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起底】“三三集团”涉嫌非法集资案起底:范冰冰曾代言

只讲事实不说故事2019-07-11 08:33:44



   反传销网6月18日发布:编者按:据《中国经营报》之前的报道,2017年3月1日,萧山公安冻结了三三易通三个银行账户,冻结资金最高时曾达到40亿元。目前很多“参与人”不愿意报案,甚至还有人唆使鼓动不报案。王德怡律师表示“如果相关投资者不去落实身份,在法院判决中难以认定其法律地位,退赔肯定不会有他们的份”。他同时表示,“部分投资者拒不配合公安机关工作,客观上为追究犯罪责任增加了难度”。

波及家乡数百人曾频繁迁址更换公司账号

陈齐乐

“三三集团一定会成为世界500强企业。很多人问我,到底什么时候?我说,好,2016年底;如果说,帮我的人少一点,可能需要到2017年、2018年,但是一定不会超过2018年,这个愿望目标势在必得,”2016年,三三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文俊在某内部会议上对参会者如是说。视频中的他身着藏青色西装,手持话筒和记号笔,表情轻松笃定。

如今,这个承诺已无法兑现。2018年5月30日,包括王文俊在内的三三集团主要成员因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杭州市公安局萧山区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公安”)采取强制刑事措施。一位参与办案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萧山公安在武汉抓了40多名三三集团高管。该案件在全国涉及的资金“上千亿元”,已由公安部亲自督办,杭州市公安主办,武汉市公安配合调查。

虽然公安机关通过各个渠道督促三三系投资人报案登记,配合调查,但仍有投资者心存侥幸。萧山公安政务微博“平安萧山”发布的“案情通报”评论区已陷入“口水战”。三三集团各级代理亦鼓动投资人拒接公安来电。而原本“唯恐天下无人知”的三三集团微信公众号矩阵则开始批量删除历史消息。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在线下,公安机关对三三集团的查封目前仅限于武汉总部,包括位于湖北黄梅的三三健康产业园仍在正常运营,三三旗下小贷公司亦未见封条,各地玉茶坊与康满堂仍可正常进出,浙江部分地区被当地警方责令停业。对此,公安机关表示,由于牵涉人员众多,资金量庞大,对三三集团分支机构的处置尚需时日。

波及家乡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查三三。这是公安部督办的大案,如果没有经过公安部,萧山公安怎么会跨省到武汉来抓人呢?公安机关只有掌握了一定的证据以后才会抓人。一般是先立案,从外围开始调查,固定证据,完成这些动作之后才能抓人。所以你说的撤案是不可能的。这个案件有传销性质,也有非法集资性质,且通过微信、QQ群进行联络,非常隐蔽,”近日,记者以投资人身份向武汉公安了解案情进展,一位参与案件侦办的人士如是说。

6月中旬,记者再次实地探访了三三集团总部及旗下产业。位于武汉市凯德1818大厦31层至33层的三三集团总部仍处于查封状态,三个楼层电梯井入口处均贴有“杭州市公安局萧山区分局封”的封条。凯德1818大厦一楼入口及前台则分别张贴了武汉市公安局与武昌区公安分局的告示。

武汉市公安局“建议集资参与人到本人户籍所在地或实际居住地公安机关报案。客观真实反映投资情况,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工作”,并称“公安机关将依法办案,最大限度追赃挽损”。武昌区公安分局发布的“致‘三三系’投资人一封信”的内容与之相似,并进一步“告知相关投资人依法、理性维权”。

本报在先前报道《起底三三集团:王彬宇“资产包”模式何去何从》中曾提及,三三集团还收购了一家名为“武汉市江汉区遨昌谷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小贷公司。

据该公司实际经营地水云居物业方面表示,6月以后再“没有小贷公司的员工和客户来过”,同时“也没有警察来过”。位于该处的小贷公司及毗邻的玉子春秋岫岩玉展示馆均大门紧闭,不过未见公安机关封条。

同时,三三集团旗下生产企业也没有被关停或查封的迹象。记者抵达湖北黄梅县大胜工业园三三健康产业园时,正是工作日下班时间。产业园东北部毗邻玉子春秋宝石厂的入口已关闭,物流中心大门紧闭;但产业园正门仍有人值守,并有少量车辆及人员出入。园区内办公楼偶见灯光,显示有人办公的迹象。园区相关人士表示,对于王文俊被捕一事并不知情,尚无警察来访,亦没有接到停产通知。

