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风筝》致敬的第6名中共超级特工(结局):熊向晖促成华叶联手粉碎“四人帮”

寻找英雄儿女2021-04-06 10:12:34


熊向晖与叶剑英



十、胡宗南为什么放过熊向晖?


可以说,熊向晖一生的事业是成功的开始于胡宗南的手下,而胡宗南大半生的事业却是毁在熊向晖的手中。


胡宗南长子胡为真:父亲认为,抗战结束后,国家迫切需要建设人才。所以,父亲派了许多部下到美国受训或进修,熊向晖就是其中之一。当时派出国的干部多达数十名,都是胡宗南部队中极为突出的优秀人才。


熊向晖在美国西保(现在的Case WesternReserve)大学拿到硕士学位。(1948年)


内战爆发,国内局势多变,许多人索性留在美国就业定居。抗战前后,大学生凤毛麟角,知识分子左倾的比例很高,投效胡宗南部的知识青年,不乏思想左倾或者潜伏共谍,父亲总认为以人格感召可以感化这些人。


曾经有人跟父亲密报,熊向晖思想左倾,父亲告诉密报的人:熊向晖来部队的时候才十八岁,年轻人想法特异独行不要紧,我可以感化影响他。

 

胡宗南对感化熊向晖自信满满,熊向晖受到多年的关照,也对胡宗南怀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胡宗南和熊向晖各怀对对方的期待,之后却都没有如愿。

 

就在熊向晖赴美留学4个月后,他潜伏时的中共上线王石坚被捕并叛变。熊向晖的身份暴露,他在西安的住所被搜查,但是他本人和他在国内的妻子都安然无事。熊向晖百思不得其解。


事后他得知,胡宗南虽然气得脸色发青,但是把熊向晖可能是中共特工的消息隐瞒了下来,并没有报给蒋介石。

 

胡宗南知道,自己最信任的机要秘书就是中共的人,并且两次在关键时刻改变了战局,自己实在是难辞其咎。

 

探讨熊向晖与胡宗南的关系,就不能不说到胡宗南对熊向晖的“好”。究竟“好”到什么程度,大致说来,就是公私兼顾,从事业到生活全方位的关照。于公,大力提携熊向晖,以致于熊向晖被时人看成是“红得发紫”的人物;于私,不只是熊向晖个人生活受到照顾,连他的父母、兄姐等家人都受到胡宗南的厚遇,如此这般,怎能说不“好”?

 

但是,究竟应该怎么看待胡宗南对熊向晖的“好”呢?应该从胡宗南的身份去看。胡宗南是什么人?不容置疑,他当然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蒋介石的嫡系亲信,是手握重兵的一方诸侯。即使他个人不断标榜自己是“革命军人”(国民党统治时代的军人基本上都这样自称,包括戴笠等特务也是如是),他也仍旧是一个国民党的军人,一个未能完全脱离了军阀性的旧军人。

 

从这个角度去看,就能够理解胡宗南对熊向晖的“好”,实在是太普通寻常了,因为作为那个时代的将领,他所统率的军队与其说是国家的(或党国的),不如说是他个人的,如果没有了队伍,他自然就退出了权力的中心,所以,怎么能带好队伍才是他真正关心的问题。从他的角度去看,他就一定要招募一批能为他所用的干才,进而培植私党。胡宗南对熊向晖的“好”基本上可以这样去看。


胡宗南长子胡为真(中)曾任台国安会秘书长,反对去中国化


 胡宗南长子胡为真曾经谈到:熊向晖在(二00五年)过世之前,曾经托人传话给我,他强调是先加入共产党,所以不得不遵行共产党的指示做事;他强调,对我父亲终生感念,请我务必谅解他。


我记得在我幼年时,他曾写信给我母亲,强调他没有做对不起我父亲的事。

 

熊向晖的女儿熊蕾曾经问过父亲一个有趣的问题:"周恩来对你有知遇之恩,而胡宗南也对你不薄,你为什么对共产党始终忠诚不二,难道就没有想到一直追随胡宗南,平步青云吗?"


