鼓励该类资产稳定滚动发行,从此类资产着手,参考信贷资产证券化,推动整个市场的标准化与统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