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信托公司条例》的背后:11部委提反馈意见,信托登记等三项在争议中保留

信托百佬汇2020-11-20 16:52:45

对业界颇具意义的《信托公司条例》(简称“《条例》”)仍在紧锣密鼓地进一步完善中。

证券时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官方文件显示,这份由银监会代国务院起草的文件诞生有着深刻的行业背景及政策动因。此外,从征求意见稿到代拟稿,文件中信托登记、分类经营、监管指标及经营范围等多方面内容也经过多个部委的严密讨论。其中,信托登记、信托业保障基金和发行金融债、次级债等三部分得以保留,而分类经营、监管指标两部分则从《条例》中删除。

一份2001年即明确起草的文件

随着行业快速创新发展,银监系统认为,信托公司监管立法存在一些问题,亟待解决。

其一、信托配套制度缺失影响了信托业持续健康发展;其二、现有监管立法层次较低,亟需提升立法层级。

实际上,早在2001年,国务院办公厅便印发《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公布执行后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办发[2001]101号),明确国务院制定《信托机构管理条例》,但该条例至今尚出台

当前,银监会仍然主要依据《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信托公司治理指引》等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对信托公司进行监管,法律层级较低。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认为,上述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与《信托法》等法律之间层级跨度过大,缺乏必要的行政法规衔接,亟需研究制定《信托公司条例》,提升行业立法层级。特别是,近年来监管部门根据相关事件总结提炼出新的、行之有效的监管经验亟待上升到法律法规层面。

此外,部分先行规定也已不适应信托公司业务创新发展的需要,迫切需要国家出台新的法规给予必要的支持。

11部委提修改意见

记者所获的上述文件显示,《条例》先后征求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25个单位以及68家信托公司的意见。其中,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民政部、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商务部、人民银行、国资委、税务总局、保监会、社保基金理事会等11家单位对《条例》提出了修改意见。

据悉,修改意见主要集中到信托登记、分类经营、监管指标及经营范围等方面,未采纳意见主要涉及信托登记、信托业保障基金和发行金融债、次级债等三个方面。

1、信托等级制度

《条例》第四条提出建立信托登记制度,统一全国信托公司信托财产、产品的登记托管,保护信托当事人合法权益。对此,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本条例是推进信托登记问题的最佳立法机遇,建议在《条例》中进一步明确具体的登记机关、登记内容及登记效力。财政部认为,信托登记制度不属于《条例》规范范围。国土资源部建议修改为建立信托统计备案制度,统一全国信托公司信托财产、产品的统计备案托管,保护信托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不过,银监会研究之后认为,信托登记对促进信托业健康发展、保障信托财产的安全具有重大意义,《信托法》规定了信托登记制度,但未明确登记机构及登记效力,制约了信托业健康发展和信托财产的安全,因此,有必要在行政法规中予以规范,统一全国信托公司信托财产、产品的登记托管,解决制约我国财产信托发展的制度障碍。

2、信托业保障基金

针对信托业保障基金,财政部认为,信托业保障基金不属于《条例》规范范围;人民银行认为,在行政法规中提出将信托业保障基金作为行业稳定机制,可能会进一步强化市场对信托产品“刚性兑付”的预期,引发更大的道德风险,并抬高市场无凤险收益率,使得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高企。

银监会认为,《条例》在明确信托公司准入、经营和监管等事项的同时,有必要对作为市场基础设施的信托业保障基金作出规范,特别是,《信托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层级较低,在《条例》中明确规范信托业保障基金,有利于提高信托业保障基金的立法层级,遂在代拟稿中依然保留这一章节。

3、金融债券、次级债

针对发行金融债券、次级债问题,个别部委也表达了不同意见。比如,人民银行认为,根据《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目前信托公司尚无一二级资本分层,信托公司发行次级债券的表述不准确,也尚未发现信托公司发行金融债券有合理的资金用途,在资质核准、信用评级、风险防范等方面制度安排也有待明确。因此,建议删除“发行金融债券、次级债”的内容。

但银监会表示,发行金融债券、次级债,有利于信托公司扩大资金来源,促进信托公司持续健康发展。下一步,银监会将考虑会同有关部门制定相关配套细则,明确信托公司发行金融债券、次级债的制度安排。

被删除部分不代表否定

另据记者了解,条例删除的部分,主要包括分类经营、监管指标等,对信托公司影响较大,也是分歧较大的部分,在今年上半年征求意见时,也引来业内公司的诸多抱怨。

北京某中型信托公司研发部人士表示,“代拟稿中将其删除原因可能包括两方面,其一,相关创新监管举措尚不成熟,还需要进行论证,不宜马上纳入《条例》;其二,作为国务院层面的法规,不宜就监管举措规定得如此细致。为了方便根据行业变化进行动态调整,更宜由监管部门具体进行实施。”

不过,上述人士也表示,淡化处理上述两部分不意味着否定相关监管举措,而是可能希望给予更加充分的考虑和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