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困局中的信托公司(上)

履冰人笔记2020-06-06 11:41:18

以下录自中信集团公司介绍:

1979年1月,邓小平在约见工商界和民主党派人士时,希望荣毅仁等能围绕改革开放做一些实际工作,发挥自己的作用。当年10月,在荣毅仁的建议下,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正式成立。

▲荣毅仁和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握手

新中国的信托公司即滥觞于是,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从1979年中信成立之后,中国的信托行业先后五次历经整顿。

存续信托公司数量先于1980年末达到620余家,又于1988年增长到了745家。在经历第三次整顿后,减少到1990年的339家。蛰伏两年,1992年信托公司的数量达到历史最高,仅登记在册的就有1000家。

1997年,时任央行行长的朱镕基启动第四次行业整顿,信托公司数量跌至242家。

今天,合法存续的信托公司仅剩68家。

▲中国信托公司数量的变化

一目了然,中国的信托公司几次三番脱胎换骨,业务范围历经国家级对外融资窗口、类银行储蓄机构、金融百货公司等等角色,可以说是改开以来,懵懂国人在金融领域试探、创新的重要载体。

毋庸置疑,信托公司在我国改开初期的艰难时代里担负起了重要的融资职能,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

但随着中国金融监管的日益成熟,信托公司也一次次被甩下马车,全行业五次推倒重来。

三岁看老,信托公司今天在金融行业的尴尬处境很难说有多大程度是源自当初对信托概念的青涩理解模糊定位

第五次行业整顿后,所谓「一法三规」逐渐完成制定,生效。68家信托公司成为受银监会监管的持牌金融机构,20世纪的泥腿子出身和游击队打法一去不返,信托产品100万元的起投门槛,和只服务高净值人群的金字招牌亮闪闪登场了。

▲一法三规

第五次整顿后,信托公司重新定位,自视为高净值客户的理财产品供应商,业务方向转变为开发收益率超过银行理财的低风险产品

好风凭借力,2008年后大规模基建投资的热潮和房地产行业的蓬勃发展让新生的信托公司找到了理想伴侣,以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开发企业为主要交易对手的两大信托产品系列横空出世。

▲热火朝天的基建和房地产

众所周知,2008年后,美国次贷危机的影响外扩,我国的对外贸易陷入困难。中央政府高瞻远瞩,坚持以为人民服务,拍脑袋决策作为工作原则,大笔一挥撒下40000亿刺激经济。

此后,地方政府融资规模开始日益扩大,地方债务走上滚雪球之路,房地产一飞冲天,低迷的时间短,昂扬的时间长。

信托公司牢牢绑在基建投资和房地产大潮的车轮上,无论是信托从业者还是信托投资人都过了一段吃着火锅唱着歌的幸福日子。

不仅如此,同样在2008年,银监会印发《银行与信托公司业务合作指引》,大名鼎鼎的银行通道业务由此发轫。

2008年对信托公司有多重要呢?

2007年末,信托公司管理资产规模为9500亿元,到了2010年,资产规模暴涨至30400亿元。3年的规模增速分别为28.9%、64.9%和50.8%。

故事讲到这里,仅仅相当于林黛玉进贾府,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的元妃省亲还在2年后等着。

以下录自红楼梦第十三回:

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若不早为后虑,只恐后悔无益了......

......因念道: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

2015年,信托公司在恒生电子的协助下用伞形信托点爆了一场牛市,随着股灾到来,三春终于去尽。

2018年,随着政府隐形债务风险被高层关注,资管新规颁布实行,各自须寻各自门的时代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