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企院·家族智承谈法律 | 慈善性家族信托的架构分析——以邵逸夫慈善信托基金为例

浙江大学企业家学院2019-10-10 12:18:59



慈善法时代下,国内慈善人士一般选择设立基金会、慈善捐赠、慈善信托这三种方式来实现慈善目的。且随着《慈善法》以及《慈善信托管理办法》的出台,慈善信托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而在境外,一些顶级家族中通常采用一种更具功能性的信托,那么今天我们以邵逸夫慈善信托基金为切入口,来看用信托做慈善的另一种方式——慈善性家族信托



上图是邵逸夫家族信托的慈善架构,最核心的就是“邵逸夫慈善信托基金”。邵逸夫慈善信托基金的信托人为 Shaw Trustee (Private) Limited,该公司于1995年5月26日注册在百慕大群岛。指定人为邵逸夫本人,受益人据披露是根据信托契据挑选之任何人士或慈善团体。而综合现有公开材料,外界猜测该信托的受益人几乎可以确定包括邵逸夫的四个子女及方逸华。


在该架构的第二层,邵逸夫慈善信托基金全资拥有Shaw Holding Inc.而Shaw Holding Inc.又在下一层全资持有卲氏基金(香港)有限公司、卲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邵逸夫大奖基金会有限公司。这三大实体公司则是直接持有大部分卲氏家族财产包括TVB股权、地块、地产在内的近百亿资产的公司。也就是说,邵逸夫慈善信托基金通过Shaw Holding Inc.这一控股平台称为卲氏家族财产的最终持有者。而该信托的最终受益人就是卲氏家族成员及社会慈善团体。


邵逸夫慈善信托基金就是典型的慈善性家族信托。慈善性家族信托不等于真正意义上的慈善信托,原因在于,根据规定,慈善信托的委托人不得指定或者变相指定与委托人或受托人具有利害关系的人作为受益人,而在慈善性家族信托中受益人通常会包含家族成员,也就是说慈善性家族信托是一个包涵慈善目的而非有且仅有慈善目的的信托。

这种信托架构模式的好处在于,既可以满足委托人的慈善需求,又可以实现财富传承,实现财富增值、传承、慈善等多项目的。此外,通过这一模式,可以让后代也持续参与到慈善事业中,利于家族精神的传承。但是,由于该信托并不是我国规定的慈善信托,因此它不能享受国家给予慈善信托的税收优惠政策。在国外,为了让高净值人士在兼具家族信托与慈善信托的同时又享有税收优惠待遇,较为普遍的做法是采取CLT和CRT信托模式。


CLT模式即慈善先行信托,其运行模式为由委托人设立慈善信托并约定信托的存续时间,在该时间内信托财产按照协议约定方式完成慈善活动,到设定年限后,由委托人指定的人对受领剩余财产。CRT即慈善剩余信托,其运行模式为由委托人设立一般信托按照约定方式支付给指定的受益人,待约定的信托终止条件达成(如委托人死亡、期限届满),剩余信托财产直接捐赠给慈善机构。在我国尚未明确对上述信托是否属于慈善信托,能否享受税收优惠等做出立法认定的现状下,根据慈善信托近似原则的立法规则,笔者以为慈善先行信托也应当属于慈善信托范畴。此外,实践中还可以运用TOT(慈善子信托)模式来实现家族信托与慈善信托的目的。


香港某私募基金的负责人萨穆杰曾在《第一财经日报》描述称:“邵氏家族把从传媒帝国赚来的钱通过基金投到海外,由其他专业资产管理公司进行打理,实现增值。这样相当于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而现在不少富豪基金是由家族成员自己管理,缺乏顶级的专业资产管理者。”邵逸夫慈善信托基金则实现了两个目的,一方面通过一个综合性架构实现传承与慈善,另一方面将资产交由专业公司打理实现保值增值,对于有相同需求的高净值人士来说,值得借鉴。


关于家族智承工作室

家族智承工作室由浙江大学管理学院企业家学院和智仁家族财富管理中心共同创立。

家族智承工作室作为双方合作与交流的平台,创造性地用“文化+法律”的视角共同深入探索家族企业治理与传承问题,通过整合双方的专业优势和社会资源,携手助力中国企业家们“传承•创业•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