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信托计划出资不实的法律风险——评杭州锦江集团有限公司与上海爱建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执行纠纷

协力金融法律评论2019-10-16 14:45:31
案情简介
2006年 9月,爱建信托与委托人三门峡惠能热电有限责[1]任公司(以下简称惠能公司)职工持股会签订《股权信托合同》,代委托人持有惠能公司股权。而后,爱建信托根据《股权信托合同》,从惠能公司其他两位股东处合计受让55%股权。2006年10月,惠能公司董事会作出决议:公司股东采

取资产评估增值转资本公积转增资本方式出资。爱建信托增加出资 9560.65万元,其中以资本公积转为资本 8690万元,以货币资金缴纳新增资本 870.65万元。

2009年惠能公司与锦江公司发生买卖合同纠纷,经仲裁裁决,惠能公司应向锦江公司支付煤炭价款及违约金,但惠能公司未履行裁决,锦江公司向三门峡中院申请强制执行,提出因爱建信托未履行对惠能公司的出资义务,应当承担出资不实的责任,申请追加爱建信托为被执行人。
裁判结果及理由
2009年12月,三门峡中院认定爱建信托在对企业资产做评估增值转为资本公积,并将资本公积转增注册资本的过程中,存在投入注册资金不实的事实,应当依法承担出资不实的责任,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执行规定》)第八十条,裁定爱建信托在对惠能公司 8690万元注册资金不实范围内向申请执行人锦江公司承担责任。
案例评析
本案是关于信托公司在受托投资股权时是否因出资不实而承担责任。

根据公司法相关法律法规,出资不实产生的法律责任包括向公司及其他股东承担的内部责任和向公司债权人承担的外部责任。内部责任为:一是违约责任。股东不按公司章程规定缴纳出资的,除向公司足额缴纳外,还应向已按期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违约责任。二是连带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请求该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外部责任为:一是连带责任。公司债权人起诉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可同时请求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二是清偿责任。 被执行人无财产清偿债务,如果其开办单位对其开办时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执行法院可以裁定变更或追加其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在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的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但“开办”、“开办单位”的认定目前实务中理解不一。如本案中,执行法院将公司经营中增加注册资本理解为“开办”行为,“开办单位”即公司股东,认定受让人爱建信托应对债权人在出资不实的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

关于信托公司出资不实,实际中主要存在两种情况:信托设立时委托人交付的股权即出资不实以及信托成立后从第三方受让股权。

1.信托设立时委托人交付的股权即出资不实

信托公司基于信托财产转移交付受让委托人所持的股权,若存在出资不实,就内部责任而言,需承担连带责任。但由于连带责任的承担以“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为前提,信托公司是否有免责的可能?就一般的股权财产权信托而言,信托公司对于信托财产的审查义务主要为是否属于信托法规定不得设立信托的财产,若信托公司已核实股权为委托人合法所有不存在权属争议,接受该股权设立信托并无过错。尤其是事务管理类信托,信托公司仅收取小额报酬,若由此被课以连带责任有违公平。故此时信托公司可以“不知道第三人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为由进行免责抗辩。

但若设立的财产权信托实质上已成为结构化信托的增信措施之一,对委托人交付用以认购次级受益权的股权是否存在瑕疵属于信托公司项目尽调的一部分,信托公司很难以不知道委托人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为由进行抗辩。就外部责任而言,信托公司需承担连带责任。

2. 信托成立后,信托公司从第三人处受让的股权存在出资不实导致的法律责任。

这种情况主要发生在事务管理类信托中,信托公司根据委托人指令从第三人处受让的股权存在出资不实的瑕疵。比如房地产股债结合信托中,信托公司从目标公司原股东处受让了出资不实的股权。作为受让人信托公司在内部责任中需承担连带责任。但由于内部责任的承担以“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为前提,若设立事务管理类信托,信托财产的运用管理均由委托人自主决定,信托公司从第三人处受让股权仅为执行委托人指令,可以“不知道第三人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为由进行抗辩。就外部责任而言,信托公司需承担连带责任。

至于信托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后是否可向相关方追偿则要视情况而定。《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受让人承担责任后,向该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追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本文部分内容参考自用益信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