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信托经理:走,查封去!

上海信托圈2019-05-18 11:34:58


导读:我在信托公司当法务那几年,一旦公司发现某个项目要出险,首先是想着法儿的先查封,免得查封晚了,被别人占了先机,到那时候哭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

来源:阿信往事、作者:尔青


小曹: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你居然有个5岁的孩子,而且你老公是个64岁的大爷。你们一家三口走进我租的房子,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你,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找我?”大爷说:“因为我年纪大了,我走后,他们娘俩还需要人照顾,你就和她结婚吧?”


念天地之悠悠,独接盘侠怆然而涕下。



好多做项目当了接盘侠而出风险的,而出了风险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查封!

我第一次查封去的是深圳证券交易所,当时我还是信托公司的一个小法务而已。一个项目出险,A上市公司提供股票质押担保,我们去查封的是A上市公司质押的股票。一同去的还包括北京大成律所的律师、法院执行员以及我们公司业务部门的同事。交易所办理查封的是个四十岁左右、有些微胖的大姐。当法院执行员将查封执行书递交交易所大姐,大姐不耐烦的说:“怎么又来一波儿,这家企业到底怎么了。”我脑子嗡的一声,差点跌坐在地上,什么叫又来一波?难道以前有过人来?律师也紧张了,像乌龟一样伸长了脖子去看大姐正在打开的电脑,业务部门干脆准备像猴子一样翻过去柜台去里面看个究竟,倒是法院执行员淡定很多,后来知道,敢情儿是见怪不怪了。大姐看着电脑说:“你们是第六个来查封的,前面已经查封过5次了,你们要轮候查封还是不查封?”现场直接炸了锅:什么?我们是第六个来查封,居然有5个比我们先到?项目出险后我们可是马不停蹄就赶过来了?我们觉得也就只有光速和我们可以媲美了?居然有人比我们还早!!业务部门赶紧电话沟通业务部门领导,我赶紧电话沟通法务领导,核心意思,我们来晚了,都已经是第六个来查封的了,目前只能轮候查封。领导只有苦笑,那目前也只能轮候查封了。


什么叫轮候查封?

同一个查封物,不同的债权人去查封,第一个去查封的就是第一顺位查封,第二个查封的就是第二顺位查封,以此类推。查封顺位不同,意味着你在处置查封物上永远劣后于前顺位的人,你比如,前顺位的人不提出变卖查封物,你就不能去提出变卖的要求,你就只能干等,等到天荒地老也得等。什么时候你的查封顺位可以靠前?第1顺位查封人解除查封,你递延成第5顺位查封人;第2顺位查封人解除查封,你递延成第4顺位查封人;依次递延,我们他妈是第六顺位查封人!为什么一个企业出险,大家都抢着去做第一顺位查封人,就是要把查封物的处置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我说变卖就变卖,我说拍卖就拍卖。可现在呢:


资产不是你想卖,想卖就能卖。

让我等待,让我明白,等着你走开。


我们为什么查封晚了?

我觉得还是我们的贷后舆情出现了问题,因为在我们之前,这家上市公司关联的企业里面早就有出险的了,我们查封的速度没有问题,可是我们发现风险的速度出现了问题,等我们发现风险了,已经是风险爆发的高峰期了,所以,在查封上,自然落后于他人了。


你知道吗?有的债务人为了不让债权人当第一顺位的查封人,还会出阴招儿。这个债务人找个第三方,和第三方签署一个借款合同,然后让第三方到法院告自己违约,自己马上应诉并且败诉,第三方马上查封掉自己的所有资产。等债权人去查封的时候,只能当第二顺位查封人了。这时候只要第三方不提出处置资产,债权人一点办法没有,因为在查封顺位上,他已经丧失了主动权。这时候,你对债务人的感觉一定是:


出卖我的债,逼着我离开

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我有一个同学在东莞执行庭。我们以前爱开他玩笑,说,你现在是吃完原告吃被告吧。他苦笑着说,我们现在真不敢,管的严多了,但真有送的,执行前是原告送,钱的背面贴着“急急如律令”,执行中是被告送,钱的背后印着“愚公移山”的故事。可他不敢收,我确定他确实没收,要不昨天还他娘找我这个穷光蛋借100块打车钱呢,还让微信转账。你看我从业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参与执行也有七八次了,执行中执行员一般确实没什么猫腻,也不会要你管吃管住,而且查封的过程中都挺尽心尽责的,主要原因我觉得还是现在这波人都是经历了司法考试的那群人,经历过司考的人都知道,在司考面前,啥都是浮云。这是开玩笑的,真实的原因是,现在法院的整体素质提高了,都是法学本硕毕业,不再是以前都是退伍军人之类的,起码法律素养是有的。

法官不出问题,可律师出过问题。我们在福建的一个案件,请律师去查封,当然,我们也跟着去了,可这屁律师啥也不干,我们去银行查封账户,这家伙在银行外面吸烟晒太阳,等我们出来,一人给我们发根中华烟;我们去矿场局查封矿产,这家伙在矿产局外面吸烟,等我们出来,一人给我们发根中华烟;我们去车管所查封车,这家伙……,你觉得我还用再费口舌吗?回来禀告领导,直接给废掉了!废掉的那一瞬,我觉得我操,我还有这权力呢,三言两语就干掉了一个人,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对权力充满了欲望。

我们查封银行账户的时候还有个小插曲,因为企业当时已经违约了,所以,企业还比较聪明,所有账户的钱都取光了,法官一看这情况,建议我们不要查封,为啥?因为如果这几个账户不查封的话,企业会有侥幸心理,说不定银行账户里哪天会有钱,法院会实时监测这几个银行账户,一旦有钱了,立即查封掉,这样,我们还能挽回一定损失,但如果查封了,那就真的不会进钱了,对我们也一点好处也没有。法官说的话,这叫技术性不查封。

上面说的是孬律师,可是你请一个好律师,那老好使了。我们一单查封,走的是强制执行公证,当地法院原来不认可强制执行公证,可是我们找了个牛逼的律师,直接从高院搞定,上午搞定,下午就去查封了,干净利落,看着律师潇洒的宝马背影,我真后悔为啥没去当律师,人家一个查封二十万到手了啊。别问为什么一个查封就二十万,等你连查封都查封不了的时候,别说二十万,三十万你都要花。

有人还和我抬杠,说我这个在建工程是抵押了的,即使有其他人查封了,这个在建工程卖的钱也要优先还我。话是不假,你的抵押权的优先受偿权是不会因为查封顺位的改变而改变,但关键是,如果你遇到我上面说的那个第三人,人家就是不处置,你拿什么钱去优先受偿?

所以,我在信托公司当法务那几年,一旦公司发现某个项目要出险,首先是想着法儿的先查封,免得查封晚了,被别人占了先机,到那时候哭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

诶呀,饿死了,我得去找点事物查封空空如也的肚子了,要不晚上就要他查封我了。

2018年4月11日


(上海信托圈留言功能已开通,欢迎评论!)


上海信托网:http://www.shxtw.net

『免责声明』上海信托圈-致力于尊重版权,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由于一些原因未能找到原作者,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涉及版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