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一个资管计划“三个通道” 华宸未来项目违约谁负责?

债券圈2021-04-04 16:41:03

一款由三家金融机构担任通道的基金子公司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在项目方出现兑付危机后,摆在投资者面前的是三家金融机构都可能逃避法律责任的“滑稽”局面。
8月11日,“华宸未来-湖南信托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称“华宸未来资管计划”)向投资人发布第三次临时公告,与之前投资人签订的合同及前两次临时公告不同的是,在华宸未来资产和湖南信托之间突然出现了第三个通道方——安徽国元信托。这让这款资管计划的法律关系变得复杂而微妙,也可能导致三个通道方最后都逃避责任。

事实违约
上述第三次临时公告称,华宸未来资管计划一期于2013年7月16日成立,二期于2013年7月31日成立,均通过安徽国元信托所设立的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定向投资于湖南信托发起设立的“淮南志高动漫文化产业园项目贷款单一资金信托”,向融资人淮南志高动漫文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淮南志高”)发放信托贷款。
由于融资方淮南志高未经批准非法占用土地被行政处罚,志高欢乐园项目早在去年12月就已经停工,淮南志高不仅没有现金偿还理财产品的本息,还被官司缠身,并列入国家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华宸未来资管计划的规模为3亿元,到期日为2015年7月(存续期24个月),今年7月已经到了付息日,两期计划的第一年年度利息分别为1458万元和1840万元。由于不能付息,已经事实违约。
“现因融资人生产经营出现困难,并正在进行资产重组,未能在付息日支付第一年利息,从而相应的信托计划未能进行收益分配。鉴于目前项目的实质性风险状况,已经出发信托贷款提前到期的条件。”华宸未来资产在临时公告中称。

三家机构都说自己是通道
根据投资人张先生与华宸未来资产签订的《华宸未来-湖南信托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资管计划的资产管理人(作为所投资的信托计划的委托人,即华宸未来资产)对信托计划受托人的投资运营“无决策权、管理权等主动性权利,标的信托计划的全部运作均由湖南信托负责。
上述合同同时显示,以下事项属于湖南信托的职责范围,并不在华宸未来资产的职责范围内,包括:对标的信托计划拟投资项目及相关交易对手开展尽职调查;设计信托计划的交易结构;执行信托计划的资金运用以及资金运用过程的管理(包括签约、办理抵质押登记手续、项目过程管理、收取投资收益以及投资本金;在被投资企业或合作方出现违约后进行追索、处置抵质押物、转让投资权益等)。
上述两条表述作为“风险提示”出现在合同的第一页,也意味着华宸未来资产作为通道方,规避了项目发生风险时对投资人所需承担的责任;而这些风险提示似乎也显示应由湖南信托对这一理财产品的管理和兑付负主要责任。
但事实却并不如此。在法律关系上,华宸未来资产与湖南信托并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这来自于湖南信托当时做的一个巧妙“设计”,现在这一设计被华宸未来资产认为是“挖了一个坑”。
华宸未来资产总经理万云在8月12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6月,湖南信托和华宸未来资产开始合作,并签订了一份单一资金信托合同。但之后湖南信托说“不希望与华宸未来资产直接合作,希望再找一家信托公司做通道。”华宸未来资产于是找到了安徽国元信托,与国元信托签订了单一资金信托合同,华宸未来资产成为国元信托的委托人;国元信托之后再与湖南信托签订单一资金信托合同,国元信托成为湖南信托的委托人。
这样一来,华宸未来资产与湖南信托之前签署的信托合同也因为未执行则自动失效。
一位信托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湖南信托当时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再通过一个通道方来隔离与终端投资人的关系,降低风险。信托公司对单一资金信托不负有刚性兑付的责任,一旦项目出了问题,湖南信托可以“推脱”责任:我们做的是单一,我们也不知道钱是怎么来的。
事态的演进可能也的确如此。万云向本报记者称,在项目发生问题后,华宸未来资产试图向湖南信托进行交涉,但湖南信托并不承认与华宸未来资产存在法律关系,更不承认是这个项目的主动管理方。对华宸未来资产与投资人签订合同中所表述的关于湖南信托的职责,同样不予承认。
由于这款资管产品的投资人主要来自华宸未来资产,目前投资人讨债的压力主要涌向华宸未来资产。本周,华宸未来资产将召开投资人大会,商讨解决办法。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昨日未能联系到湖南信托和国元信托对此事置评。

