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砸百万来澳洲读书,回国后月薪¥4000!?澳媒感叹“中国学生咋想的?”

享悦留学置业2020-07-09 12:22:41


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花费着最昂贵的教育经费,远赴澳大利亚的大学进行留学深造。


一个大家都在关心的问题,现在再度被提起:


花这么多钱到澳洲读书

很多中国孩子来了之后

还得去中餐馆,按摩院打零工


这一切代价

值得吗?


这一次,提出这一困惑的,不是中国家长和学生,而是知名澳媒《The Australian》,


6月13日,也就是三天前,这件澳媒发表了一篇耐人寻味的长文,题为


“中国学生们是咋想的?”



为了完成这篇报道,这间知名澳媒,专门采访了5名中国赴澳留学生,以亲身经历,进行了讲述.....


还原一个他们眼中

最真实的

澳洲留学经历的意义



1.Tian Gang:“我就读的澳洲大学,教会了我思考。”


1988年出生的Tian Gang,于2008-2012年,在La Trobe University攻读金融硕士专业。


“当我在2012年从澳洲返回中国时,我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入职一间中国保险公司,让我父母非常沮丧。”


“月薪4000元人民币。”


Tian Gang的父母在北京经营一间商务咨询公司,


“家里人为我四年赴澳学习,支付了130万人民币所以我父母很期待,他们的‘投资’能够有所回报。”Tian Gang笑着告诉记者。


他父母的担忧一直持续至今,如今,Tian Gang已经回国5年了。他目前在从事着自己的第五份工作,年薪50万:一名自雇个人投资咨询师。


2008年,在大一结束时,Tian Gang离开了当时入读的中国的一所大学,那时的他,19岁。


“不像西方的大学,中国大学是‘录取难,毕业容易’,”他说,他看到许多他的同学当时一整天都在打电脑游戏,“老师对待这些大学生,就像对待小学生一样:布置一大堆作业,考试,写毕业论文,然后毕业了,拿到了文凭。好多学生的结业论文都是抄来的。”


在自感在中国的大学学不到什么之后,他决定离开祖国,前往澳洲留学。


“2008年的时候,我需要在英国和澳洲之间做决定。在英国,硕士学位只要花上1年时间就能拿到文凭,这个时间简直太短了,根本不足以让我提升我的英文水平,”他说,


“我想在国外呆的时间长一些,可以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可以多学一些知识,多了解当地文化。所以我选择了澳大利亚。”


“刚来澳洲的前1到2个月,我很难完全理解老师在课堂上讲课的内容,所以课后我需要花上很长的时间回忆老师在课上教了什么。度过了那段最困难的时期后,不知不觉地,我连老师在课堂上说的笑话也能听懂了。”


“在澳洲留学的这四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Tian继续说道,“澳洲大学和中国大学不同,中国大学告诉你你要去做什么,澳洲大学教会你从一件事物的不同角度去思考问题。而不是简单地让你知道结论是什么,澳洲大学让你去思考,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


留学期间,Tian更多的时间都是和中国同学待在一起的,“因为中国学生都住在一间宿舍或合租公寓里,和澳洲当地学生以及其他国家的学生来说,中国留学生之间有着相似的爱好,喜欢的食物口味也相似。”


“在赴澳留学前,我想过要移民澳洲,但当我到了澳洲后,我就改变主意了。澳洲是一个发达国家,阶级划分已经凝固了,中国人在当地可能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是对中国人而言,晋升和发展的空间是有限的。”


“然而在中国,你会发现无论从这个国家的经济角度,还是你个人的职业生涯角度来说,都没有什么限制。在这里,你学到的知识可以得到更好地利用。拿金融专业来举例,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有超过200年的金融产业历史,但是在中国,金融产业历史不足30年。”


如今的Tian有了自己的儿子,在美国出生。


“我儿子长大后,我会让他去美国读书,但我依然建议我朋友家的孩子能去澳洲读书,因为澳洲的生活开支相对较低,空气更加清新,教育资源很棒。”