另据知情人士,王文俊被捕一事影响已传导至其家乡龙感湖。“龙感湖农场本地居民多有参与王文俊的生意,拿着几百甚至上千万在外省设点开店。人数有几百人,涉及的资金在3亿到4亿元之间。王文俊被捕后,龙感湖也人心惶惶,”该知情人士称。

狡兔三窟

据媒体报道,2017年2月底,浙江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接到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反映,位于杭州市萧山区的一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短时间内沉淀资金17.19亿元,存在重大风险隐患。该电子商务公司就是“杭州三三易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三易通”)。本报曾在《范冰冰代言企业被查封数十亿元 三三集团多名高管被抓》一文中提及,2017年3月1日,萧山公安冻结了三三易通三个银行账户,冻结资金最高时曾达到40亿元。

巡回律师事务所律师曹晋义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所谓“沉淀资金”“存在重大风险隐患”,指的是银行业特许经营的特殊性。“活期存款,如果没有监管,易被用于长期贷款或投资,导致资产和负债出现错配,出现储户提现困难等问题,甚至引发系统性风险和金融危机。非金融机构,既无银行资质和实力,又不受监管,却沉淀资金,从事银行才可以的存款业务,因此风险极大,”他说。

多名参与办案的人士向记者确认,此次三三集团高管被捕,就是上述事件的后续。至于为何萧山公安在冻结三三易通账户一年多后才对该公司高管采取强制刑事措施,由于萧山公安尚未公布具体的案情进展,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这一时间点却解释了后来三三集团出走湖北江西,多次变更入金账户的怪异行为。

公开工商资料显示,2017年3月后,多家本来位于浙江的三三集团骨干企业变更工商注册地址,纷纷更名迁址江西或湖北。2017年3月,嘉兴三三讯通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于都三三讯通科技有限公司”,工商注册地址从浙江嘉兴迁至江西于都;2017年5月,杭州三三易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更名为黄冈三三易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工商注册地址从杭州萧山迁至湖北黄梅;2017年9月,杭州三三华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更名为武汉三三华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工商注册地址从杭州萧山迁至湖北武汉。

对于上述更名迁址,上海市一位三三旗下代理曾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样解释:公司迁址江西是为了扶贫,由于贫困地区有更好的上市政策,还可以方便今后登陆资本市场。

然而,频繁变更宝利来(编者注:宝利来的运营主体是杭州三三易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为王文俊旗下武汉三三华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属于三三集团旗下子公司。其经营范围包括网上销售、信息技术开发、网页设计、软件开发、市场经营管理咨询等。三三宝利来被称为资产证券化平台,交易“玉石资产包”)汇款账户似乎就说不清道不明了。《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间,三三集团就发布了4次宝利来汇款账户变更通知。其中,2017年12月21日,原建设银行于都支行的账户停用,启用农业银行于都支行账户;2018年1月5日农业银行于都支行账户停用,启用平安银行嘉兴支行账户;2018年3月15日,平安银行嘉兴支行账户停用,启用农业银行岫岩惠宁支行与建设银行岫岩支行账户。

世象人心

在《范冰冰代言企业被查封 数十亿元三三集团多名高管被抓》中,本报曾提及,因账户被冻结,杭州市萧山区金融办曾组织过一场名为“研究三三易通公司资金解冻问题方案”的会议。据本报掌握的一份会议纪要,三三易通曾提出将冻结资金汇入代理商账户,再由代理商将资金返还消费客户的方案,但这一方案遭到了萧山区金融办的否决。萧山区金融办认为“由于存在关联代理商风险等原因,故不同意‘三三易通’公司提出的冻结资金清退方案”,同时,“区公安分局要求继续案件侦查,待出具案件侦查结论后,再提出冻结资金清退方案及解冻日期”。

这即意味着,自2017年3月以来,萧山公安从未停止对三三易通的侦查。而据多位投资人反映,其间或听闻三三易通被调查的消息并向平台求证,得到的答复均为“公司已经没事了”“这件事已经了结了”。更让人诧异的是,在接受公安调查的同时,王文俊和他的三三集团竟不惮以更激进的圈钱手法狂飙突进。

在1至13期玉石资产包实现“单边上扬,十倍退市”的承诺后,为了兑现14至30期玉石资产包的类似承诺,2018年1月26日,三三集团推出了一个名为“短期1+1交割”的政策。综合禾商所宝利来事业部发布的通知及多名代理微信公众号的“政策解读”,如果投资人在2018年1月29日至2018年2月10日期间交割14至30期资产包,即可在半年内享受双倍资金返还。“比如你交割100万元的玉石资产包,6个月后公司就会返还200万元到你的账户,相当于钱存银行,拿6个月固定收益,”华中地区某代理表示。

