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资讯门户

刘强东风波致其家族信托财产“大缩水”!委托人权力义务进一步明确甚有必要

信托百佬汇2020-07-08 10:26:03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导言

刘强东性侵风波是近段时间的热点事件。

家族信托虽能有效隔离婚姻变动风险,但是委托人自身“丑闻”引发的信托财产损失风险将困扰家族信托的有效运行。

作者建议,借鉴“韦恩斯坦条款”的精神,进一步明确委托人的义务,规范委托人的行为,降低由于委托人“不当行为”造成信托财产损失的风险,推动家族信托健康发展。


一、刘强东的“家族信托”是怎么回事?

刘强东的家族信托,在数年前就有不少文章进行了详尽的分析。据人民网报道,在京东IPO前,刘强东通过两家控股公司持有京东23.67%股权,属于婚前财产,这两家公司分别为刘强东通过信托完全控股的英属维尔京群岛离岸公司Max Smart Limited和刘强东完全持股的Fortune RisingHoldings Limited,且刘强东为信托唯一股东,并享有收益权。从法学的意义上来讲,就是形成一种放弃所有权的控制权。这种操作可以有效隔离婚姻变动风险。

二、股权类信托财产易受不可抗力的影响

尽管刘强东设立的家族信托可以较为完美地规避婚姻变动风险,但是作为以股权为标的资产的信托计划,股权价值会受股价波动的极强影响。

根据中国基金报报道和看盘软件数据,刘强东事件之后的2018年9月5日,也就是美国劳动节后美股开盘的第二天,京东股价狂泻10.64%,创史上最大单日跌幅,仅9月4日和5日两天市值蒸发500亿人民币。祸不单行,电商巨头阿里、腾讯、百度也集体大跌。BATJ两天市值缩水数千亿元人民币。

由此可见,非经济管理类的不可抗力事件将对家族信托的信托财产带来重大影响。这里的“不可抗力”,不是保险合同中提到的“天灾人祸”,主要指受托人完全无法预知的,与家族信托管理本身无关,但是会影响家族信托运行的事件。

因此,需要在信托合同中,通过对委托人义务的进一步规定,最大化降低非经济管理类的不可抗力事件的影响。

三、“韦恩斯坦条款”对家族信托的启示

学者韩良等人普遍认为,家族信托文件约定的委托人应承担的义务主要有以下几种:

(1)依照约定支付受托人报酬、补偿受托人费用

家族信托涉及的法律关系多,财产关系也复杂,受托人必然会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才能处理好相关事宜,由此需要委托人直接支付或者从信托财产中划拨资金支付受托人报酬。

(2)依约定更换、补充家族信托财产

为保障受益人的收益,当信托财产由于各种原因蒙受损失时,委托人需要更换、补充家族信托财产。

(3)依照约定参与信托财产的管理

在信托文件规定的情况下,委托人可以参与到信托财产的管理中去,如因委托人自身过错造成信托财产损失的,委托人应该按照约定自担损失。

根据对部分信托公司家族信托合同文本的了解,委托人的义务一栏还根据《信托法》的要求进行了扩充,包括“根据合同约定对受托人充分授权”、“对受托人的工作予以支持和配合”以及“信托财产合法合规”等。

总体上看,这些对委托人义务的条款是比较全面、清晰的,全流程覆盖了了信托财产的产生和运作。但是,这些规定并没有约定,因委托人的非经济管理类不可抗力事件导致的各类损失,该由谁来负责。可能会导致一些不必要的纠纷。

例如,由于刘强东的疑似私生活“丑闻”,导致的京东的股价暴跌,和家族信托的管理八竿子打不着,完全是一种不可抗力事件。但是如果按照常规的约定,“委托人在管理中的过错导致的信托财产损失由委托人自己承担”,就会造成约定不明,可能带来一些不必要的纠纷。

美国并购案中的“韦恩斯坦条款”可以给家族信托合同约定的进一步完善以启发。

著名的美国好莱坞制片人韦恩斯坦曾利用职务之便侵害多名女性,直到2017年才东窗事发,由此引发了声势浩大的“Me too”运动,鼓励女性对性侵害、性骚扰予以坚决的还击。该运动激起的狂澜甚至影响到了金融界,之后的并购交易条款中往往加入了“韦恩斯坦条款”,主要是要求卖方就其高管行为符合社会行为规范的陈述与保证之外,还要求卖方对于买方因卖方高管的不良行为或者丑闻(包括性丑闻、性不当行为等)而导致的公司损失进行损害赔偿。

对于家族信托的合同来讲,当然没有必要完全照搬“韦恩斯坦条款”的具体约定。但是,可以与委托人约定,与经济管理无关的不当行为带来的信托财产价值损害,由委托人自行承担,在事态严重时,需要赔偿受托人声誉风险带来的损失。

在实践过程中,学术界和实务界也应当继续明确委托人、受托人等各个信托主体的权利、义务关系,使得家族信托向更为完善的方向发展。

四、委托人义务的进一步明确有利于保护委托人的利益

乍一看,这不是为受托人开脱责任吗?实际上,委托人义务的进一步明确有利于家族信托的稳定发展,最终是有利于保护委托人的利益的。

  • 首先,委托人义务的进一步明确,有利于区分信托各个主体之间的权责,避免不必要纠纷的产生;

  • 其次,委托人义务的进一步明确,从法律和道德两个层面规范了委托人的行为,减少了非经济管理类不可抗力事件对家族信托甚至是家族本身的不良影响。当然,如果委托人本身就很“慎独”,那这种条款的设定就是“无则加勉”了;

  • 再次,委托人强调道德修养有利于中国大陆企业家家族治理的进一步完善。著名中式酱料集团李锦记的家族宪法中有“思利及人”的经营理念和“不准有婚外情,否则剥夺董事资格”的道德规范,实现了良好的家族治理,保证了家族的长盛不衰。通过委托人义务的明确,推动中国大陆企业家良好的家族治理的形成,有利于家族信托业务的长久发展。

(作者观点,与所在公司无关)