熊向晖和女儿熊蕾


的确,胡宗南亦是魄力非凡之人,而对熊向晖,更是关爱有加。熊向晖说他始终没有动摇,一来是因为共产主义的信仰很早就深植在心中;二来胡宗南的人格魅力和周恩来相比,还是有太大的差距。

 



十一、熊向晖促成华国锋和叶剑英联手粉碎“四人帮”

 

新中国成立后,熊向晖一直战斗在外事战线。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中国驻英国代办处常任代办等。


1971年和1972年,作为周恩来总理的助理,参加了中美重大外交活动。我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后,任首次出席联合国大会的中国代表团代表。1972年任中国驻墨西哥首任大使。1973年末,任中共中央调查部副部长,后又任总参二部的副部长。因为工作关系和周恩来的推荐,熊向晖深得叶帅信任。

 

熊向晖与叶帅的交情始于1969年。当时他奉周总理之命协助陈毅、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这四位老帅研究国际形势。那次研究的结果,成为打开中美关系的前奏,也使熊向晖和四位老帅结下刎颈之交。


 

1976年1月,周恩来去世,华被任命为国务院代总理。2月,叶剑英元帅被毛泽东劝去养病。叶剑英告诉熊向晖,他虽然不了解华,但是已经给主席写信,拥护对华的任命。


和大多数人一样,熊向晖庆幸大权没有落到“那些人”手中,但心中的疑虑又增添了一层。这个平步青云的华国锋究竟是什么人?他和“那些人”是不是一伙的?老干部们的往来仍很频繁,但没有人能说出华国锋的政治倾向。

 

4月2日,叶帅在和熊向晖谈话时讲道:在这个非常时期,熊向晖到他那里会引人注目,多有不便。以后还是让侄子叶选基到熊家去,沟通消息。

 

很快,熊向晖得到了与华国锋相处的机会。这个机会,源于杨振宁的来访。周恩来向来重视科学工作,杨振宁与李政道等知名华裔科学家每次访问故国,都能见到周恩来。如今周总理已经病故,谁来会见杨振宁,成为接待方负责人熊向晖亟须请示的问题。

 

他的电话先是打给华国锋的秘书。很快,就接到了华国锋要他当面汇报的指示。4月17日凌晨2时许,在人民大会堂,熊向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了这位新任总理。

 

他先给华国锋讲了杨振宁此前在上海的故事。时任上海市委书记、市革委会副主任的徐景贤在会见这位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时,大谈“批邓”,并送给杨一批复旦大学“批邓”大字报选。科学家不露声色地予以婉拒,说箱子装满了。

 

前排前排中为华国锋,前排左三为杨振宁,左一为熊向晖

这时,华国锋开腔了:何必送那些东西呢,不能强加于人嘛!

 

华国锋说:原来安排是我见,我不见,谁见呢?

 

熊向晖很敏锐,他揣测华国锋的意思是:不让张春桥见。因为按照国务院排位,华国锋之下,就是张春桥。

 

当晚9时30分,华国锋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会见了杨振宁。谈话至11时20分结束,110分钟的时间内,没有谈一个字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回到家后,熊向晖把自己的判断告诉女儿熊蕾:华国锋不是极左派一伙的!