年化200%的收益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大量代理及投资人不顾一切地将全部身家投入“1+1”活动中。华东某代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身边的代理与投资人不仅将全部现金资产投入宝利来平台,且使用了包括变卖房产、变卖企业、向外举债、利用信用卡套现等多种非常规融资手段。“拿到钱后就都投了进去。当时的考虑是,信用卡和借钱的利息都不及宝利来高,所以也觉得无所谓,”上述代理说,但宝利来平台被冻结无法出金后,其迅速感觉到了还款压力,“光是想想每个月要还这么多钱就觉得日子快过不下去了。”他坦言自己正面临巨大压力。多位投资人亦称上述情况普遍存在。

内心焦灼的三三系投资人于是开始在各个渠道上为王文俊“正名”。部分投资人直接在“平安萧山”的“案情通报”下评论称“王文俊先生是我崇拜的人,他没有诈骗,不要以讹传讹”,甚至指责警方“打着公安的旗子,做着比黑道还黑的事情”,是“钓鱼执法”。三三集团旗下各级代理则鼓动投资人不要报案,不要接公安来电,“自己的钱自己做主”。

对于上述建议,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如果相关投资者不去落实身份,在法院判决中难以认定其法律地位,退赔肯定不会有他们的份”。他同时表示,“部分投资者拒不配合公安机关工作,客观上为追究犯罪责任增加了难度”。

曹晋义也认为,在公安已经介入要求投资人反映真实情况的背景下,代理商如果真的教唆投资人不接听公安电话,不向公安作证,这是妨害司法的行为,是违法的,甚至可能构成妨害司法罪。

“公安介入,是否有利于投资人拿回钱,取决于公安及检察及法院对案件的定性和处理,如果定性非法经营罪,并采取没收,则钱进入国库;如果定性诈骗或非吸,并发还投资者,则钱进入客户口袋。但出现哪种结果,由司法机关决定,代理商教唆投资人与公安对立,除了自己违法,对案件处理结果无实质影响,”曹晋义最后表示。

端午不平静!800亿平台爆雷还原,看看这个坑有多大!

腾讯财讯 今天


在6月16日之前,曾经一度被誉为民间四大高额返利平台的唐小僧一直是光鲜亮丽。


就在大家沉浸在世界杯、端午节假期的欢乐之中时,P2P理财行业突发变故,自称有央企背景、号称交易量高达800亿元的网贷平台唐小僧暴雷。现在一些投资者反映,提现已经不行了,微信客服也联系不上了。


1高管主动找到经侦部门


16日案发上午,有“唐小僧”高管主动找到经侦支队...


唐小僧位于上海浦东的公司总部18层保安人员告知每经记者,18楼层因警察介入调查被封锁。每经记者以投资者身份从一位收集投资人报案信息的警察那了解到,侦办自16日投案开始,他们几个高管自己过来的。至于具体说了什么,不便透露。目前整个调查细节不方便透露,投资人可以日后拨打经侦支队电话了解案件进程。



“唐小僧”总部楼下


至于平台是属于非法集资还是理财平台,还需要通过进一步调查才能得出结论。不过,上述人员表示,正常情况是60天就能确定是否立案,至于立案的条件则为平台是否有涉及自建资金池或资金自用的行为。若立案成功,追缴资金将会按“银行流水单”返还给投资人。


投资者填写个人陈述笔录


2投资交流群炸开锅 有人称买房钱打水漂


据证券时报报道,唐小僧投资交流群里,也已经炸开了锅,不少投资者人表示目前已无法提现,且客服联系不上。其中投资者小V表示,她自己放了23万进去,为了能薅羊毛,得到返利,又用家人的账户做了一个新手注册10万的投资,下个月5号才到期,没想到平台就突然爆雷。



“这是我买房子的钱,房子的定金都交了,还有几天就到期了,现在钱提不出来。”当天一位投资者无奈地说道,“前天提了5万元,昨天提了1万元,都能很快到账,但今天提现就不行了。”大部分投资人的投资均为近期到期,这也是许多投资人此前未提现过的原因。


3其实,在爆雷之前早有征兆!