志高项目早已停工 融资方涉诉
志高神州欢乐园项目位于安徽淮南市山南新区淮河大道附近,公开资料显示,志高欢乐园占地1200亩,耗资60亿元,是一个以科技文化、动漫、休闲、度假为一体的大型文化旅游项目。
2010年3月,志高欢乐园正式开工建设。当时,淮南人对于该项目的期盼度一度攀升,坚信志高欢乐园建成以后将会带动旅游业的发展,带来无限的商机。
项目业主为淮南志高动漫文化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淮南志高”)。“华宸未来-湖南信托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3亿资金,即是通过湖南信托贷款给淮南志高,用于“淮南志高动漫文化产业园”园区建设、大型设备调试和测试费用及开园前的广告性支出等。
除了通过湖南信托的3亿元融资,淮南志高还在2012年8月14日通过“长安信托·淮南志高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3亿元,信托期限为12个月。长安信托的上述信托计划已经到期,有消息称是由长安信托向投资人进行了刚性兑付。
淮南志高项目之所以停工,主要原因是一块用于房地产开发的土地出了问题。淮南市国土局6月19日公共称:“2010年1月份淮南志高在未取得合法用地手续的情况下动工建设,占地面积149.09亩,我局于2011年9月22日向其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淮国土资罚字〔2011〕3076号),但当事人一直未履行处罚事项。2013年5月份,国家土地督察南京局来淮例行督察期间,发现该公司未经批准非法占地550.56亩(约合367223.52平方米),修建志高广场,我局依法进行了调查取证,并予以行政处罚,因为2011年我局下达的淮国土资罚字〔2011〕307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一直未得到履行,所以在退还土地的处罚事项上并案处理。”
此外,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泰安志高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淮南志高还因涉诉被法院裁定偿还债务人的相关款项。同时,因其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违反限制高消费令,今年4月,上述被申请执行人,被列入国家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风险逐渐暴露
万云称,已经和相关方面沟通,考虑起诉国元信托连带起诉湖南信托,“湖南信托在资金划拨上并没有按照工程进度进行划拨,而是信托成立后一次性就打出去。湖南信托在资金划拨上存在管理疏忽,华宸未来资产接下来将主要就此进行起诉。”万云称。
优选财富投研中心总经理张淑霞表示,一般信托的资金调拨不会是一次完成,都会根据项目的进展划拨。而这款信托成立一个月暴露出了风险,若按正常操作,大部分资金应是可控的,但现在3亿元资金却全部损失掉了。
对于信托资金划拨的监管职责,有投资人称,在华宸未来资产与投资人签订的合同里,约定了华宸未来资产对资金划拨有监管之责。
有投资人认为,淮南志高动漫产业文化园违法占地的事实不难获得,华宸未来资产、湖南信托、国元信托对于淮南志高的这一事实都没有尽调到位,属于失职。“国家土地督察南京局是在2013年5月发现淮南志高非法占地的情况,资管计划在2013年7月成立,难道不是尽职调查失职吗?”张姓投资者称。
张淑霞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不仅融资方对违法占地事项尽调失职,资金方对融资方提供的抵押资产也严重高估。该款信托是以淮南志高关联公司志高实业(龙岩)有限公司提供评估价值14.19亿元的土地使用权及在建工程等实物资产设置抵押,抵押率约20%。张淑霞认为,这块土地为文化娱乐用地,一个四线城市估值达到每平方米2万元,评估得有些离谱。
张淑霞认为,关于基金子公司此类通道业务的风险,接下来将会陆续暴露。“资管产品刚开始发展得太快,基金子公司本身又没有刚性兑付的能力;而像华宸未来资产这种通道业务,在法律关系不明确的情况下就充当了集合通道,风险太大。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基金子公司资管产品的风险会超过集合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