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家族信托要么不出问题,出问题就是大问题?

用益观察2020-02-19 09:05:16

【新朋友】点击标题下方蓝色用益观察一键关注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分享页面内容到朋友圈


2018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2018夏季达沃斯论坛)于2018年9月18日至9月20日在天津梅江会展中心举行,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接受采访表示,关于家族信托,总结了三句话,第一句话是家族信托要么不出问题,出问题就是大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出问题一定是结构性的问题,那结构性的问题就意味着我们讲家族信托有不同的主体,有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保护人,那一定是意味着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发生了变化,那这样的话可能有的家族信托是通过宿舍,打官司的方式来实现的。


第二点就是说家族信托在第一代创始人在世的时候往往不会出问题,出问题往往都是在一代企业家去世之后,因为这个里面因为我们创始人他有权威,不管是在企业里面还是在家庭里面。


可是呢,当他去世之后,我们来评判这个家族信托设计的好坏,我们要看它是不是很稳健,是不是真正能够符合不同的主体之间他们的这种诉求,所以我想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不要认为你设立家族信托,在你在的时候没问题就是OK了,我们看像香港的新鸿基这也是非常大的企业,那在创始人去世之后这个家族信托带来的巨大问题让他们的三个,第二代的亲兄弟姐妹打的不可开交,给企业也带来了很大的损失。


那么第三点,就是我们评判一个家族信托做的好坏,我们看的不是5年、10年,我们要看50年、100年,也就是说家族信托是一个超长期的家族财富管理和传承的工具,它是跨代的,它有的时候夸两代、三代甚至时间更长,所以我们要从一个更长的时间尺度来做衡量,这样的话我想才能做更好的家族信托的设计。


采访实录:


记者:高总您好,我们知道您是研究家族信托的,那这块其实在中国起步比较晚,那目前在中国大概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呢?


高皓:我们把家族信托分成在岸的家族信托和离岸的家族信托两类,那当然我们可能在这个主要探讨的是在岸的,国内的这个资产来做家族信托,那么我们目前呢从这个需求的角度来讲啊,实际上是一个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因为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们很多的民营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那与之相对应的呢就是我们的民间财富,那也有比较大的发展。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而且这个第一代的企业家他们年龄也是越来越大了,很多已经到了60岁、70岁,所以呢,是要考虑他们企业的传承、财富的传承。那在这种情况下呢,家族信托它作为一个保护和传承,家族财富非常重要的工具和载体,所以它的需求是非常迫切的也是非常广大的。


但是从供给的角度来讲呢,就是我们的法律基础设施现在还在发展的过程当中,因为我们的《信托法》是2001年正式通过的,那么当时还没有今天的这样一个需求,所以呢,可能后续我们随着《信托法》的逐渐的完善,我们的法律基础设施能够支持家族信托能够更好的完成它的职能,那我想这个供给和需求的匹配,我们家族信托能迎来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


从目前来讲我们也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那在今天这样一个财富传承的过程当中,我们做一些摸索和探索,当然也会为未来的《信托法》的修法提供非常重要的实践依据,所以我想这个是我对目前中国家族信托发展的一点判断。


记者:那其实一些超高净值的上市公司,在2018年的上半年的高质押率包括像爆仓也是一个话题,那你觉得对他们来说如何做好财富保全呢,和传承?


高皓:你问的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这个是我们这个今年上半年,不管是中国的资本市场还是中国的民营经济,大家非常关注的可以说是标志性的事件。那这个里面我想一方面既体现出来我们经济转型升级的内在的需求,驱动力,同时呢,也体现出来我们的金融机构、金融市场可能对我们民营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的这个老问题,我们有了新的形势。


那如果从微观的层面来讲,从我们这些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我们的企业家创业家,从他们的角度其实更是给他们上了非常生动的一课。因为,过去呢大家是一心扑在企业上,我就是为了企业的发展,而且呢,说实话,因为经济形势好加了很多的杠杆,这样企业在好的时候确实可以发展的很快。


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个经济周期是会波动的,所以呢,这个也提醒了我们很多的民营企业家,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那么怎么来做准备,这个里面呢我想可以从四个维度,比如说从企业管理的维度、从企业治理的维度、从企业股权的维度还有从家族财富的维度,可以做不同的准备和安排。


比如说从管理的角度来讲,那我们要把握好企业发展的节奏,我们在最乐观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想到如果经济形势、金融形势发生了这种突然性的反转,那我们怎么样来承受,对吧。所以如果是作出了这样的假设,那我们可能不会那么的接近,对吧。