 

在得知熊向晖对华国锋的初步印象后,6月4日,叶选基和叶帅的女婿刘诗昆来到熊家。叶选基说,叶帅长期病休也不好,华、叶两人最好能见上一面。

 

3天之后,叶选基来接熊向晖,前往叶帅在西山的住所。熊向晖带上了两份材料,决定向叶帅挺华。

 

叶剑英看到的第一份材料,是华国锋1975年9月26日在听取科学院领导汇报时的插话。这位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调子,和同时在会上讲话的邓小平完全一致。熊向晖对叶帅说:你看他这些话,讲得很尖锐啊。

 

第二份材料则是华国锋会见杨振宁的谈话记录。熊向晖还告诉叶帅两件事:一件是“文革”期间公安部的一件命案,涉及高级干部,华国锋的处理很得当。另一件,就发生在公安部命案处置的第二次会议后。一边步出人民大会堂,华国锋一边问熊向晖,怎么好久不见老罗(罗青长)了?在得知罗青长身体不佳、政治上被边缘化、无法住进北京医院之后,华、熊二人已经走到人民大会堂外的台阶上。华国锋站住,就在台阶上坐下来,从公文包里拽出一张纸,写了个条子:北京医院并报(卫生部)刘湘屏部长,安排罗青长同志住院。

 

1959年,熊向晖(前左一)在河北省遵化县下放劳动了一年。

 

 “你看他这个作风也很好啊。”熊向晖说。

 

叶剑英颔首:“这个人,是含而不露。”

 

熊向晖建议:“华国锋立足未稳,叶帅是否帮他一下?”

 

叶剑英说他会去见见华国锋。

 

1976年7月28日凌晨,唐山大地震。当天下午,叶选基来探望熊向晖,并且告诉他,叶帅已经见过了华国锋。叶选基说,华、叶会面之后,叶帅赞赏熊向晖“说得对,看得准”。

 

8月15日,应叶帅之邀,熊向晖再赴西山,两人在地震棚里交流。叶帅告诉熊向晖,7月份的政治局会议上,华国锋不露声色地支持了与“四人帮”意见相左的叶剑英。

 

在政治局起草关于毛泽东健康问题的通知时,“四人帮”坚持要写进“毛主席病情比较稳定,不久就可以康复,主持工作”这句话,叶剑英和汪东兴表示反对。华国锋当时未置可否,但后来叶帅看到发出的电文,不禁一乐。他不同意的那句话,电文里没有。


 在毛主席逝世追悼会上华国锋致悼词,左一为叶剑英,右一为江青,右二为张春桥,右三为王洪文


叶剑英还说,华国锋本来要来拜会他,但考虑到华国锋出行目标太大,叶帅遂亲自登门。没承想,叶帅抵达华府时,华国锋已经等候在门口——当时没有手机,华国锋只能估计时间,提前守望。这让叶帅很是感动。及至叶帅下车时,华国锋亲自上前搀扶,扶着叶帅步入院子,到客厅就座,并且称叶剑英是“九亿人民的元帅”——又令叶帅动容。

 

交谈中,叶剑英先是抛出了治国方针的问题,华国锋的回答很让他满意,尤其是,他谈到了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这无疑是在修正“文革”路线。


而在第二个问题的回答上,华国锋的表态让叶剑英心里更有了底:除非主席有指示,人事问题一概不动。当时的背景是,极左派正在酝酿从上海向中央各部委的领导岗位安插人员。若要挡住极左派的蠢蠢欲动,绝非易事。

 

轮到华国锋向叶帅征求意见的时候,叶帅的回答异常简单:注意民兵——极左派在动不了军队的情况下,民兵异动成为叶帅最为担心的事情。

 

叶剑英告诉熊向晖,他对和华国锋的这次见面和谈话,非常满意。

 

10月6 日晚间,“四人帮”被一举粉碎。叶选基和叶剑英次子叶选宁一起,乘车前往西郊机场、永安里,分别告知叶帅家人喜讯。晚10时左右,叶选基给熊家打来电话:四个坏蛋抓起来了,伯伯要你注意动向。现在不要告诉别人。

 

熊向晖当时已经就寝,听到喜讯后把全家人都喊了起来,还叫老伴开启叶帅赠送的茅台酒,自斟一杯之后,一饮而尽。


 

粉碎“四人帮”后,熊向晖出任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中共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1982年后任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党组书记、副董事长。1993年离休。

 

2005年9月在北京因病近世,享年8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