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家族信托消灭“分家”纠结

如见阅读2020-02-12 16:36:58

 

作者: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杨颂雅

原载于财富管理杂志2016年6月刊

 

今年42岁的马小姐,老公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家有一独女在国外读书。自从二胎政策出台,家里就有了不一样的声音。生还是不生的讨论打破了家庭原有的平静。就马小姐而言,早年没有为夫家生个儿子心里觉得愧疚。如今政策放开,不用移民或影响形象,为夫家添丁似乎没有推脱的理由,更能防代孕防小三。

 

“老大在国外,家里变得很冷清的;添丁后还有人接管家族生意,避免外人介入。”再生一个的想法也得老公的认同。

 

可是,女儿却不这样想。“老二没成年我就要先接家业,弟弟成年后股权有我的份吗?毕竟我是女孩子!”,老大感到忧虑。

 

作为马小姐的闺蜜,也给出忠告:高龄孕妇的风险。“40岁以上的孕妇,孩子患有唐氏综合症的比例很高!不要害了自己与女儿的未来,也要为‘老二’负责。”

 

生与不生,都有理由。生还是不生?不妨看一下几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谁照顾我的孩子?

 

对于所有高龄孕妇而言,都要面临照顾幼龄儿童的问题。试想想:癌症,心脏病等重大疾病都有年轻化趋势!40多岁生孩子,如果在60岁前出事,继承人都是未成年人,还不算失联,地震,禽流感等影响!

 

而且第二代之间年龄差距大,就会出现照顾年幼孩子的巨大问题。在许多案例中,即便老大具备足够能力照顾老二,但由于年龄差距大,老二出生后老大可能已经在国外了;无论如何,老二的存在使父辈的积累一分为二,老大对老二没有戒心是很难做到的,感情不可以说不脆弱。

 

最不能忽略的,还是二胎家庭继承纠纷风险问题!一个40岁在社会历练了十多年,一个25岁刚毕业没多久,两人同时作股东,老二不会被欺负吗?更不要说再婚家庭,尤其是丧偶再婚的,争资产的甚至是异父异母的孩子。

 

抚养费安排费思量

 

未成年子女照顾问题在流行晚婚的大城市常有发生。把孩子当人球,为抚养费争抚养权,抚养费被挪用等时有所闻。为防止上述情况发生,抚养费的安排也需要费尽思量。

 

客户陈小姐44岁时生的二胎不幸患有唐氏综合症,老二今年10岁,但生活还是不能自理。可能长期忧虑,最近体检时陈小姐被确诊一期肺癌。

 

虽然现在医疗发达,唐氏综合症患者也可以活到50岁,无论肺癌这个坎能不能过,照顾老二的责任最终会落在大女儿身上。大女儿现年23岁,刚毕业在外国工作,没有接班打算。对老大来说,照顾妹妹绝对是大写的苦逼!

 


这次的确诊,她决定要给小女儿一个确定的未来。她琢磨着如何把照顾老二的重任托付给老大,也思考着以什么样的形式支付抚养费用,房产?股票?还是现金?

 

房产能与通胀挂钩,有实用功能还能保值,但是不好套现,唐氏综合症患者是很容易有心脏或肠胃问题的,万一急着要付大笔医疗费用确实头疼。股票的股息政策或者业绩都是不确定的,更何况中国上市企业不派息的太多了。还记得2008年金融危机时,大蓝筹股价只剩下1/10,质押都不行。现金,不要说增值,保值都做不了,不是每个时候都找到靠谱的理财产品的,经济下滑时好项目不好找。

 

生前赠予:婚姻法影响不能小窥

 

朋友建议资产过户给老二,老二有钱了就不会被欺负。这也不对,一般年轻人获得巨额财富都不容易驾驭。且老二哪怕成年也没有行为能力,继承巨大资金只会让她的人身更不安全,爱她反成害她。

 

给大女儿,一个巨大不确定性是大女儿的离婚风险。对每一个富二代来讲,继承父辈的积累如家业,本来就承担了巨大责任。未来大女婿业务需要资金,或有债务纠纷,不确定因素,诱惑太多,抚养费用花光,照顾老二的担子就更难当了。

 