“而且在澳洲学习可以给年轻人带来不同的经历。”他补充道。


在澳留学期间,Tian做过按摩师,做个披萨快递工。


2.Wei Ting:“可能要花上7到8年才能回本。”


Wei Ting,1989年出生,于2009-2013年,在澳洲La Trobe University攻读学士学位,在Monash University读完硕士学位。


2014年,Wei Ting完成学业归国,先后在两间上海信托公司进行就职。


“在2008和2009年我不得不在美国大学,英国大学,朝鲜大学和澳洲大学间进行选择。其中美国和英国大学的成本是最高的,而且许多英国大学因为学时短,留下了坏名声,短到一年就能完成硕士学位。”她说。


“费用的考虑让我没有选择美国和英国的大学,澳洲以英文为母语,这种语言是全世界最通用的语言,所以最终我选择了澳洲。然而,在我就读澳洲大学期间,澳币贬值,导致留学经费和留学英国差不了多少。”


“把出国留学当成是一种金融投资的话,这确实是一项不错的投资。


尽管,


我可能需要花上七到八年才能‘回本’。”


“但是出国留学让我的各项能力,从实践到学术上,都得到了全面提升,在澳洲,你凡事都要靠自己,用你自己的双手去打拼创造。不会有人给你一个固定的观点,你要独立思考。我认为这些技能是我在中国学不到的。”


“赴澳留学也开阔了我的眼界,出国让我见识了许多我此前从未见识到的事物,对我来说,这份经历十分宝贵。现在在工作中,你可以很快分别出哪些曾在澳洲学到的知识和技能,对你的工作起到了帮助,


更重要地是,从澳洲大学那里学到的:学会学习的能力,会一直伴随着你,给你带来信心。”


现在,Wei在上海一家知名信托公司就职,“我的两个同事也是海外留学归来的。”她说。


“在澳洲留学期间,我在餐馆做过兼职工,后来在一间按摩院打了几个月的工。”


“我考虑过留在澳洲,但是我想如果那样的话,我可能用不上自己学到的金融知识了,那对我来说是一种浪费。


中国有许多机会,

所以我选择归国。”


3.Fan Yiming:我的澳洲留学经历,价值远胜于金钱



Fan Yiming,1982年出生于中国山东省,在2012-2013年在澳洲昆士兰Bond University攻读MBA。


2015年3月,她从澳洲学成归国的第二年,Fan Yiming遇到了事业上最大的一次挑战。


“在我们公司40人组成的团队,为一场2亿元人民币的投标项目,耗时将近7个月后,项目发起人却把项目突然关闭了。”她说。


“截止到那个时候,我们公司已经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超过100万人民币的资金。”


“然而,我在澳洲Bond University学习期间,从课堂和案例研究课题上学到了很多知识,但是在中国发生的,对于合同的不尊重现象,是我从未在澳洲大学中被教授的。”


“感谢在2012到2013年期间在Bond University学习的经历,我在这所大学学习了MBA课程,学到的不止是理论知识,还有让我自己适应变化的环境的能力,以及对于一切未知环境的适应能力。”


Fan出生在菏泽,之前在北京学习播音专业。在北京进过短期的播音工实习工作后,2012年,她决定前往澳大利亚进行深造。


“除了澳洲极佳的自然环境外,我对于我所入读的Bond University均衡的学术水平也印象深刻。学生和老师群体都是高度国际化的,来自于不同的国家。”


“在Bond大学的案例研究中,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个关于墨尔本某商城返修工作的课题研究。那是一幢有着几十年历史的老建筑,人们甚至都快忘了它了。但在翻新后,建筑的外观没变,但是内部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易于让人们感到亲近,之后,这里再次吸引来大量的消费者。”


“商场的翻新所要表达的概念在于:


永远以人为本。”


“生活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学习过程,在澳洲学习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学习经历。”


“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所以我现在只能给我的生活打80分。在这80分钟,有40分是赴澳读书带来的贡献。”


“这份经历比金钱更有价值,

而且无法用金钱去衡量。”



如今,Fan Yiming任职北京Tellhow Group的副经理,公司业务范围包括电子科技到地产,智能小区及投资领域。


“在传统的中国文化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足以用来描述一个完美女性了。”Fan笑着说到。


