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信托经理和世界杯(二):那个在苍蝇馆子里看着世界杯呲溜着面条喊着能做20亿生意的屌丝真的不是入戏太深……

我是一壶没开的水不想被提起2019-10-08 10:32:03

继续说一说信托经理做项目和参加世界杯的相似之处:


7、世界杯每一场球赛都是十分昂贵的,每场比赛创造的市场价值(不包含赌球)都在千万美元的级别。


信托经理的项目也都是很昂贵的,信托项目资金量一般都是过亿元人民币的,数十亿的也稀松平常。


然而,信托经理们干着大十几亿的项目,却没有像国足那样包着专机、喝着定制饮料去比赛,而是坐着地铁、挤着公交、呲溜着面条、抱着煎饼果子泯然于人海。


假如你在苍蝇馆子里看到一个屌丝呲溜着面条甚至都没来得及擦一擦嘴角的汤汁就忙不迭的接电话:20亿的项目我们能做!


……不要以为他是装逼,不要以为他在资本游戏里入戏很深,他只是吃不起隔壁的新方素、鹿港大镇、东贝莜面村……


8、是什么导致信托经理和足球运动员有这么大的差距呢?是——能否掌握核心生产资料的问题。


信托项目的核心生产资料是资金,信托经理作为运用资金这一生产资料的劳动工具,具有一定的可替代性。


而足球比赛的核心生产资料绝对不是那个球,而是那帮球员。


球员的可替代性比较差。


比如某根挺球队,可能换掉现在这一帮球员,就没人会在比赛中露出那么大的空档了,就没人送对手那么多球了;


再比如国足,换掉这一帮球员,可能球场上就没有自己把自己晃倒的表演了、更没有自己人铲自己人的乌龙了,由此可见球员是多么的难以替代,可替代性越低,价值越高,待遇也理应越好。


9、球员带球的时候,要时刻提防铲球的、抢断的、一路鸡飞狗跳不说还要暗暗祈祷自己不打滑、别失误,从接球到完成射门一路上可谓提心吊胆严重谨慎。


信托经理们也是,做个信托项目,落地执行时怕违规、怕赶不上项目节点、怕竞争对手来抢;


存续管理中更不得了,做债权的怕融资人违约,投股权的怕资产亏损贬值,投二级市场的怕股债暴跌,真正捱到项目退出了,要发奖金了,发现奖金还不够医药费+体检费+住院费+股市韭菜收割费+赌球费+……


10、世界杯赛场上,球员们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国家的期许、对手的强大、对手球迷的嘘声以及自身状态不佳的沮丧


信托经理做一个项目同样面临这几方面压力:融资人满含期待的双眼、竞争对手的拼抢速度、领导的尊尊教(催)诲(促),以及贻误战机想锤死自己八百遍的遗憾。


11、世界杯赛场上,球员们虽然都是铁打的,但也会被过往的伤病、自己的年龄等几座大山拖垮。


太少的球员能像齐达内、菲戈、贝克汉姆一样闪耀一时功成身退、安度职业晚年,更多的球员都是待到垂垂老矣,只能给年轻队员打替补,或者到更低级的联赛为年轻球员打替补。


信托经理同样也吃青春饭,在信托项目中燃尽青春年化之后,就开始为年轻的信托经理们做陪练打替补,拼不动体力和速度的时候,他们只能抱着风控大人的大腿抹泪,以求得再去集团项目投决会上撒一把热汗、发挥一次光和热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