老大照顾老二,不但没法全力打拼家业,也不能专心相夫教子;大女婿与老二没有血缘关系,却要承担抚养责任真不容易。万一离婚,照顾老二的资产也会被分割,现实太残酷。

 


需要知道:资产全球化,国籍多样化,居住地不确定,二代很容易受到不同地区婚姻法的影响。不是每个地方都必然承认婚前协议;就是承认,不同地方对有效婚前协议有不同的要求。很多地方也没有婚前财产的概念,赠予公证也发挥不了功效了;有些地方甚至承认事实婚姻,就是同居分手后也可以分资产。

 

晚育,再婚,晚婚,老夫少妻家庭里,要不要二胎是个共同痛点。二胎大大增加了继承安排与执行的难度!

 

财产分配与继承难题

 

孩子在很多国家都是继承第一顺位人。所以父母辈的公司股权,房产,现金等有形无形的资产都需要平均分配。先不要提遗产继承公证费(资产规模的1-2%)或遗产税税金(资产规模的50%左右)缺位导致放弃继承的情况。

 

在中国的继承流程中,主要关联人因为各种原因,例如孩子在国外考试,父母行动不便身体不适,妻子不满意分配方案,子女不能接受突然冒出的兄弟姐妹等不出席继承权公证会议,继承流程就比较难走下去。如果老大本来就不喜欢老二,此时就成为最佳报复时机。

 

假如家里拥有在北京三环,五环的房子各一套;分割时应该是每套房子一人一半,还是每人一套房子已经折腾了很多家庭。有些孩子在国外生活,不希望继承父辈在国内的房产或企业:兄弟间协商资产定价时,是另外一个难点。继承资产方如何拿出现金先行清算也可能受不同国家继承流程的约束。

 

弄不好就是亲人们互相告上法庭,香港的镛记烧鹅不就是这类故事的加长版,二代已经继承了家业很久了,兄弟股东间的纠纷导致家族企业消散。

 

继承人之间如果存在监护关系时,利益冲突在日后生活里会愈来愈明显。成绩优秀的老二被外国大学录取,需要使用遗产支付海外高额的学费及生活费。老大是希望老二留在国内读公立大学还是拿到奖学金才能出国?游学最好免了,生活中奢侈品消费等最好也减少。长兄为父,严父难当,这一切是为了锻炼小弟弟还是不想资产被稀释?

 

当老二的生活需求长期无法得到满足,小孩子心里难受。到了叛逆期,后果更加不堪设想,家庭矛盾的种子由此种下。

 


家族信托彻底消灭“分家”的纠结

 

在以前,成家的兄弟以分家各过各,女儿靠边站的方式继承父辈资产。时代变了,继承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分家的纠结还在于,用什么方式让孩子得到继承。这几年,信托成了最多的选择。

 

原本计划给大女儿,二女儿的抚养费,剥离在独立家族信托里,受到成立人订立的受益条款约束,法律支持信托公司专款专用,不被监护/抚养人婚姻,债务问题等影响。孩子们的权益有了保护,各人心里也就踏实了。信托公司按照成立人的约定,应付孩子们的教育,医疗,结婚,创业,生育,生活等支出;减少家人,监护人,抚养人,利益关系人间的利益冲突,专业第三方的参与有效缓冲家庭矛盾。

 

资产以家族信托持有的更大意义是可以避免继承流程,彻底消灭继承流程时所需文件不全;后代没法交付例如继承公证费,印花税,契税,增值税,遗产税等导致放弃继承的风险。同时彻底消灭“本金”分配安排的纠结:家人都没有股权,有能力接班的也只有管理权,没有能力时罢免其职务;房子按需求也只有使用权(如家庭成员数字,居住地,学区要求等);大家按情况都享有生活费,这样可以避免很多正面冲突。

 

每个家庭结构都会影响信托最终设计。设立信托时与其家人充分沟通,了解他们的想法需求,包括各人的能力与担忧;在未来不可预见的身体状况下,与家族办公室测试不同分配方案的现金支出可行性。尽可能绕开不同国家婚姻法,税法,继承法的影响,最大程度减低万一出现不可预知的冲突时对资产耗损,家人生活的影响。

 

可怜天下父母心,对孩子负责,是每一对父母要用行动去做到的。



如见已上架 App Store,现在下载送激活码

向公号回复“激活码” 获取盒子免费激活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