在6月15日,唐小僧理财app上发布一则公告,宣布其将进行为期5天的系统升级,系统升级期间暂停运行。不少投资者心里嘀咕,放假期间P2P进行系统升级在比较罕见,且升级时间如此之长,的确有爆盘的可疑。



另据报道,唐小僧公司拖欠员工工资,多数员工“被离职”。在此期间,公司要求员工,请尽量稳定,不聚众声张,给公司一点时间,解决社保公积金和五月份的工资。而实际上整个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了。


在唐小僧贴吧里就有投资者表示,近期会有多部门联合彻查资邦元达(也是资邦金服控股子公司),薅羊毛可别把本金搭进去了。




早在2016年,就有媒体提醒风险:


1、有人计算过,加上活动收益,唐小僧活期产品的10日年化收益率最高可达到75%,这个数据就有点吓人了。


2、高收益来源难解释,疑似资金池


唐小僧宣称自己是P2F(个人对金融机构)模式,资产都是银行级别,安全可靠。


按照常识,“银行级别”资产的综合利率不会超过8%。根据近期报告显示,银行理财产品平均收益率已降至4.29%,信托、基金、资管、银行等金融产品组合,以目前的行情综合利率也很难超过8%。


3、唐小僧上产品信息披露不够,真实性无从判断。比如,第三方借款人是否有向唐小僧借款,抑或唐小僧是否真实购买第三方理财平台产品,因为没有相关合同佐证,都无法证实。e租宝曾经通过收购批量虚构借款名目的方式圈钱数百亿,从现有材料来看,唐小僧是否存在虚构资产发标的行为,要打上大大的问号。


4假央企、虚拟币,还原一个真实的唐小僧


2017年1月20日,唐小僧母公司资邦金服正式被“央企”瑞宝力源战略重组,变身成为“央企”旗下的平台。



作为收购唐小僧母公司的主角,瑞宝力源的“央企”背景的确吸引了投资者眼球,那么瑞宝力源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央企”? 据媒体报道称,瑞宝力源的“央企背景”其实是指背后的母公司“中国瑞宝国际合作有限公司”,在中国瑞宝的官网显示“中国瑞宝国际合作有限公司是经国务院批准,于1985年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登记注册的国家级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涉及的业务领域包括:核能、航空、航天、新能源、机电、国际安防、金融、投资......”


但中国瑞宝在经过一系列股权变更之后,已经变成民营企业,而非其宣传的所谓“央企”。


而瑞宝力源董事长刘琅在2017年开始全国各地极力推销名为“亚欧币”的虚拟货币,并宣称是国家唯一认可的虚拟货币。 在亚欧币的网站上,它上是这么宣传的:“政府监管—中国人自己的货币”、“第一家政府颁发营业执照的虚拟数字货币”,但公司并没有任何实体产业,靠不断发展会员收取资金维持运营,在全国多个省市发展内、外盘会员47000余人,涉案金额40.6亿元。


再说回唐小僧本身,自称是P2F(个人对金融机构)模式,资产都是银行级别,安全可靠。但实际上其资产并非来自金融机构,而是个人。此外,投资者维权群里,有不少投资者表示,在购买唐小僧产品前根本看不到产品的具体信息,只能在投资后查看产品信息,而投资合同只能看到债权转让协议,无论是债权类资产还是收益权类资产,都无法看到唐小僧与借款方的借款合同和理财产品购买合同,唐小僧募集的真实资金用途,以及还款来源和资产抵押情况也均未披露。


更为重要的是,唐小僧自2015年5月成立以来,发展至今也并未上线银行存管。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6月13日,全行业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已经达到4270家,光5月份就有10家平台倒闭跑路。



唐小僧曾经一度被誉为民间四大高额返利平台,其他三家分别是钱宝网、雅堂金融、联璧金融。而这4家除联璧金融外,其他三家全部爆雷。唐小僧具体涉案金额目前不详,但涉及投资者范围较广。根据唐小僧微信公众号最新介绍,此前注册用户数已达到1000万,粗略按照行业1%的转化率计算,有效投资用户也有10万人。


还是那句老话,你惦记别人的利息,别人惦记你的本金。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此前在陆家嘴论坛上就表示:“在打击非法集资过程中,要努力通过多种方式让人民群众认识到,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的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5几种常见的非法集资形式


1、以投资理财为噱头。


这种形式是最常见的,以高收益、低门槛、快回报为诱饵,一般承诺月息都超过20%,靠不断发展新的投资者实现虚高利润,兼具非法集资与传销相互交织的特征。


2、以集资买房为借口。


通常是不法房企以内部优惠认购等形式公开融资,很多不明真相想要买房的群众还以为自己占了便宜,结果是钱被骗跑了,房子连个影子都没有。


3、假扮养老机构。


这也是常见的非法集资形式,这几年特别多。一种是以投资养老公寓等养老项目为名,另一种是以销售保健、医疗等养老产品为幌子,专骗老年人的钱。


4、消费返利。


“消费购物的钱不仅全额返还,还能赚钱。”“商家、消费者共享利润分红”、“消费多少返多少,在日常消费中就能创富。”面对这样的诱惑,你会心动吗?听上去只赚不赔的买卖,在引发部分消费者质疑的同时,也让一些人怦然心动并付出行动。


不少消费返利的平台干的就是非法集资的事,哪有什么购物等于储蓄的好事。始终相信一个道理:天上不会掉馅饼!


