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公司法典型案例之九十七】股东会决议推迟出资缴纳期限,是否构成股东出资不实?

公司法则2020-06-29 09:28:24

版权声明

本文经公司法则重新编辑而成,转载必须注明!

公司法则


裁判要旨


1.公司股东按照其公示的承诺履行出资的义务,是相对于社会的一种资本充实义务,其应正当行使变更出资金额、期限以及转让股权的权利,不能对公司资本充实造成妨害;


2. 公司股东会形成推迟出资缴纳期限的决议,影响公司资本充实,损害了公司债权人基于其公示的承诺和公司注册资金数额而产生的信赖利益,可认定推迟出资缴纳期限的股东构成出资不实。

案例名称: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浙江优选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裁定书

案例来源: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京执复106号执行裁定书

案情摘要:


2015年法院判决被执行人浙江优选公司向申请人金谷信托公司支付5000万元及利息,因公司无可执行财产,申请人申请追加被执行人公司股东许曦文(本案第三人)为共同被执行人。


浙江优选公司成立时,许曦文出资500万元,持股10%,实缴资本200万元,承诺剩余资本于2014年缴纳。2014年6月15日,被执行人股东作出股东会决议,约定剩余出资于2032年10月15日前缴纳。申请人认为,被执行人股东推迟出资缴纳期限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出资不实,应在其未缴纳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清偿责任。


法律关系图


执行裁定:


复议申请人(申请执行人):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被执行人:浙江优选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第三人:许曦文。


复议申请人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谷信托公司)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二中院)(2015)二中执异字第01478号执行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二中院在金谷信托公司与浙江优选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优选公司)营业信托纠纷一案过程中,申请执行人金谷信托公司向二中院申请追加许曦文为被执行人。经审查,二中院作出(2015)二中执异字第01478号执行裁定,驳回了金谷信托公司提出的追加许曦文为(2015)二中执字第01155号执行案件被执行人的请求。


二中院查明:金谷信托公司与浙江优选公司营业信托纠纷一案,该院于2015年7月10日作出判决:被告浙江优选公司向原告金谷信托公司支付5033万元。该判决生效后,浙江优选公司未按该判决履行,金谷信托公司向二中院申请执行。执行过程中,二中院冻结了被执行人浙江优选公司的银行账户,查封了被执行人名下一辆机动车,但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


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相关工商登记备案材料显示:浙江优选公司2012年10月16日成立时,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实收资本为2000万元,其中南宇珏认缴出资额4500万元,持股比例为90%,实缴出资额1800万元于2012年10月15日到位,余额交付期限为2014年10月15日;许曦文认缴出资额500万元,持股比例为10%,实缴出资额200万元于2012年10月15日到位,余额交付期限为2014年10月15日。2013年11月21日,该公司股东发生变更,变更后的股东情况为:南宇珏认缴出资额500万元,持股比例为10%,实缴出资额200万元已于2012年10月15日到位;许曦文认缴出资额500万元,持股比例为10%,实缴出资额200万元已于2012年10月15日到位;台州市首信担保投资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3175万元,持股比例为63.5%,实缴出资额1270万元已于2013年11月21日到位;浙江众志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825万元,持股比例为16.5%,实缴出资额330万元已于2013年11月21日到位。


2014年6月15日,被执行人股东作出关于申请延迟缴纳注册资金的股东会决议,并通过了公司章程修正案,约定除首期出资外,其余资金于2032年10月15日前缴纳。2015年10月19日,被执行人股东再次变更,变更后的股东情况为:南宇珏认缴出资额200万元,已足额缴纳,持股比例为4%;王家蓁认缴出资额200万元,已足额缴纳,持股比例为4%;浙江众志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825万元,其中首期出资330万元已缴纳,余额将于2032年10月15日前到位,持股比例为16.5%;台州市首信担保投资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3175万元,其中首期出资1270万元已缴纳,余额将于2032年10月15日前到位,持股比例为63.5%;北京中投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600万元,认缴出资将于2032年10月15日前到位,持股比例为12%。


二中院认为,执行程序中追加被执行人,应当有法律或司法解释的明确规定。被执行人无财产清偿债务,如果其开办单位对其开办时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可以裁定变更或追加其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在注册资金不实的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本案中,第一,浙江优选公司设立时,许曦文作为公司设立时的股东之一,根据当时的公司章程,其对公司投入的注册资金已到位200万元,剩余出资300万元的缴纳期限为2014年10月15日。2014年6月15日,浙江优选公司的公司章程经股东会决议修改后,约定股东剩余出资于2032年10月15日前缴纳。该公司章程修改出资期限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第二,公司设立后,许曦文将持有的公司股权全部转让,该股权转让行为亦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故本案不能认定许曦文出资期限届满未足额缴纳出资。金谷信托公司主张许曦文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应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浙江优选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责任,可通过其他途径予以解决。