比如说我可以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这个是美国最大的非上市公司,这个也是四大粮商的嘉吉,他们公司在做15年战略规划的时候,他列举了13种世界的政治经济形势的情境,那么也就是说我不管是哪一种情境,我且都有应对的方案,而不是说我只想到最好的这种状态,我只做一种准备,那那样的话完全,对吧,因为谁也没有办法预料到外部环境的变化,比如说中美贸易战,我们怎么可能在1年前预料到这件事情的发生呢?可是如果你作为企业家,你需要有这样的能够识别风险、管理风险的能力,所以在管理层面确实有很多可以做的。


那比如说在股权层面,我们这些爆仓的这些民营企业的大股东,可以说他们是在股价很高的时候,对吧,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不管是给企业的经营发展去做融资还是个人做一些财富安排,但是呢,如果你去观察,他们的质押的股权的比例是越来越高的,所以前一段时间有统计,在A股的3000多家上市公司里面,有400家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已经质押了超过90%的他所持有的股份,那这个是非常危险的,对吧,也就是说一旦股价下跌,那可能极大的风险就是我会被平仓。


那也就是说如果你即使要做股权质押,是不是你自己也要有一些风险的评估,对吧,你所质押的股权比例除了证券公司银行它的警戒线,它的平仓线,我们作为大股东自己我们也要控制一定的水位,不至于让自己到一个特别被动的情况去,所以我想这是在股权层面。


那么在家族财富层面,我们经常说怎么样能够分离一部分家族的财富和企业的资本,这两件事情呢有关联,可是呢,我们也可以把它们适当的分离,这样的话就不会出现说我的企业有很大的风险,企业那边假如说一息倒闭,或者说地下转让,那不会说家里边吃不上饭。


所以呢,我们做一些相应的这种规划和安排,我想呢,也能够让我们的企业家更好的在不确定的环境里边能够一往直前,因为我们这个家里的生活已经安顿的很好了,我们可以去外部我们去这个发展,去竞争,去有一个很好的这个企业未来的创新,这样呢也不会有太多的这种顾虑或者担心,所以我想可以从不同的层面来做相应的规划和设计。


记者:那这个我不太懂,就是说他如何把企业和家族这块,如果一旦上市公司出现问题也好,或者是控制人出现问题也好,那如何保证自己家族这部分的财产呢?


高皓:对,因为比如说我们举个例子,有很多这个上市公司或者说企业的大股东,他在融资的时候,他有的时候是会签无限连带责任担保的,那这个意味着就是如果你企业出了问题他的这种风险是直接就传导到大股东身上了,所以如果我们有比较强的这种风险意识,那你在做每一次这样融资的时候你自己就要评估,对吧,那我是不是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


有的时候呢我们的企业家他是超级自信的,他觉得没问题,我肯定能够把这个事情处理好,但是,我们有很多外部的经济环境的变化,可能是很大的反转,可能是你通过个人的力量真的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所以我倒是建议我们的这些企业家还是要学一学这个其它的企业的案例,来看一看经济史、金融史,这样在一个更大的时间维度上来评判我在这个时点要不要做这个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或者说即使我做,我可能不是10个投资我都要这样做,我可能只有2个我是这样做的,所以这样的话对他的这个个人的财富呢也能有所保护。因为我们讲只有他个人,企业家个人有了安全感,他才能够真正的更好的发挥他的企业家精神,对吧,尤其是他不用顾虑他的老婆小孩,他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企业的发展过程当中来。


记者:那您前面说过家族信托要么不出问题,要出就是大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


高皓:我们关于家族信托呀,我自己总结了三句话,第一句话就是你刚才讲的,家族信托要么不出问题,出问题就是大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出问题一定是结构性的问题,那结构性的问题就意味着我们讲家族信托有不同的主体,对吧,有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保护人,那一定是意味着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发生了变化,那这样的话可能有的家族信托是通过宿舍,打官司的方式来实现的,有的那可能用的更为激烈的方式,比如说我们台湾地区,有的家族甚至是在开家族会议的时候,兄弟之间彼此要枪杀的,是非常惨烈的情况。


所以呢,我们一定要首先关注家族信托的结构性的设计,不要在这个里面犯大的错误,因为我们讲家族信托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家族财富管理和传承的工具,我们要真正学会去驾驭这个复杂的工具,我们不能说这个都用这种现成的标准化的,因为每一个企业,每一个家庭他们都是千差万别的,一定要找到最适合我们这个企业的方案,所以我想这个是特别重要的一点。