“在澳洲期间,我从当时的一个澳洲华人邻居那学习油画,那也帮助我去追寻更加完美的自己。”


4.Xie Fei:澳洲留学为我的事业发展带来巨大的帮助


Xie Fei,1978年出生,在2003-2006年期间,于澳洲CQ Uni攻读硕士学位。


完成学业后,Xie Fei在澳洲工作了8年,而后在2014年返回中国。


他曾与一间最知名的北京因特网公司共事过,而后成立了自己的公司Gene Games Corp。


该公司已经在中国虚拟现实游戏领域发展为前五强。


“我们的技术是最先进的,即使是在好莱坞。”Xie Fei说到。


“当我们在美国的展览馆上展出我们的产品时,小朋友们都为之疯狂。”


“在澳洲学习所带给我的,远远超过了知识和技术,它还带给我关于人生的哲思与我的人生准则,这些是我如今时刻在坚持着的。”Xie Fei在他北京的工作室里告诉记者。


“说起我在Central Queensland的毕业论文,当时我是把另一名学生的论文复制过来的,我复制了一段不足100个字话,连注解都没有。”他说。


“这件事被我的导师发现了,他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学校的学术委员会,接着我收到了一份严厉的书面警告,告诉我如果我再这么做,我就没资格获得文凭了。那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警告。”显然,12年过去了,Xie Fei依然清晰地记着这件事。


此后, Xie Fei发誓要将自己在澳洲学会的自律,带回中国,并永远坚守这一准则。


“尽管在中国,知识产权保护还没有得到加强,一些游戏开发商还在复制其他人的方案来赚快钱。”


Xie Fei发现,与“快速赚钱”的制造商相比,他坚持这一原则至少使公司的运营成本增加了一倍,但他坚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如果我无法改变我自己,至少我可以阻止自己被改变。”他说。


Monkey King,他的公司开发的第二款游戏收获了巨大的成功,被大量玩家追捧,尽管这款游戏在发行上受到一些限制。


“我们计划尽快在全世界范围进行这款游戏的发行,我们希望在销售游戏的同时,售出50万个VR游戏头盔,如果实现了,我们的产品将占据全世界六分之一的市场。”Xie说。


“VR游戏产线在2016年刚刚开始,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内,让这种游戏在普通玩家中普及,并让这部分消费者可以支付的起。”


“在澳洲学习的收获并不是用钱还钱,而是提升了我对人生的思考,开阔了我的眼界,为我的事业带来的巨大帮助。”他说。


然而,在2013年,当他决定去澳洲读书时,经济费用是当时他的家人最主要的担忧,当时,Xie刚从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取得学士学位。他的父亲是北京一所大学的教授,他的母亲在一所院校中从事行政工作。


“在当时2000年代,他们都拿着基本工资,一个月几千块钱。”Xie回忆到,“那时候,在澳洲读一年书的全部花费将近25万元人民币,相当于我父母全部的积蓄。”


“所以他们不是很支持我赴澳留学,因为担心我没法完成学业。”


Xie向父母许下承诺,他只需要父母在第一年对他进行经济支持。“并且我做到了。”Xie说。


在到达布里斯班后不久,他开始在“一间中餐馆洗盘子”,同时学习英文,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年左右。


“早上我去学校上课,从中午到晚上,都在餐馆打工。”


到了第二年学年时,Xie已经完全能够支付自己的学业了。


“原本我是可以留在澳洲继续生活的,但在2014年我回到中国后,我意识到,中国是一个更大的市场。”


“如果没出过国,你对于外面的世界的理解是不完整而片面的,”他补充到,“在澳学习的经历也激发我如何将中澳文化进行融合。”


他成功的VR游戏软件开发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运用先进的技术讲述着古老的中国故事。


“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成立刚刚研发出的新产品,澳大利亚将成为第一批目标市场之一。我承诺,对澳洲消费者提供大力的折扣,用以回报这个国家带给我的宝贵的人生经验教育:


永远不要抄袭复制别人的成果

做一个有创造力的人

做你自己。”


