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信托人】明星信托经理王会妙

中国信托业协会2019-08-04 06:29:25



王会妙,经济学博士。现任中诚信托公司信托业务三部总经理,在今年第九届上海证券报“诚信托”颁奖活动中,她荣获2014年度优秀信托经理奖。王会妙具有十年信托从业经历,累计开发运行信托产品上百只,曾担任几十个集合信托计划的信托经理,主动管理信托计划规模超过百亿。所管理的信托产品涉及多个行业领域,其中包括房地产信托、融资租赁收益权信托、股票收益权信托、艺术品信托等多种类型信托产品。


从业十年来,王会妙开发管理的信托计划未发生一例未向投资者兑付预期收益的事件,所有到期信托产品均达到预期收益水平,存续的信托计划运行良好,为投资者创造了较高的投资收益,深得投资者的青睐。她曾推出了我国第一只艺术品投资集合信托计划,并累积管理了数十只艺术品投资信托计划,除一只在存续期正常运行外,其余均顺利结束,向投资者成功兑付预期信托收益,上述产品获得多项业内大奖。从业期间,王会妙曾荣获“中央企业先进职工”称号,其带领的团队荣获中诚信托2013年优秀团队等称号。让我们走近这位信托经理,听听她对新常态下市场投资环境变化、居民资产配置等的看法。


问: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市场的投资环境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居民的大类资产配置的变化也开始发生,就信托行业而言,你是如何看待这一市场变化的?


答:不同商业周期,资产配置也是不同的。我们现在看到此前颇受青睐的固定收益投资产品渐渐失去吸引力,居民的大类资产配置的变化也开始发生,我认为这个现象的出现是由我们所处的商业周期决定的。


目前经济所面临的“高库存、高杠杆”再难以为非标融资理财业务提供高速发展的土壤,前两年出现的那种收益高、且安全系数高的理财产品将越来越稀少。过去十年中,中国是世界上经济高速发展的经济体之一,其快速发展的最大的动能来自于投资,中国经济的发展中投资占了GDP的40%左右,在缺乏一个发达的股票市场尤其是债券市场的情况下,投资资金多来源于银行贷款和非标准化的融资。我国在2014年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23万亿,银行贷款、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间接融资合计融资余额为103万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85%,以非金融企业境内债券和股票形式直接融资合计融资余额为15万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13%,而美国直接融资的比例接近85%。尽管直接融资市场欠发达,但实体经济的投资利润率较高,投资意愿较强,在这种大背景下催生了非标融资业务的繁荣,也应运而生了安全性较高、收益率较高的的非标固定收益产品,如以房地产和政府融资平台为融资标的的银行理财产品和信托产品。在经济快速增长的市场环境下,这种理财产品不仅收益率高,而且面临的宏观经济风险小,安全性高,成为投资者在过去几年最好的资产配置品种之一。但这种高收益、安全度高的理财产品是市场机会型,在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后,这种收益高、安全性高的理财产品将会越来越稀缺。


问:近一两年理财市场风险事件不断出现的原因是什么?


答:目前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实体经济出现了“三高”的症状,即“高库存、高杠杆、高投资风险”,实体经济的投资收益率大幅降低,甚至低于贷款利息,所以我们常常听到实体企业“给金融机构打工”的抱怨。据统计,目前中国企业的债务余额与GDP的比重在135%左右,而美国企业债务与美国GDP的比重只有75%左右。在这种市场环境下,如果我们还在为实体经济加杠杆,再提供高成本的融资,我们面临的市场风险将会越来越大,这就是为什么近两年理财市场上越来越多的风险事件不断出现的主要原因。


问:非标准化的固定收益类理财产品收益类为什么呈现下降趋势?


债券、中期票据和短融等市场的大发展对原有非标债权融资的替代效应将越来越大,这将迫使非标准化的固定收益类理财产品的收益率越来越低。举两个例子说明这个替代效应。我司有一个地产融资客户,前30强的开发商,在2012年融资时,融资成本是12.5%/年,风控措施是土地抵押等。但现在我们很难再为这个客户合作这类业务了。这个客户告诉我们了他们的感受:为了促进债券市场的发展,今年证监会的监管思路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是提高发债效率和发债品种,二是放松原来发债时份额的限制;以房地产企业发债中的一个环节“土地核查”为例,原来发债时,土地核查要去国土部去核查、证监会对发债材料进行实质审核,因此周期很长;现在发债,还是“土地核查”这个环节,现在已不再需要去国土部核查,企业自查就可以;同时在发债品种上,在公募的基础上,增加了私募品种,同时只要不是大公募公司债,不再由证监会审批,而是由交易所对发债材料进行形式审查,出具无异议函即可,发债效率大幅提高;同时在公司债的发行额度上,以往在计算公司债的发行额度不超过发行主体净资产的40%时,发行主体之前发行的中期票据、海外债券都占用公司债的额度,现在在核定公司债的发行额度时,不再将中期票据和海外债券发行的额度计算在内,公司债券的发行额度扩大。


刚才说的这家客户在今年5月份发行的无担保债券的利率在4.6%/年左右,比我们信托提供的融资成本低很多。无独有偶,地方债券的发行也为对政府融资平台的融资产生了很大的冲击,比如说今年第一批发行地方债券的江苏省,过去该省地方融资平台的融资成本为8%/年至9%/年,今年发行的地方债中标利率在3%/年至4%/年。债券市场的大发展对不仅对银行贷款、保险公司的债权计划、也对信托贷款产生了替代效用,而且这种替代效用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相对应以这些产品为载体的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也将大为降低。


问:2015年中国权益类市场带来了怎样的市场机遇?信托公司应当如何利用?


伴随着信托公司转型,以浮动收益为特征的权益投资类理财产品将会日益丰富。权益投资类理财产品所涉及的领域不仅包括阳光私募证券投资、定向增发、并购等与资本市场有关的领域,而且还包括非上市企业的股权投资,如房地产基金、PE等多个领域。尤其是为了去杠杆,证监会以促进权益资本市场发展为导向,要求IPO发行由审批制向注册制改革,并丰富全国股转系统市场的交易方式和融资方式,在主板市场、中小企业板、创业板的基础上,引入新三板,建立了多层次权益资本市场,使得权益资本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日益完善。在这种大环境下,以浮动收益为特征的权益投资类理财产品也将逐日益丰富。


相比之前有抵押物的融资业务,权益类投资将会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因素,这类业务可能没有原来融资业务最重要的风控措施之一抵押物,更多地依靠受托人的管理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为了更好的控制风险,信托公司必须加强专业性,通过产品创新,整合各种市场资源,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及时地捕捉到市场投资机会,为投资者创造更多的财富。


来源:中诚信托财富汇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