当然后边还有两点,我也想说一下,第二点呢就是说这个家族信托在第一代创始人在世的时候往往不会出问题,出问题往往都是在一代企业家去世之后,因为这个里面因为我们创始人他有权威,对吧,不管是在企业里面还是在家庭里面。


可是呢,当他去世之后,我们来评判这个家族信托设计的好坏,我们要看它是不是很稳健,是不是真正能够符合不同的主体之间他们的这种诉求,所以我想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不要认为你设立家族信托,在你在的时候没问题就是OK了,我们看像香港的新鸿基这也是非常大的企业,那在创始人去世之后这个家族信托带来的巨大问题让他们的三个,第二代的亲兄弟姐妹打的不可开交,给企业也带来了很大的损失。


那么第三点,就是我们评判一个家族信托做的好坏,我们看的不是5年、10年,我们要看50年、100年,也就是说家族信托是一个超长期的家族财富管理和传承的工具,它是跨代的,它有的时候夸两代、三代甚至时间更长,所以我们要从一个更长的时间尺度来做衡量,这样的话我想才能做更好的家族信托的设计。


记者:那我们知道其实家族信托它应该如何选择好的管理者,包括像一些(12:50)就是更好的收益更好。


高皓:对,那我想这个问题呢也是很现实的,就是一旦我的家族信托成功设立之后,那我的受托财产应该怎么样来管理,如果管理的不好,假如说它没有能够抵御通货膨胀,那就意味着每年我的受托资产是缩水的,对吧,这肯定不是大家想看到的情况,所以呢,在受托资产的管理上,很多时候这个也是量身设计的,也就是说根据我们家族。


财富的目标,我们的财富的使用的领域,对于流动性的要求,对于收益率的要求,对于风险的控制等等等等,我们家族首先要把这些输入,给到金融机构,然后金融机构呢,再结合需求,再去匹配它的资产配置战略,它资产配置到不同的资产类别当中如何选择资产管理人。


这个我想一定是推拉供需两方面是要平衡的,一方面金融机构不能说,我是一个销售导向的,我只是要销售我的金融产品,从受托人,从委托人这个角度来讲呢,他要更好地把他自己的需求提炼出来、总结出来,这样我想供需匹配受托资产的管理,才能到一个比较好的平衡。那在因为它是一个超长期的财富管理的工具,所以大家不必执着于它短期的收益率,因为短期的高收益伴随的必定是高风险,而且很多时候是牺牲了流动性,这个是不是你想要的。


所以我想这个受托资产管理,给这些设立家族信托的委托人,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就是我们一定是一个资产配置导向的,我们需求驱动的,可是呢,要跟我们的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的专业人士,共同来设计的这样的一个理念,也要尊重金融的规律,我想这样才能够更好地实现财富的目标。


记者:在家族信托这一块,和其他的方面像一些理财,比如私募有哪些不同呢?家族信托,理财方式和管理方式,和其他的一些理财手段有哪些不同?


嘉宾:我想家族信托,它更多的不是一个理财的工具,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延续刚才的问题,受托资产,它在配置的时候,它可以配置不同的资产类别,比如说二级市场的股票,比如说债券,比如说一级市场的股权,这个很多时候是PE、VC、基金,比如说我可以配置在货币市场,也可以外汇,还有房地产等等等等不同的资产类别。


所以呢,这些我们讲大家通常所说的理财,实际上是第二层,就是我这个具体的资产类别当中,我怎么样选基金管理人,而我们的家族信托呢是更上面,就是它怎么样来充分利用好不同的理财工具,来管理好我的受托资产,所以它本身并不是一个理财的工具,它是财富保护和财富传承的重要的工具。


所以我想你这个问题问得也是很好,这样的话能够让我们的企业家,让我们的这些高净值人士,他们能够更深入地来理解家族信托它的这种功能和属性。


记者:谢谢!


来源:网 易 股 票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除非无法确认,《用益观察》均在文章末尾备注了来源和作者,如转载涉及版权、标注有错漏等问题,请发送消息至公众号在线客服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或与您共商解决,非常感谢!


敬请关注用益其它微信公众号

用益投资(ID:usefinance):提供最新信托/资管理财产品


用益研究(ID:trustforward):掌握信托/资管发展最新前沿


合作交流

投稿:yanglee46@hotmail.com

合作:QQ40668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