5.Cao Yating:“我在澳洲花了一学期,学到了在中国要花上数年才能学到的东西。”


1993年出生的Cao Yating,与2015-2017年就读于ANU的语言硕士专业。


在Cao Yating出生时,她的父母在江苏徐州经营着一间小型机械厂。后来,由于中国收紧环保条例,这间机械厂关闭了。


“我在ANU攻读语言学硕士的两年时间,我父母给我的资金资助大约在50万元人民币。”她说,


“我不知道我要花上多久才能把这笔‘投资’赚回来,因为它可能要花上很多,很多年-也可能永远赚不回来。”


“但是我从不后悔自己来澳洲留学。”Yating说到。


“我在澳洲大学一个学期学到的东西,相当于我在中国大学花上整整四年才能学到的知识。”


在赴澳留学前,她在自己老家徐州的一间学校完成了四年的学业。


如今,Yating在北京一间软件公司工作,成为人工语言编成的参与者,


“正是在澳洲学习语言学和编程基础知识的经历,帮助我得到了这份工作机会。”Yating说到。


“在澳留学是一份值得的投资,她增加了我独立生活的能力,否则我连离开父母生活超过两周都做不到。在学术知识上,赴澳留学带来的价值更多。”


“在中国学习语言学,我们被限制在书本上印出的规则和条例当中,但在澳洲,我们学到的知识远超过这些,我们甚至还学习了如何保存土著语言。在澳留学让我拔高到全新的学术研究高度。”


留学期间,Yating将政治科学选为自己的选修课程。她说:“我是选修这门课唯一的中国学生。”


“其他的中国学生通常都在选读更加实用的经济学,金融学,会计学等等。”


无论是语言学,还是政治科学,都无法给你找工作提供便利通道。


“但是在澳洲留学增加了我自主学习的能力。”


“特别是在编程课程学习中,我只能理解导师在课堂上讲的60%的内容。课后,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上网搜集资料,进行更多的学习。”


“一部分是由于这一原因的关系,我只打了一个月的零工,之后我不得不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在学习上。”


如今,在快速发展的人工智能产业领域工作,Yating意识到:她还可以学到更多。


“我现在在认真考虑,是否要重翻澳洲,学习更多关于软件编程的知识。如果不是因为课程时间冲突的话,我本打算去悉尼大学继续深造的。”


“此前,当我还在澳洲的时候,我更多的时间是和中国同学在一起。如果我再回澳洲读书,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和澳洲,以及更多的国际生进行交流,更多地了解他们的文化。”


很多中国家长,和学生都在思考:


到底要不要赴澳读书,这是不是一项收不回成本的投资,


也有许多已经在澳洲走完大半学业的中国留学生在困惑:究竟是留在澳洲,还是回国。


这些问题,没有统一的回答,但每一个面临选择的你,一定都面临着相似的困境,不同的挣扎,这五位赴澳中国留学生的心得里,也许有你想要的答案。



编辑:Vista

来源:

https://www.theaustralian.com.au/higher-education/what-chinese-students-really-think-of-australian-universities/news-story/d3a36519f7e3e48f11a2900ff140d335



享悦留学


多年来专注于投资移民咨询业务,帮助上万人士实现海外投资、置业以及移民、留学的理想。选择享悦出入境,尊享全方位一站式移民服务!详询:400-998-3933


专注海外高端留学教育


>>享悦 · 总部

地址:中山市石岐区中山二路4号星汇湾2403室

邮箱:rich2000@163.com


>>享悦 · 广东

   >广州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体育西路维多利广场A塔1002室

   >佛山

     地址:佛山市南海桂澜北路26号招商置地中心3座19楼

   >深圳

     地址:深圳市华强北路赛格科技园四栋西11楼

  >珠海

     地址:珠海市香洲沿河西路340号(银桦新村东门旁)

>>享悦 · 湖南

地址:长沙市芙蓉区藩后街湘域国际中心2304(0731-8524 4199)

>>享悦 · 广西

地址:南宁市良庆区凯旋路五象航洋城3号楼47层

全国统一咨询热线:400-998-3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