这几种就是大家身边比较常见的传销形式,另外还有以众筹、私募基金、农民合作社等为名义的非法集资形式,也需要警惕。


6近几年非法集资的特大案件


1、善林金融:600亿元


经调查,警方证实善林金融采用传统的门店推销与互联网营销相结合的“线上”、“线下”交易模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共计600余亿元。这个纪录,堪比此前实际吸储700亿元的e租宝。


4月24日18点,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警民直通车-上海”发布《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善林金融”法定代表人周伯云等8人今被批捕》,这起由4月9日,善林实际控制人周伯云自首引起的风波划上句号!


典型庞氏骗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蓄谋已久!资金链断裂骗局泡沫戳破……这对期待善林“振作起来”的投资人来说,无疑句句惊雷,雷醒梦中人。


2、e租宝:762亿元


2015年底爆发的“e租宝”一案曾引起全国震动。此前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利用“e租宝”、“芝麻金融”互联网平台发布虚假的融资租赁债权及个人债权项目,以承诺还本付息为诱饵,通过媒体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非法吸收巨额公众资金。


关于涉案资金数额,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2016年12月2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共非法吸收公众资金累计人民币762亿余元,扣除重复投资部分后非法吸收资金共计人民币598亿余元。至于受害者人数,据此前媒体报道,e租宝ID用户有90万余人。


3、中晋系:400余亿元


作为互联网金融“野蛮生长”的标志事件之一,“中晋系”诈骗案件于去年6月份重返公众视线。


2017年6月22日,据上海法院官网公布的消息,轰动业界的“中晋系非法集资案”在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C101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中晋系实际控制人徐勤等10名被告人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法院宣布将择期宣判。


据公诉机关指控,中晋系母公司国太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太控股”)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募集资金达400余亿元,部分集资款被国太控股及其下属公司消耗、挥霍,致使案发时未兑付本金达48亿余元。


4、钱宝网:未兑付金额达300亿元


2017年12月26日,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2018年1月21日,来自央视的报道称,经警方初步调查,钱宝网以高额收益为诱饵,持续“借新还旧”向社会公众大量非法吸收资金,截至案发,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达300亿元。


5、泛亚:430亿元


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旗下一款明星产品“日金宝”具有资金随进随出、年化约13%、每日结息实时到账的项目,丰厚的收益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参与。然而从2015年4月份开始出现投资者的资金无法取回,泛亚逐步限制交易,到了2015年7月份连投资者存放在泛亚账户的个人资金也遭到“冻结”。引发投资者维权,喊出“活捉单九良,还我血汗钱”的口号。20多个省份的22万投资者的430亿元资金难以讨回。


2015年12月22日,昆明市人民政府发布通报称,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在经营活动中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公安机关已依法立案侦查。事发后,一个北漂码农在微博撰文讲述自己在泛亚的遭遇,写出网络名言“你贪的是利息,人家要的是你的本金”


6、MMM互助金融平台:15亿美元


发端于俄罗斯,2015年进入国内。


按照MMM平台官网的介绍,“MMM不是银行,也不是公司,它只是搭建一个社区互助平台,参与进来的人,只有两种关系,即援助人与被援助人”,投资者在这个平台上投入60元至6万元不等的金额,兑换成一种叫做“马夫罗”的虚拟货币,等待配对。


配对成功后,每天将能获得1%的利息,也就是说,如果投入1万元,那么,每天就能获得100元的利息,15天后即可套现。而平台规定的最长投资期限是30天,到期后,必须提取本息,这也就是该平台反复宣传的月收益率30%的由来。对于到期提取的本息,可以再次投入平台,循环往复。该平台1年内骗走了500多万名参与者的资金,牟利达15亿美元。(综合自 证券时报、每日经济新闻、中国基金报)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腾讯立场



内容来源:反传销网,特此鸣谢!

编辑校对:wu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