综上,本案不符合以股东出资不实为由追加被执行人的法定情形,金谷信托公司提出的追加许曦文为被执行人的申请,缺乏法律依据,该院不予支持。

复议审理


金谷信托公司向本院申请复议称:一、浙江优选公司已无财产清偿债务。2015年11月二中院作出(2015)二中执字第1155-1号执行裁定,终结本案的本次执行程序。浙江优选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的事实,已经该裁定确认。同时,浙江优选公司自行向公司登记机关申报的《2014年度报告》也显示其无营业收入且有大量负债,无财产清偿债务。二、许曦文出资义务到期未缴构成出资不实。在浙江优选公司已无财产清偿债务的情况下,股东的出资期限应加速到期,股东应在欠缴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许曦文未设立浙江优选公司时章程中的规定,随意将剩余300万的出资期限从2014年10月15日改为2032年10月15日,违背了承诺,逃避“按期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法定义务,属于出资不实。三、应保护债权人的信赖利益。金谷信托公司与浙江优选公司进行交易是在2012年12月,当时我国《公司法》仍实行注册资本实缴制,注册资本是公司对外公示的债务担保,交易对象据此作出交易判断,对公示的股东认缴后续出资享有期待利益。许曦文设立浙江优选公司时承诺在2014年10月15日前缴纳剩余2700万出资。金谷信托公司与浙江优选公司于2012年12月交易,以及于2013年12月再次签订协议,明确浙江优选公司差额补足义务,都是基于许曦文依然公示的上述承诺。金谷信托公司的信赖利益应受法律保护,由许曦文承担未按照承诺在2014年10月15日前履行300万元出资义务的出资不实责任。四、许曦文转让股权不影响其承担责任。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许曦文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使其转让股权,仍应当在未出资范围内承担责任。五、许曦文应在300万元出资不实本息范围内承担责任。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许曦文应在未出资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为避免诉累,许曦文未出资的本、息,应在本案中一并解决,利息自2014年10月16日起按照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综上,请求撤销(2015)二中执异字第01478号异议裁定,追加许曦文为(2015)二中执字第01155号案的被执行人,责令许曦文在300万元出资不实的本息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金谷信托公司承担责任。


许曦文经本院合法传唤未按时到庭参加谈话并发表意见。


复议中,金谷信托公司未对二中院查明的事实提出异议,本院对上述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以下事实:


按照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相关工商登记备案材料显示,浙江优选公司成立时,许曦文认缴出资额500万元,持股比例为10%,实缴出资额200万元于2012年10月15日到位,余额交付期限为2014年10月15日。2015年8月8日,许曦文与北京中投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浙江优选公司6%的300万元股权(该部分股权为认缴出资,尚未出资到位)转让给北京中投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价为300万元,未到位的300万元由北京中投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于2032年10月15日前承担到位的义务。同日,许曦文与王家蓁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浙江优选公司4%的200万元股权(该部分股权已足额缴纳)转让给王家蓁,转让价为200万元。


金谷信托公司诉浙江优选公司营业信托纠纷一案的(2014)二中民(商)初字第11032号民事判决查明,2012年12月17日,金谷信托公司与浙江优选公司、台州首信担保公司)、温州众志担保公司签订《信托计划合作框架协议》,约定了浙江优选公司承担差额补足义务。2012年12月,金谷信托公司与浙江优选公司签订《资金信托合同》。该期信托期限为一年,成立的时间是2012年12月27日。金谷信托公司与浙江优选公司于2013年12月签订的《资金信托合同补充协议》载明:“本期信托到期融资人无法归还贷款本息,担保公司无力先行偿付贷款本息,同时次级受益人即浙江优选公司无力履行《资金信托合同》约定的差额补足义务。……浙江优选公司将继续履行《信托计划合作框架协议》规定的差额补足义务。”与浙江优选公司共同签订《信托计划合作框架协议》的担保机构台州首信担保公司、温州众志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现为浙江优选公司的企业法人股东。


另查,按照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温州众志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于2013年2月6日变更名称为浙江众志担保公司。


2015年12月7日,二中院作出的(2015)二中执字第1155-1号执行裁定发生法律效力。该裁定第1页载明“现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的涉案债权未予执行。”


本院认为:被执行人无财产清偿债务,如果其开办单位对其开办时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可以裁定变更或追加其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在注册资金不实的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公司股东按照其公示的承诺履行出资的义务,是相对于社会的一种资本充实义务,其应正当行使变更出资金额、期限以及转让股权的权利,不能对公司资本充实造成妨害,从而损害公司债权人基于其公示的承诺和公司注册资金数额而产生的信赖利益,否则即构成出资不实。本案中,许曦文在浙江优选公司设立时,承诺在2014年10月15日前履行剩余300万元出资义务。在浙江优选公司与金谷信托公司签订《信托计划合作框架协议》、《资金信托合同》后,南宇珏将4500万元股权中的4000万转让给与浙江优选公司共同签订《信托计划合作框架协议》的担保机构台州首信担保公司、浙江众志担保公司,继续约定并承诺未到位的出资由各股东在2014年10月15日前出资到位。2013年12月,出现了作为担保机构的台州首信担保公司、浙江众志担保公司“无力先行偿付贷款本息”、浙江优选公司“无力履行《资金信托合同》约定的差额补足义务”的情况,浙江优选公司与金谷信托公司签订了《资金信托合同补充协议》,顺延该期信托计划。但约半年后,南宇珏、许曦文、台州首信担保公司、浙江众志担保公司等浙江优选公司的股东作出关于申请延迟缴纳注册资金的股东会决议,并通过了公司章程修正案,将除首期出资2000万元外的3000万元的出资期限从2014年10月15日延迟至于2032年10月15日。这在客观上对浙江优选公司资本充实造成了妨害,并损害了金谷信托公司基于许曦文公示的承诺和浙江优选公司的注册资金数额而产生的信赖利益,有违诚实信用原则,构成出资不实。在浙江优选公司已经法院生效裁定认定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情况下,金谷信托公司以许曦文出资不实,应在在设立公司时的未实缴出资额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主张,符合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但金谷信托公司提出的许曦文亦应在未出资额的利息范围内承担责任并在本案中一并处理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二中院异议裁定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0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二中执异字第01478号异议裁定;


二、追加许曦文为(2015)二中执字第01155号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


三、许曦文应在本裁定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在出资不实的三百万元范围内向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清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